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相看
    继顾昭之后,荣演就没近过女色。当然,有顾昭的时候,他们也不过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也算不得近女色。这么多年,儿子一门心思只念着顾昭,祁王妃心里头是很不自在的。这分明就是耽误了荣演的人生。可是顾昭年纪轻轻就死了,她那股恨意就平白无故的没有地方宣泄了。

    如今乍然听闻荣演带了个秀园的姑娘回来,祁王妃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儿子终于又有心上人,肯做个正常的男人了。忧的是,此人出身并非良家,做个妾都有点掉祁王府的架子。

    祁王妃虽然一把年纪,可被丈夫和儿子保护的极好,内心里仍然一派天真烂漫。她忧虑紧张的一夜没有睡好。听见荣旺来回话,说姜采要来拜访自己,竟比姜采还要紧张几分。

    连梳妆打扮都要特意想一想,怎么能既彰显身份,又不显得刻板严厉。她又想震慑住这小狐狸精不要乱来,又怕把自己儿子的心上人吓跑。一个早晨都忙碌的不得了。

    直到见到姜采那一瞬间,她悬着的心才算平了下来。

    姜采穿了一件莲青色绣缠枝海棠斜襟小褂,乳白色百褶裙边绣着几只栩栩如生的蝴蝶,裙角缀着成色极好的珍珠。堕马髻上只简单的插着一直羊脂玉步摇,素雅清丽,眉目宛然。没一点市井小家子气,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风范。比之这王府里的庶出女孩仍然要矜贵几分。再细细瞧那眉目,生的极美,却艳而不俗并不张扬。

    她端庄的坐在那里,微微垂着头,恭敬又矜持,瞧着便叫人心生喜欢。荣演这小子,算他有眼光。

    祁王妃笑吟吟的看着姜采,问道,“姑娘可有小字?”

    姜采以为祁王妃知道自己的身份,因其为人亲切方才询问乳名。便很大方告知,“小字阿峥。”

    祁王妃颇感意外,“可是峥嵘的峥?”

    “正是。”姜采点头。

    “真是好寓意。”祁王妃赞道。又细细打量一番姜采,心道这位姑娘必定是出身富贵,后家道中落,方才沦落到秀园。想想又觉得可怜,更生了几分怜爱之意。柔声询问,”在这里可住得惯吗?演哥儿这个混账,还骗着我不让知道带你入府了,寻了那么偏僻的院落给你住。”

    姜采有些惊讶。这和她记忆中的祁王妃有些不一样。祁王妃每次见到顾昭的时候,脸色都不大好。她本就脾气不好,这般细声细气的时候几乎没见过。

    难道因为姜采生的好,就得到了不一样的待遇?姜采一面感叹容貌的力量,一面道,“王妃娘娘太客气了,本是在贵府叨扰,已让我很是不好意思了。”

    “叨扰什么,只要你愿意,住多久都是可以的,全当这里是自己的家。”祁王妃十分豪迈,又问姜采,“瞧姑娘举止文雅,必定是自幼读?”

    英国府虽然是武将出身,可都这么多代了,已经文治天下了,她作为贵女,怎么可能不读书?而且姜采的祖母是大长公主,家中的师资力量十分雄厚啊。祁王妃这话问的有些蹊跷啊。姜采觉得诧异,可仍旧客气的回了,“只读了四书、五经、女戒等,略识些字罢了。”

    熟读四书,精通女戒,便是大家闺秀也不过如此了。况且但凡这般回话的,基本都是闺秀们谦虚谦虚罢了。这位阿峥姑娘,想来也是可以吟诗作赋对对子的。

    知书达理的姑娘,要不是家门不幸,做妾真是可惜了。祁王妃略带同情的看着姜采,又多了几分怜悯和欣赏。作为一个称职的母亲,祁王妃觉得自己有权知道这两位是怎么认识的。可如果直接问,姑娘又不好说自己出身秀园。便婉转道,“姑娘与演哥儿是何时相识的啊。”

    姜采其实忘了……荣演似乎生来便与自己相识了一番。她想不起来了,便随口道,“曾在府上见过一次。”

    原来是来过祁王府的,却怎么没见过?祁王妃一面笑着点头,一面又细细打量了一番姜采。怪不得方才一见面,便觉得这孩子面善眼熟的狠。开始以为是那个府上的姑娘,女眷走动时见过,如今看来,许是在自己府上见过没注意也未可知。

    祁王妃觉得和姜采的这次会面很是愉快,两人又聊了几句后,姜采便告辞。

    祁王妃有些兴奋,拉着身边的管事妈妈姓邹的,说道,“我瞧着这姑娘委实不错,原还担心是个狐媚子。如今瞧着,却是个大方得体的。日后便是纳进房里,也出不了什么差池。”

    邹妈妈端了一碗热茶递给祁王妃,“王妃,您没瞧出来,那姑娘是谁么?”

    “谁啊?”祁王妃浑不在意的抿了一口茶。

    “那是英国府的二姑娘啊!”

    “噗……”祁王妃一口热茶,喷了对面的邹妈妈一头一脸。她忙抽出帕子来递给邹妈妈要她擦擦,自己则是一脸的不可置信。“那是采姐儿????”

    邹妈妈一面忙着擦身上,一面点头。“正是姜二姑娘啊。”

    “我天哪,我怎么一点没瞧出来?去年才见过的,却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说怎么觉得分外眼熟。”一面说着,又一面想了想姜采的音容笑貌。“眉眼却是这幅眉眼,可神态却怎么全不相同了呢?”

    邹妈妈其实也是十分好奇的,这位姜二姑娘素来同安庆郡主交好,也常来府上走动,可因着懦弱胆小,很少到祁王妃面前请安。在安庆旁边也是畏畏缩缩,十分胆小的样子。可今日瞧着,却是落落大方的。

    祁王妃百思不得其解,越发觉得不可思议起来。“怕不是生的极像的两个人吧,这阿峥姑娘是从秀园来的,那是什么地方。姜家的姑娘去那里做什么?况且现在英国公待罪停职,好端端的,演哥儿与他们车上瓜葛做什么?”

    邹妈妈也觉得奇怪,可那姑娘却是姜采无意啊。她也担忧,此事会给祁王府带来祸端。便对王妃道,“王妃,若不然等世子回来,还是再细细询问一番吧。倘或真是姜家姑娘,这么住在府上总归不合礼数。”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