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又见妙音
    当身边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并且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下,对周遭所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时,人难免会有些焦躁不安。饶是姜采经过两世纷乱,此刻也难免心中惶恐。

    已经是住在祁王府的第四天了,除了那日见过祁王妃一面以后,便就再没见过。与荣演有男女大防,更是不得多见。身边伺候的也只有若云一个丫头,她从不多言,即便是姜采问什么,也概以不知回答。

    这日天清气朗,姜采提出,要去园子里逛逛。世子将人请来以客相待,虽不常来探望,可却好吃好玩的不停供应,显见对其也是极为上心的。看王妃的样子,似也是极喜欢的。对于姜采的要求,若云自然是不可能拒绝了。便搀扶着姜采,往王府花园里逛去。

    荣演似是能探析姜采内心一般,她这边方一出门,那边便派了荣旺来相邀。

    荣旺给姜采行了个礼,满脸堆笑,“姑娘,世子请您园中流锦亭内一聚。”

    姜采是颇为惊讶的,荣演政务繁忙,鲜少在府。此刻应也在衙门忙碌才是,今日却怎么有空闲在家里。

    见姜采似有迟疑,荣旺以为她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爱惜自己名声。又道,“咱们府上的流锦亭景色别致,四周通透。”

    意思是那亭子没什么隐蔽的,众人来了皆去。姜采如何听不懂这话,笑道,“劳烦小哥儿带路了。”

    荣旺喏了一声,欢欢喜喜引着姜采去了。

    那流锦亭临水而建,四周有屏扇围拢,此时乃是夏季,所有屏扇都大开,姜采和荣演隔着桌案而坐。外面的人能将里面的情景瞧的清清楚楚,可却因着水声,十步开外便听不见谈话内容了。

    厅内镇着冰碗子,一旁的小炉子上又咕噜咕噜烧着热水。水开了泡好一壶茶后,荣旺将一众伺候的仆妇、丫鬟都隔了二十步开外。

    姜采看着冰碗和热水,颇觉奇怪。却见荣演已经顾自斟了一碗花茶递给姜采,“虽是酷暑难耐,却也不好吃生冷的东西,没得伤了脾胃。姑娘还是喝些热茶吧。”

    他语调平平,却是温和细腻。姜采心里头突然有点生气,原本以为他从前只是对顾昭这么好,却没想到丫是对哪个姑娘都这么体贴入微。“谢谢世子了,世子真是个体贴细心的人。”

    荣演笑笑,感觉到她语气中的不快,将话题岔开来。嘘寒问暖一番后,姜采单刀直入,“世子今日叫我来,恐并非只是品茶赏景吧。”

    “只是品茶而已。”荣演语气轻松,没有半点想要谈正经事的状态。

    姜采眯着眼睛看他,“却不知世子有如此雅兴。”

    荣演笑意温和,看向姜采。“我答应了姜兄要好好照看姑娘,这些日子却因政务繁忙未来得及探望姑娘。今日正好闲下来,也该尽尽宾主之宜。到底是客居别府,姑娘恐是多有不便。”

    “还好还好,”姜采道,“只是这般住在府上却是与理不合。还望世子将英国府诸事告知于我。”

    荣演抿了抿唇,“国公府的事情,是要案,只大理寺卿程大人接手,了解情况。余下人等皆不可过多询问。姑娘住在这里,实则是怕阿翰达不依不饶。”

    提起阿翰达姜采方才想起来,不由好奇问道,“我一直颇为好奇,也一直想不明白,阿翰达为何要将我掳走。”

    荣演也无奈摇头,“这恐怕只有他自己能说的清楚了。姜兄将你托付与我,我要做的就是不让阿翰达见到你。所以,即便你心中存有疑虑,甚至很想问清楚,我都会阻拦你。”

    姜采惊讶的抬头看向荣演,他现在已经这么出神入化了吗?怎么随便看一眼就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她尴尬的笑了笑,“世子真是说笑了,我一介女流,何故关心朝政?若非无意被卷入纷争,我可能至今也不知阿翰达为何许人也。”

    荣演一副并不相信的表情,很是敷衍的点头。见姜采似乎要暴起理论,忙转移话题。“这茶喝着可还顺口?”

    按道理姜采和荣演应该不熟悉才对,并且两人也相差了七八岁,姜采应该拿出些对大哥哥的敬仰来。她只得稍微收敛,点了点头,“花茶最要紧的就是香甜,我又恰好更喜甜一些,却是极好的。”

    荣演抿唇微笑,又亲自斟了一碗给姜采。虽是极热的天,两杯热茶下去姜采却并未有汗意。荣演少不得又道,“从前有位故友,也是极喜欢果茶的甜香味道。每每煎煮花茶时,都要特意吩咐了多加些糖来。可待喝茶时,又极喜欢差的清苦。她有些胃寒,便是酷暑也不肯吃一点凉的东西。从前我总笑她娇气,后来才知,她是体质虚寒。若能多加调理,兴许如今仍能在世也未可知。”

    这位故友,说的正是顾昭。

    他们两人青梅竹马。顾昭自幼体质虚寒,却极爱逞强。荣演不知女孩子畏寒是身体虚弱,更不知女孩子最怕寒凉,见顾昭那般畏惧寒冷,大夏天里还要喝热茶,便常取笑她娇气。顾昭也是个犟脾气,最不喜被人看扁,每次与荣演在一处时,便要逞强吃些凉茶和冰镇着的水果。以至于后来,体寒的毛病越来越严重。嫁人之后,也是经过一番调理,方才有了身孕。能生下长生,也的确是耗尽了体力。

    姜采眸光微动,这傻小子,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为何还是耿耿于怀。“若是世子爷的这位故友在天有灵,知道世子到现在仍旧如此挂怀她,必定心中极为感动。却也是极为懊恼的。”

    “为何懊恼?”荣演抬头,看着姜采,目光温柔且小心。似乎若再用力,眼前的人便会不见了似的。

    “她已经不在了,自然是希望你不要一直挂念着她。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世子与她必定深情,这样的两个人,便就是阴阳永相隔,也希望彼此都好。你希望她来世无忧无虑,她希望你今生幸福美满。若你一直挂念着她,而不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她心中必然懊恼的。”这是顾昭曾经想要和荣演说,却没有机会说的话。

    情深缘浅最磨人。

    不管当年是何原因,两人走散了,终究就是走散了。顾昭能够藏住心底的情谊,好好生活。荣演也该放下执念,拥抱自己的人生。

    若是两人都不放手,这份感情,就变的非常的不值得。

    荣演却是抿唇笑了,“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是这么想的?她性子很跋扈的,兴许希望我就是这样一辈子不忘她呢。”

    姜采哽住,眨巴着眼睛不知如何回话。这该死的,竟在背地里说她跋扈吗?!

    荣演见她一副天真样子,忍俊不禁。两人又说笑片刻,荣演便将姜采送回了房间。

    “世子,您不是瞧上那姜家姑娘了吧。”荣旺素来和荣演亲厚,跟在他身后,毫无顾忌的问出口。

    荣演背着手,优哉游哉的走在前面,看着透过树叶洒下的斑驳阳光,唇角含笑,微微摇了摇头。“姜兄说他这妹妹素来胆子极小,又最爱依赖人的,总是要多关心关心,方才对得起姜兄的嘱托。”

    可明显,世子有些调戏人家姑娘。荣旺撇了撇嘴,在荣演身后做了个鬼脸。“您现在这是口是心非。”

    荣演不理他,仍旧慢慢向前走。

    荣旺在后面小碎步跟着,“爷,今日秦侧妃家的那位表姑娘,又来府上了。小的听秋月姐姐说,她极讨王妃娘娘的欢心呢。”

    “那个送荷包给我的秦姑娘?”荣演努力想了想,方才记起来荣旺口中说的秦侧妃家的表姑娘是谁。

    荣旺点头,“正是那位姑娘。”

    荣演到了这个年纪,许多事情都已经看的很清,也看的很开。随意摆摆手,“随她去吧,母亲喜欢,要她多陪母亲说说话也好。自打安庆出了事儿以后,她那里的确冷清了些。”

    荣旺还想再说些什么,见荣演似乎全没有半点兴趣,便也不好开口。

    ……

    祁王妃的屋子里,正摆了桌子摸叶子牌。

    祁王除了正室王妃外,令有两位侧妃,今日陪在身边的正是左都御史秦大人的妹妹,秦侧妃。外加上她那玲珑心肝,机灵面庞的侄女秦妙音。

    祁王妃赢了个钵满盆满,秦侧妃略略有些不服气,还想再开几局捞回来。秦妙音却是十分有颜色的端了几碗珍珠羊乳羹来,“这热气腾腾的珍珠羊乳羹才刚出锅,趁热吃了最是滋补养颜。王妃娘娘和姑母也玩了好一会的叶子牌了,不若休息休息,尝尝妙音的手艺,用一碗羊乳羹吧。”

    祁王妃很是高兴,将手头的叶子牌都仍在了桌上。伸手去拉秦侧妃,“瞧瞧,你这侄女真是个妙人儿,比我养的几个丫头不知强多少倍呢。”

    秦侧妃脸上陪着笑容,心里头却对秦妙音颇有微词了。可她到底在内宅混迹多年,秦妙音到底也是自己的亲侄女,自不会在祁王妃面前拆了她的台。遂笑呵呵的扶着祁王妃的手,一并往偏厅的小茶桌旁走过去。两人按着位分坐下。

    二奶奶田氏指挥着小丫头们将叶子牌都收了,并吩咐人端了净手的水盆和毛巾。伺候着祁王妃和秦侧妃净了手,凑趣道,“若叫几位出了阁的姑娘听见母亲这么说,不知要掉几盆的金豆子呢。”

    祁王妃哈哈笑道,“我家丫头可都不是小气的,没的为了几句夸赞就淌眼抹泪。秦家姑娘确实讨人喜欢,倘或她们还未出门子,必定也会和她成为好姐妹的。”

    秦妙音佯装害羞的低垂了头,“王妃娘娘谬赞了,妙儿不过是会做几样吃食,擅长调制一些养颜膏罢了。”

    一面说着,一面将盛着珍珠羊乳羹玲珑汤茶盅碗双手奉给祁王妃。田氏见秦侧妃脸色微微有些不愉快,忙也亲自端了一碗递给她。

    祁王妃用瓷勺舀了一勺,细细品了一口。口感滑腻,味道香而不腻,也没有羊乳的膻味。少不得夸赞道,“真真是好手艺,竟没有一点膻腥味,反倒皆是**。”一面说,一面抬头看向秦妙音。“秦姑娘真是好巧的手艺。”

    秦妙音说了一些客气话,瞧着恭顺贤良的很。

    田氏仍在一旁凑趣,“秦姑娘这羊乳是怎么做的,可能教教我。我也好给母亲做一碗,讨讨母亲欢心。”

    祁王妃佯装生气的横她一眼,“瞧瞧,瞧瞧,我就她这一个媳妇。日日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比待女儿还要珍贵几分。如今瞧着,我对旁人好些,便就眼红了。”

    田氏嘟嘴,“眼瞧着,就要失宠了,还能不眼红嘛!母亲如今满眼都是秦家妹妹的好了,儿媳倍感危机啊!”

    祁王妃被逗的哈哈大笑,一旁秦侧妃道,“王妃娘娘是见一个,爱一个。前几日见了姜家的姑娘,也是喜欢的不得了。镇日里跟我没边儿的夸人家如何美貌有才情,如何行止有度大家风范。”

    秦妙音眉心微微一跳,不着痕迹道,“姜家姑娘?说的可是英国公府上的姑娘?”

    “正是。”祁王妃点了点头。

    因知道秦氏与英国府是姻亲,那秦氏与秦侧妃乃是亲姊妹。祁王妃便毫无顾忌,开口道。她虽然厌恶秦氏,但秦侧妃却翻不出什么风浪,此番话说出来却也没什么要紧。

    谁知秦妙音却心里头当做了算计,又问道,“不知娘娘见的是姜家哪位姑娘?”

    秦氏所出秦淮,与秦妙音乃是表姊妹。祁王妃自以为她是在询问此事,便道,“是先夫人梁氏所出的二姑娘,采姐儿。”言毕又将姜采花儿一般的夸赞了一遍。

    秦妙音听的颇为不自在,面上却笑吟吟道,“我与采儿妹妹素日里相交甚好,只近日她去了登州外祖家,却是多日未曾见过了。”

    祁王妃最喜热闹,听闻秦妙音与姜采相交甚好,便忘了姜采住在府上乃是秘密,忙派人去将姜采叫了过来。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