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幽会
    “她到底是个女孩子。”梁奕叹了一口气。姜采再如何坚强隐忍,也不过是个女人。是女人就希望有人保护。她之所以这般强悍,兴许只是因为没人疼而已。

    荣演看着梁奕,忽然想起十年前的自己,不胜唏嘘。“这世上有个非常奇妙的规律。越是家世显赫,容貌出众的人越遭人非议。她既得了万般荣耀,就也该受这利剑之痛。这是定律,无人能逃。”

    梁奕蹙眉,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反倒露出几分怅然,“这世上总有人让你觉得似月光皎洁,不该被浸染。”

    荣演笑着摇摇头,“英国公若不将女儿许给你,你们又着实两情相悦,不若私奔吧。我提供后续保障补给。”

    梁奕哈哈笑道,“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大方的上官,”说着便起身,掩藏眼底一丝落寞。“替我照顾好表妹,明日我便往漠北去了。”

    荣演点头,“放心吧,万事小心。”

    “啰嗦……”梁奕转身,背对着荣演挥了挥手。

    迎着光,梁奕的背影让人有些看不清,门合上的一瞬间,荣演也起身,吩咐小厮荣旺,“去被马,回府。”

    荣旺连声应着,忙不迭去准备。

    姜采一身素装,不施粉黛,头发只随意梳了一个高髻,盘腿坐在紫檀木雕花榻上,正在对着一盘棋局发难。若云在一旁瞧着,干着急。想催,却又怕扰乱姜采的思路,惹她不高兴。

    来传话的荣旺一旁瞧着,对姜采的作为颇有些微词。若云将他拉了出去,小声道,“姑娘素日里下棋就是这般的,我虽不懂,却知道那棋局是极难破的。眼下世子爷还得会功夫才回来,等一等再告诉姑娘也不迟。”

    荣旺不耐烦的撇撇嘴,“世子好不容易回府一趟,不陪王妃娘娘,专程来看姜姑娘的。”

    若云听了脸上浮现出一丝兴奋,“我就说,姜姑娘这般容貌品行,世子爷定是喜欢的。”

    荣旺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喜欢一个人只看容貌的?”

    若云被他一掐,脸上漫上一层红晕。又惊又羞的捂着脸,“那不然呢?你又懂什么?”

    荣旺见她样子,也知自己唐突,清了清嗓子。“世子常说,爱一个人不仅只看皮囊,更注重灵魂。”

    若云似懂非懂,荣旺又道,“善良的姑娘,笨一点也无妨。”

    若云皱眉,荣旺又揪了一下她的发髻,“像你这么笨的除外!”不等若云反应,便一下跳开,“你快点告诉姜姑娘,世子爷晚上要请她用膳的。”

    若云本想挥手去锤他,见他跑的快,空空挥了挥拳头,跺跺脚,扭头进去。

    姜采正破了棋局,听见了外面的对话。看着若云似笑非笑,若云却不以为然,见姜采终于不再下棋,开心道,“姑娘,世子今日回府,特意邀请姑娘用膳呢。”

    听起来好像金屋藏娇,姜采要日日苦等荣演临幸一样。姜采忍不住失笑,挪虞若云。“方才我听荣旺说,喜欢善良但笨的女孩。”

    若云有些没跟上姜采的思路,迟疑片刻。道,“荣旺素喜胡言,姑娘莫要理她。谁会喜欢笨的人。奴婢原是王妃房里的丫头,因不够机灵一直都在三等不得上升。好些个一起的姊妹,如今都是有品级的大丫头,能独当一面了。”

    姜采抿唇笑着,伸手示意若云倒杯茶来。“这和你聪明还是笨有什么关系?你无非是没这个心思罢了。那荣旺说的笨,怕是再说,你常听不懂他话中含义吧。”

    若云蹙眉,“他镇日里没个正经,有什么含义?姑娘,您快些梳洗打扮吧,世子就要回来了。”

    姜采饮了茶,将茶碗放在一旁,懒洋洋起身。“有什么好打扮的,换一件能见人的外衫便是。今日世子为何回府?”

    “奴婢不知啊。”若兰一面说着,一面忙不迭去替姜采挑衣服。

    这边方才折腾完,那边荣演便进了门。对于收容自己的男主人,姜采还是十分客气的。起身行了礼。

    荣演恪守礼节,伸手虚扶了一把。“这些日子府衙忙碌,未来得及探望姑娘,近日可还好?”

    “多谢世子挂怀,一切都好。”姜采将上座让给荣演,又吩咐若云上茶。

    “梁兄近日有差在身,离开京城了。临走前特意嘱咐我,多照顾姑娘。原是想今日吩咐厨房多做几个姑娘喜欢的小菜,陪姑娘小酌几杯。可回来的路上,瞧着外面秋高气爽,天气甚是怡人,便在怀江上租了一只船,请姑娘临江赏月。”荣演道。

    好久没出门,姜采有些动心。“这恐怕太麻烦世子了。”

    “不防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嘛。”荣演笑呵呵道,“那姑娘就准备一下,荣某在外等着。”一面说着一面起身。

    姜采欠了欠身,“有劳世子了。”

    将荣演送了出去,姜采便在若云的服侍下,换了一身衣服,并戴上了围帽。

    ……

    荣演和姜采这边方才出了门,那边秦侧妃便有些坐不住了。“怪到姐姐说那姜采瞧着是个软柿子,实则有手段的狠。世子这些年清心寡欲何时亲近过女色,如今竟亲自陪她去临江对月了。真是个厉害角色。”

    一旁服侍的王妈妈劝慰,“娘娘莫要恼怒,越是这样越好呢。眼下那姜采风评极差,又这样公然同世子幽会,岂不是坐实了她水性杨花的传闻。出了这般情况,便是那英国府的老太太亲自登门,王爷也断不会答应这门亲事了。”

    秦侧妃蹙了蹙眉,“世子素来沉稳,断不会鲁莽行事,恐是早就想的周全,必定能全了她的名誉。到底两府沾亲带故,只道是亲戚聚会也未尝不可。”一面说着,一面陷入沉思,片刻后冷哼出声,“哼哼,两人若只是船上听曲儿、赏月、用膳,怕是无聊。叫纳福、纳禄来,去怀江边会会他们。”

    王妈妈似是想到什么,一脸阴笑,连连点头,匆忙往外去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