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有所属
    ,精彩小说免费!

    姜采如遭雷击,愣在原地。碧柳却是浑然不知,仍旧喋喋不休道,“奴婢有小姐妹在镇国府当差,早就替姑娘打听过了。那位顾二爷虽生的一副好皮囊,性情却古怪的很,牙尖嘴利刻薄的很……”

    还要继续再说,却被碧柳狠狠拽了一下袖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言语不妥,话锋一转道,“虽然性子是讨厌了些,人却是极洁身自好的。如今屋子里没有留用一个人,读书也很上进。”

    当年顾昭出嫁的时候,顾桓还是个小豆丁,老实木讷。后来家宴见面,也规矩的很,却怎么有了这样的名声?他们虽没有血缘关系,可到底多年姐弟,让她和顾桓结亲,真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姜采拧着眉,“老太太和镇国府敲定了?”

    “没有。”碧柳道,“眼下老太太有这个意愿,正要借着中秋入宫时请皇后娘娘保媒呢。”

    “眼下我们中秋还入得了宫吗?”姜采表示怀疑。英国府出了叛国之乱,却还安然无恙,女眷仍然可入宫走动?

    “入得了。”殷妈妈自取了一个锦墩坐在姜采身侧,“秦氏的案子移交大理寺后,便查的水落石出。圣上体恤老爷,并未追究。如今也不过是老爷引咎归隐,并非受到惩戒。今年七夕盛会,是太后亲自下了懿旨,请老太太入宫一叙。”

    “更特意要老太太带着姑娘呢。”碧柳略有得意的插嘴。“想来是要为姑娘指婚也未可知。”

    姜采一脸黑线。若是被太后看上了指婚,那铁定没什么好事。人生在世真是麻烦不断。

    ——

    镇国府内,国公府人同丈夫相对而坐,一脸喜气。“二弟如今也到了说亲的年纪,老爷心里头可有什么合适人选?”

    镇国公手执书卷,正读的酣畅,猛然听见妻子开口,抬头见她一脸喜色,便有心挪虞。“我瞧着,你是有了合适人选了。”

    “什么都瞒不过老爷。”镇国公夫人略有娇嗔,又往镇国公身边凑了凑。“我觉着户部尚书徐大人家的三姑娘不错。样貌较好,行事稳重。是个能持家的好手。二弟那性子,也需要个沉稳的媳妇管一管。”

    镇国公点了点头,“徐大人为人敦厚,却是个好亲家。”

    “老爷若是也觉得可行,那我便往徐府走一趟,亲自提亲。”镇国公夫人眉眼带笑,很是高兴。

    “你可打听好了,徐姑娘是否许配过人家。倘或早就说了亲,这样反倒唐突。明日耿大人家的小孙子百日宴,席间必定会与徐大人碰面。不若我先探探口风,免得唐突了。”

    “还是老爷想的周到。”镇国公夫人心情越发愉悦,忙又张罗人端来了才刚炖好的雪梨银耳羹,夫妻两个又絮絮说了些体己话。

    被讨论的顾桓此时在房间里连连打了几个喷嚏,一旁伺候的大婢女锦嫣忙拿了一件披风披在他身上,一脸关切。“二爷怕不是着凉了吧,奴婢这就去给您端一碗姜汤来去去寒。”

    顾桓揉了揉鼻子,将书册一推,站起身来将披风退了下来。“这屋里热的很,八成是有人又在背后议论我。毕竟京中像我这么优秀的青年才俊实在是少。”

    锦嫣掩唇笑道,“二爷说的是。”

    顾桓耸耸肩,将披风重新递回到锦嫣手里。“我要出去逛逛,你不用守着了。吩咐人留门便是。”

    锦嫣听了这话,神情有些焦灼,往前追了一步,见顾桓走的洒脱,也不敢多问。只捧着披风,站在原地失神。婢女锦然自内阁挑了帘子出来,接过了锦嫣手中的披风。劝道,“二爷说不让姐姐等,就莫要等了,早些安置吧。”

    锦嫣仍是一副担忧神色,“这些日子,二爷总是夜里出门。有时甚至天亮了才回来,老爷和夫人虽然宽宥,对二爷不曾严加管束,可公府里到底规矩森严。若真是哪一日被夫人撞见了,怕是要被责罚的。”

    锦然拉着锦嫣往外走,“咱们二爷的性子落拓坦荡,便就是夜里出门也不会去寻花问柳,保不齐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处理。姐姐你就别操心了,二爷吩咐什么变做什么,守好了本分便是。”

    锦嫣还要再说,锦然却未给她机会仍旧连珠炮似的说道。“你我虽与二爷自小一道长大,可到底是奴婢。我知道姐姐的心思,可他是爷,日后自有奶奶照顾。你如今一味的逾矩着,日后该当如何?”

    锦嫣被说穿了心事,脸上一红,心里头又羞又恼。可也知道锦然虽然嘴不留情,心却是好的。“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自幼同二爷一道长大,方才一心为着他想。恐怕他行差踏错……”说到这似乎有些犹豫,两人也正好进了次间。锦嫣一面将帘子落下来,一面压低声音。“二爷到底和老爷没得血缘关系。”

    锦然不以为意,“便就是没有血缘又如何,这十多年来老爷和夫人待二爷视如己出。虽名为兄弟,却亲如父子。从前大姑奶奶在时,老爷尚且因为二爷读书不上进责罚一二。自打大姑奶奶出了门子,老爷待二爷只有宠溺少有严厉。姐姐多虑了。”

    锦嫣仍是心有戚戚然,一面铺床,一面又道,“可二爷今日这般岁数,仍未说得一门合适的亲事……”

    “那是咱们二爷太挑剔。”锦然往暖炕上坐下,叹了一口气。“二爷心里有着人,这世间哪还有女子入得了他的心。”

    锦嫣铺床的手一顿,身体有些僵硬。半晌才转过身来,看着锦然,“这话在人前可不得提起。”

    “我知道。”锦然往身后的软枕靠去,“我只是感慨罢了。二爷自幼聪颖,偏是过不了情关。也不知道这世间会不会真有一个女子能让二爷忘了心里头的人。若不然,往后的那位奶奶,怕也是个可怜人了……”

    锦嫣也将眉头紧锁,叹了一口气。

    走在微凉晚风中,顾桓觉得无比惬意。他未带随从,孤身自角门出了镇国公府,穿过了两条街,到了朱雀大街,街角正有人倚在一颗大榕树下等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