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扮猪吃老虎
    来传话的小丫头一走,姜采心里头便一阵郁愤。这秦妙音还真是阴魂不散,两世都与她这般没完没了的纠缠。

    若云不知姜采心中所想,见她神色有些恹恹的,便私以为是不喜见客。便劝道,“天气这般好,姑娘出去走走也是好的,没的总闷在屋子里,反没了精神。”

    这几日相处下来,若云为人忠厚体贴,稳妥持重更在碧丝之上,很是得姜采的喜欢。见她这般劝自己,姜采便点了点头,“只是许久未见这位秦家姑娘,忽而听闻她要见我,颇觉意外罢了。”

    若云听姜采的口气,似是不大喜欢这位秦家姑娘。素日里秦妙音来府上走动颇多,很能讨主子们喜欢。可对她们这些下人,却不大客气。有些表里不一。

    姜采看起来有些冷淡,不大巴结主子们,对她们这些伺候的人却很是宽宥,必是心地极好的。这般推测下来,两人必定不是一类人,素日里也不见得如何交好。那位秦姑娘,怕是别有居心呢。

    “姑娘若是不喜见她,自可推脱不见的。您是世子的客人,本也不是家中女眷,便是王妃请您,以身体不适推脱也未尝不可。咱家王妃为人和善,断不会在意的。”若云是真心实意替姜采考虑。

    姜采见她这般,心里很是熨帖。“那就打发人给王妃娘娘回个话吧,只说我今日有些乏累,实是撑不起精神来见客了。”

    “喏。”若云唱了一生喏,转身便去找人回话。

    再回来时,姜采已经将发髻半散下来,懒洋洋的窝在了软榻上。瞧着脸上却是带着倦容,一副很疲惫的样子。

    “秦姑娘也总来王府走动吗?”姜采漫不经心的问着,声音轻软,似乎只是在和若云说家常。

    若云端了一碗热茶递给姜采,轻轻点了点头。“是呢,因是秦侧妃嫡亲的侄女,所以走动较多。”

    姜采点点头,“她也是我们家夫人的侄女,也常往我们府上去,曾在我们府上小住了些日子。”

    若云颇觉惊讶,忽然明白了姜采为何打散头发做疲惫状。“姑娘是觉得,秦姑娘回来探望您?”

    “嗯。”姜采点头。

    这便一杯茶还没有喝完,外面便道秦姑娘来了。

    若云看了姜采一眼,心里默默赞佩。

    秦妙音还是装扮精致,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见到姜采也似故友重逢一样,嘘寒问暖。姜采虽然厌烦她这老套的手段,却仍旧漫不经心的对付着。她说一句,姜采回一句,一来二去,也似故友聊天。

    可秦妙音,却没姜采那样的好耐力。她是有目的的,如何能一直闲聊。她四下打量过姜采的房间,一应摆设都是极新的,好似特意为她准备过的一样。便是这茶具,也都是成色上好的汝窑。整个英国府都陷入了困境,姜淮更是在被抓回去后,生死未卜。可瞧瞧姜采那一副优渥舒适的样子,她心里便隐隐有些不自在。

    “想不到你我姊妹如此有缘,便是这八竿子打不着的祁王府,我们也能遇见。只是不知,妹妹为何有家不回,要住在祁王府?我听闻,妹妹与宁远侯关系匪浅,为何没有去宁远侯府,反倒住进了祁王府?不知妹妹可知道祁王世子同宁远侯当年的过节?”

    姜采轻轻笑到,“秦姐姐这么多问题,要我先回答哪个?我听着,你这问题哪一个都不需要我回答,你似是心里头都有答案了呢。你既心里已有了计较,何须再费周章问询我呢?你想的是什么,便是什么吧。反正人都是信自己想的,不信事实真相。”

    听了这番话,一旁若云心中暗道一声好。那秦姑娘句句咄咄逼人,句句让人难堪,每个问题都是极难回答的,却不想姑娘非但没有回答,还看似客气的回怼了回去。瞧秦妙音那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便觉得十分过瘾。

    姜采笑吟吟的看着秦妙音,秦妙音脸色变了几变,仍将话题扯回来,“你年纪还小,大概并不知道祁王世子和宁远侯当年的过往。不若我来与你说说……”

    “我不喜听人是非,更不爱打探旁人**。既是当年事,如今拿出来说又有什么意思。”不等秦妙音说完,姜采便出言打断了她。“姐姐这般喜欢道人长短,若叫秦家老太太知晓了,不知作何感想。”

    身为大家闺秀,背地里议论是非,这是极其没有家教的表现。

    秦妙音有些起了怒意,“你为何不敢听?可是知道自己与当年的宁远侯先夫人顾昭一样,不守妇道,引人相争!”

    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点。若云在一旁涨红了脸,要出言替姜采辩驳。

    姜采挥手拦住了她,仍旧一副笑吟吟的样子看着秦妙音。“这话我却是有些听不懂了。顾夫人与我何干,又何来相争之言?”

    秦妙音冷哼,“采妹妹这张脸生的真美,有人为了你甘愿断了一双腿,有人为了你甘愿受人指摘。”

    姜采如何不知秦妙音所指何人,毫不在意笑笑。“你今日来看我,便为了与我说这些?”

    “不是。”秦妙音道,“原本我与柏哥哥能成一段佳缘,皆因你从中作梗。如今你休想要破坏我与世子的关系。”

    姜采反问,”怎么,你与世子定亲了?”

    秦妙音冷笑,“这与你何干?”

    姜采耸耸肩,“今日多谢你来探望我,若是瞧够了,还请你回去多歇歇罢。”

    这是下逐客令了?秦妙音今日来原本是要给姜采一个下马威的。二人之间已经不至于保持什么表面和平了。可被姜采这么下了面子,她还是心理很不自在的。一面起身,一面道,“做人不要太嚣张,英国府已经倒了,没有父兄的支撑,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

    姜采十分不赞同的摇摇头,“我虽知道你这是气话,可到底也算亲戚一场。总也得纠正一二。其一,我从不与人攀比,没有我好你不好之说。其二,倘若真的比较,人该对比的皆应是人品和作为。你我到底谁高谁低,自有公断。你今日来假借探望我之名,做出这般欺凌我之事,委实不是大家小姐做派。今日也没有他人,我自不会将你所作所为宣扬出去。可他日,你若因着心里某些无端揣测找我麻烦,我可不是能忍得了委屈的人。到时候你若是受了什么难以承受的打击,可别怨我今日没有提醒你。”姜采将这番话说完后,挥了挥手,“若云,送客吧。他日若是秦姑娘再来探访,一概不见。”

    若云得令,上前客气的请秦妙音出去。

    秦妙音不可置信的瞪着姜采,全然想不到她会这么堂而皇之的撕破脸。可偏偏她的语气十分客气,话语中又抓不出错处,完全不能同她翻脸。

    秦妙音觉得胸口似被人砸了一块巨石,十分的不畅快。狠狠瞪了姜采一眼,甩袖走了。

    ……

    祁王妃的屋子里众人早就散了,独独留下了祁王妃和邹妈妈两个人。因摸了许久的叶子牌,又说了好一会的话,她有些乏累。歪在芙蓉软榻上,微微合了眼睛。邹妈妈拿着团扇,在一旁轻轻一下一下的摇着。

    祁王妃闭着眼睛,神色闲散。“你瞧着,那秦家的妙音姑娘如何?”

    邹妈妈想着素日里祁王妃待秦妙音的样子,虽心里不大喜欢她,却仍迎合着道,“人和气又漂亮,行事有妥帖。奴婢私下里也打听过,说是极得秦家老太太的欢心呢。”

    “哦?”祁王妃缓缓睁开眼睛,还是那副和气的样子。“你也就喜欢她的?”

    邹妈妈有些尴尬的笑笑。她跟在祁王妃身边多年,是极了解她的脾气秉性的。瞧着心无城府,可这么多年王府里形形色色各类人等都能叫她收拾的妥妥帖帖,偌大的王府打理的仅仅有条自然不是一般人。性子憨直是有,可若说毫无城府,却不现实。邹妈妈心思飞转,“奴婢瞧着,王妃是极喜欢的。”

    “是啊。”祁王妃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机灵会讨人欢心,自是极喜欢的。我听说,她曾经送过演哥儿一个自己绣的荷包?”

    王妃真是眼线众多啊。秦妙音这事做的其实有些唐突,邹妈妈有些摸不准祁王妃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便模棱两可道,“奴婢倒是有幸瞧见过,绣工是极好的。”

    “是呢?”祁王妃就着邹妈妈的搀扶坐了起来,靠在身后的引枕上。挪揄道,“却能称得上是技高人胆大了?”

    邹妈妈抓住这句话音领悟了祁王妃的意图。本着做心腹的本分,她其实也该提醒祁王妃,秦妙音并非善类的。可祁王妃这人素来不大在意这些,又怕自己说了反讨主子厌烦。如今既听出了祁王妃话中含义,少不得道,“却是胆子极大了。好在咱们府上,除了世子爷,另几位为婚配的哥儿都年纪尚幼。世子的性子,又不大近女色的。”

    祁王妃性子活络,又爱八卦。少不得要跟邹妈妈八卦一番,“我之前听说,这位秦姑娘是极想嫁入英国府的,却不知那姜家的老太太为何瞧不上,几次三番的打了回去。又有传闻说,秦家那断了腿的少爷,之所以断腿,皆是因轻薄了姜家二姑娘。叫英国府生生打折了双腿。你仔细回忆回忆,是不是出了那阵传闻以后,秦侧妃便常引着侄女儿来我们府上走动了?”

    邹妈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并十分赞佩祁王妃的八卦能力。一个堂堂王妃,竟然知道的京中小道消息,比她这个应该打探消息的管事妈妈消息还灵通,她真是有些惭愧呀。

    为了弥补打探消息这项工作上的欠缺,邹妈妈提起十二分精神来替祁王妃分析问题。“王妃这么一说,似乎正是。原本这位秦姑娘和秦侧妃并不亲厚,反倒是用英国公夫人更亲厚些。如今想来,空是因为瞧不上侧妃娘娘这侧的身份,宁可去巴结正头夫人,事后行不通了,又想起了自己这位姑母。”

    “瞧瞧,多缜密的心思。”祁王妃啧啧出声,又是钦佩又是轻蔑。“我其实并不喜欢她。嘴里抹蜜的人,心苦。你瞧瞧素日里那秦侧妃如何行事的,她的侄女能好到哪里去。当年她如何会嫁给王爷?哼哼,还不是用了阴渍手段。如今又想着让侄女故技重施,找个帮手入府,好稳固自己的位置。”

    邹妈妈对秦侧妃一直颇有微词。姚侧妃多年卧病在床,其实与秦侧妃手段阴狠有一定关系。

    祁王妃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鹬蚌相争,无非是知道秦侧妃越是翻云搅雨,越不得祁王喜爱。而那个“温柔贤惠”的姚侧妃倒下去,才真的对祁王妃没有了威胁。安庆在各种纵容之下犯了大错,对姚侧妃的打击更重。祁王将这一切的罪责,都扣在了秦侧妃身上。与她越发的疏远。

    一个得不到丈夫宠爱的妾,能做的只有抱紧主母。祁王妃不动声色的抽掉了秦侧妃的核心竞争,然后安稳的做着主母之位。大风大浪走过来,如何能在秦妙音这小阴沟里翻船?

    邹妈妈连连点头,“王妃说的极是。如今王妃故意让秦姑娘去见姜姑娘。可是判定了两人有过节?”

    “嗯。”祁王妃点头,“姜姑娘生的貌美,又出身显贵。哪个年轻姑娘瞧见了,都会当做敌人一般看待,唯恐她抢了自己的心上人。如今,她住在我们府上,又言明是演哥儿的客人。那秦姑娘势必多想。二人本有积怨,如此一来,谁知那秦姑娘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做什么。”

    这招姑息养奸,转移矛盾,做的妙啊!邹妈妈不无钦佩的看着祁王妃。心里默默给秦妙音点了蜡。但是想想无辜的姜采,又有点于心不忍。“可姜姑娘到底有些无辜。”

    祁王妃横了邹妈妈一眼,“你如今却怎么瞧人也有走眼的时候。我瞧着那丫头,心里头厉害的紧呢。家里乱成一团,都能问问的住在咱们府上,可不是个简单的小姑娘。”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