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许配
    ,精彩小说免费!

    在外漂泊多日,再回英国府,府上果然已不见往日荣华。府内布局摆设未变,却明显少了生气。姜采被引着一路往老太太处去,崔妈妈早就领了一众丫鬟、仆妇侯在院门口。这阵仗委实吓了姜采一跳。

    “这大冷的天儿,怎烦的妈妈在外等候。”姜采迎上去,拉住了崔妈妈的手。

    崔妈妈到底是年纪大了,又站的有些久,明显有些精神不济。见了姜采却是异常激动,“姑娘真是折煞奴婢了。你不在的日子里,老太太镇日里头惦念,如今好容易回来,若非是老太太身子骨不爽利,怕是要自己出来迎呢。”

    “祖母怎么了?”姜采忧心道,“才儿在路上便听大哥说,祖母前些日子病了,竟是还没大好吗?”

    崔妈妈眼眸一暗,神色有些落寞。“大夫换了几个,药也不知吃了多少,总不见好。都说是心病,如今姑娘回来了,老太太放了心,病自然也就好了。”

    姜采十分愧疚,“都是采儿不孝,累的祖母如此。”

    主仆二人一面说着话,一面向里走,早有小丫头在廊下候着,见姜采等人过来,忙打了帘子问安。下头、仆妇数量虽如往常一样,但早已不见往日的活泼,各个低眉顺眼,不发一言。

    方一进了屋子,碧丝便迎上来替姜采退了披风,一双眼睛红红肿肿的。想说什么,却忍着只唤了一声姑娘。

    姜采也百感交集,握了握碧丝的手,便接了仆妇递上来的暖炉,暖了暖手,匆匆往内阁里去。老太太早就让人扶着坐在了紫檀木四季迎春罗汉床上,身上盖着一张织锦洋毯。见姜采进门,原本浑浊的双眼似是透出了许多光亮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等姜采行礼,便招手要她快些到跟前来,一把搂在怀里,心肝肉的叫着。

    “这些日子漂泊在外,委实委屈了我的儿。”老太太搂着姜采,声音哽咽。

    在外不觉如何委屈,可见了亲人便异常脆弱。姜采也红了眼眶,“孙女在祁王府一概都好,倒是累的祖母忧心。”语毕,又细细询问老太太病情,现下吃了什么药,并要求来陪老太太住些日子,塌前伺候。

    老太太最是心疼孩子的,又兼姜采自外吃了苦头,怎会再让她劳累。只道自己是心病,瞧见她回来,孩子们各个都好,便就好了大半。见她这般懂事,更心疼她受的委屈。又不能挑拨他们父女关系,数落英国公贪图权位,用女儿婚事谋划。只一眼一眼去挽随后进来的英国公。

    英国公,见女儿这些日子不见,消瘦不少,亭亭玉立,越发与亡妻相似。刚才猛然一瞧,竟也有些恍惚。想到也曾与妻子万分恩爱,再瞧今日光景,心中委实不是滋味。对待姜采更多了几分疼惜。

    可父亲在众人面前,素来是威严的。他也不过说了几句关心话,便一板一眼坐在一旁喝茶,听着母亲和女儿闲话家常。

    老太太到底是年纪大了,板不住话头,提起了姜采的亲事。“采姐儿大可不必听外面的闲言碎语,我们英国府门楣如何,姑娘们品行如何,自有公论。况且你又生的貌美,颇有才情,没有不嫁个好人家的道理。只要祖母在,必定给你做主。”

    老太太一面说着,一面将目光瞥向英国公,刀子刮脸一般的瞧着他。

    英国公心虚,只当垂了头权当没瞧见。

    被夹在中间的姜采就略微显得有些尴尬了,她微微垂着头,一副娇羞模样,嗔怪道,“孙女还小,愿意多在祖母跟前尽孝几年。”

    “嫁了人如何就不尽孝了?依我瞧着,只管在世交、亲戚里头挑个好后生,亲上加亲,日后你在婆家也不受气,也能常回娘家。”老太太着急,恐怕姜采心灰意冷不想嫁人。

    这难道是还惦记着梁奕?未等姜采再言语,老太太又道,“近日镇国公带着家眷返京,我们两府素来交好,又赶着风波已过,你也回了府,待我明日下了帖子,请镇国公夫人来府上聚一聚。”

    姜采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英国公却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儿子也许久未与镇国公见面,正好一道请了他们兄弟府上聚一聚。”

    老太太白了英国公一眼,“随你。”而后又拉着姜采说了会话,便渐渐显出疲惫之色。

    姜采见此,便请了辞,回自己的院子打点休息。

    殷妈妈眼眶微红,守在门口早就盼长了脖子,见姜采进门,忙迎了上去,拉着手上下仔细打量,“姑娘瘦了。”

    姜采见殷妈妈脸色蜡黄,形容枯槁,一副生过重病的样子,也是一阵心疼。握住她的手,“我在王府里一向吃的好睡的好,府上安排的人伺候的也周到。倒是累的妈妈忧心,瘦的这般模样。”

    殷妈妈抹了一把眼泪,“姑娘平安就好,奴婢没得要紧。”

    这边说着,碧柳等人也围了上来,各个红着眼眶。重新再见到大家,似是又隔了一生般。姜采这才猛然发觉,自己早已经融入进了新身份,真心实意的将身边的人都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姜采一回来,院内又有了生机。碧柳嘴巴最快,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一五一十将近来府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姜采。

    姜采不甚唏嘘。秦氏因通敌叛国被判了极邢,因英国公概不知情,圣上额外开恩赦免了英国府,国公府未受任何牵连,只是没收了部分家财。

    英国公引咎归辞,圣上未允,只准他在家休养,朝上职位仍为其留存。英国公往日手握重兵,皆归皇权。如此一来,皇帝不仅加强了中央集权,更清除了危机。不可谓不高明,这当真是一个病入膏肓的昏聩皇帝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未等她多想,碧柳又贴在耳边说道,“姑娘,今日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同您说呢。”一面说着,一面将屋内的小丫头们的遣散了。“奴婢听老太太屋子里的鸳鸯姐姐说,老太太想要把您许给镇国府的二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