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意外
    怀江两岸鳞次栉比的小商楼,越到夜里越是热闹异常。眼下天色渐暗,两岸陆续点起灯。灯光映照在江面上,更显繁华。

    姜采由人扶着下了马车,晚风柔和掀起面纱一角,露出精致的下颌。荣演正侧目看过来,他虽不好女色,却也委实被这惊鸿一瞥动容。心里忍不住笑,怪道梁奕这般痴迷。美貌,的确是很有力量的。

    姜采哪里知道他的想法,见他垂头浅笑,宛若当年模样。心里颇有几分感慨。荣演自然也不知姜采心中所想,只顾自介绍着两岸风景并出名的美食。姜采在一旁认真听着,半晌后,荣演才恍然大悟。“姑娘本也是京城人士,该也是清楚这些的。”

    姜采笑道,“我虽是京城人,可到底是女眷,碍着礼数不可轻易出门。夜赏怀江,却是生平第一次。”

    荣演颇为诧异,“上元节时,姑娘也不出来赏灯?”

    “嗯。”姜采点头,“自幼家兄管束及严,便是有人同行也不许去人多繁乱的地方。”

    顾昭自幼由兄嫂抚养长大,镇国公因其自幼没有双亲对她极为溺爱和珍视。凡是多人聚集的地方必定不许她去。荣演想起这,在瞧眼前的景色,又思量姜采所言,颇有几分惆怅和悲伤。一时也不知说什么。

    一旁荣旺见两位主子冷了场,忙打圆场。“咱们世子爷可是大内一等一的高手,一定能保护好姑娘的!”

    荣演和姜采同时笑了,一这话接的其实有些尴尬。若云一脸黑线的瞄了荣旺一眼,见他正像自己瞧来,狠狠瞪了回去。扶着姜采的手道,“太阳落了以后,江边怕是会凉,奴婢去取一件披风来给姑娘备着。”

    “难为你仔细。”姜采笑着点了点头。

    若云行了一礼,便转身往马车停靠的地方走去。荣旺凑到荣演耳边不知说了什么,见荣演点头,便一溜烟随着若云的方向跑去。远远瞧着,若云似是很嫌弃的躲开了他,两人一路你追我赶的嬉闹开来。

    十四五岁,可不正是嬉笑打闹的年纪。荣演将目光从二人身上挪了回来,落在姜采身上,见她一脸贞静的瞧着江面,却不见少女天真,反而有一种超越年龄的成熟与稳重。想来定时近日英国府突遭巨变,女孩子承受太多,被迫成熟吧。

    姜采二人不知不觉中已渐渐靠近江边,临江停泊着许多画船,船头都立着一个穿着短打装扮的小厮。荣演引着姜采往其中一条略比其他船只华贵一些的船上走去。船头的小厮见荣演来,忙几步跑下来,亲自在岸边和甲板间搭了铺着织锦洋毯的板子,躬身请安。“世子爷,一切都按您的吩咐准备好了,就等您来呢。”

    这小厮十二三岁年纪,生的机灵讨喜,且十分懂规矩。虽心里对荣演所待之客颇为好奇,却并不偷眼打量,全程恭顺的垂着眸。

    荣演自口袋里摸了一把金裸子给那小厮,“今日辛苦你了,回头要荣旺请你家去吃酒。”

    那小厮推辞一番后将金裸子手下,越发殷勤的道谢。荣演此时已踏上了木板,转头要伸手去拉姜采。正在此时,却不知哪里飞来的石子,正巧打在了姜采的膝盖窝,十分吃痛,脚下一个不稳,人斜斜的栽倒过去。亏得荣演眼疾手快,伸手便将人拉了起来,这一番挣扎,姜采头上的围帽掉在了水里,精心梳好的发髻也散了下来。如墨秀发随着夜风飘散开,自带了一股清香。虽是傍晚,却并不大黑,又兼江边繁花灯火通亮。一旁众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也将姜采的容貌瞧的真真切切。

    一旁不乏有认识姜采的人,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起来。

    “果然是英国府的二姑娘,原是真与那祁王府的世子爷定了终身。”江边有三位穿着太学服的学生结伴,其中个子偏高的忍不住八卦,语气中略有些失望。

    “却也不然,两家不也沾亲带故。如今英国府遭难,祁王照顾一下流落在外的姜二姑娘也没什么不妥。”一旁的同窗,颇有几分义正言辞。显然是对花边八卦不感兴趣,一心都在圣贤书上。

    前一位太学生略有不满,用手肘怼了对另外一位同伴,“你觉得呢?这两家若当真联姻,可真是圣意难测了。”

    “却是生的极好啊!”另一个显然不在状态中,由衷赞叹一句。惹得同伴双双抛来白眼。

    此时的姜采已恼的涨红了脸,便是再如何愚笨,也知道自己是着了道,定然是有人暗算。荣演扶她站稳,命令急忙跑过来的若云扶着姜采进舱。自己则状似无意的四下探看一圈,视线范围内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忍不住蹙了蹙眉。

    荣旺追上来有些气喘吁吁,“小的方才瞧见了秦侧妃身边的纳福在对面的茶肆坐着。”

    荣演点头,“若是侧妃手里的人倒无大碍。再多添些人手,在这附近守着吧。”

    荣旺点头,主仆二人正要分别,却听身后噗通一声,荣演连忙回头,却见姜采和若云两个已经双双落入水中。

    原是对方见姜采已有察觉,将目标锁定了若云,若云吃不住力往一旁栽倒,姜采原是想要将人拉上来,却奈何力气不足,反被一起拖入了水中。

    虽是初秋,江水却是极凉,姜采感觉瞬间便被冻僵了一般,整个人重重向下沉去。此时脑海里电光火石,闪过许多画面。有湖水,有姜淮,还有她自己渐渐冻僵的感觉,以及绝望。

    正当她思绪越来越混乱的时候,有一双有力的打手拖住了她,将她拉出了水面。肺内瞬间呼入大量空气,她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双手死死的攀住对方,唯恐再沉入水中。荣演奋力将姜采拖上了岸,很快便有婢女拿了厚披风来将姜采裹住。

    岸边早就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姜采因整个人还处在懵的状态并未察觉。同样浑身湿透了的荣演却是不高兴了。对一旁赶来的侍卫道,“将围观的人都驱散了,不管是皇亲国戚还是高官达人统统驱散。若有人违抗,武力解决,后果我来承担!”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