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内幕
    匪盗凶狠,占山为王,毫无原则。聚居地一般狼多肉少,姑娘被匪盗抓去,明显是凶多吉少。大少爷的想法是不是有些奇葩了?

    周围侍卫虽不敢言语,却皆用不可思议的目光去看姜柏。

    匪盗比起他国势力,明显好对付多了。

    调集兵力,荡平山寨便是了。

    姜柏转身带人回到驿站。左猛第一个迎上来汇报勘探情况,“姑娘的房间外,寻到一般未燃尽的迷香。昨夜有起夜的小厮,却是见到有三四个人潜入驿站,身材十分高大。恐非中原人士。”

    姜柏凝眉听着,将收到的纸条递给左猛。“看来,这是用来迷惑我们的。”

    左猛将纸条看了一遍,轻轻点头,伏在姜柏耳边,说了些什么。姜柏一面听着一面点头,命人劈出一间屋子来做临时书房,外面派人严加防守,室内则唤了心腹商讨对策。

    姜柏在八仙桌边坐了,其他三位谋士并依次围着桌边坐下。左猛则站在姜柏身后,手扶跨刀站的笔直。三位读书人简单表达了一下自己对今日之事的看法。

    摇着羽扇的白先生,眉目寡淡,生的清瘦,瞧着就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他将手中羽扇摇了摇,“在下以为,近来中原与西域诸国关系紧张,更兼丽妃娘娘离奇身亡,做下此事的很有可能是桃槐国。”他的声音听起来比样貌还要寡淡。

    姜柏点点头,他也觉得桃槐嫌疑更重。只是此番作为却是颇为奇怪,他将目光挪到了坐在他左手边的年轻书生。

    此人穿一件青衫,样貌俊朗,身姿笔挺,自有一番儒雅风流。正是姜柏帐下第一得力谋士,名赵冉者。他与姜柏早年相识,颇有默契,见姜柏看自己侧目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位青年男子。“冯先生怎么看?”

    冯明是这里年纪最长的,最擅长行军作战,对这种事情的分析并不深入。只道,“我也觉得大抵是桃槐国,只有一事却是想不通的。他们为何要掳走二姑娘,又为何要故意引走主上的视线,误以为是匪盗所为。”

    这中间有些密事,不为人知。赵冉说道,“我以为,他们混淆视听最要紧的目的便是拖延时间。世人皆知,此邙山一代的匪盗由来已久,最难剿灭。且此山匪首与朝廷也有些瓜葛,曾是当年立下赫赫战功的肱骨大臣之后。之所以反叛为匪,自也是有一番故事。先帝体恤其先祖护国有功,只要他不威胁朝廷为祸一方,便对他放宽政策。如果主上真的盲目进山,很可能会被困住。属下以为,他们的目的当是圣上。”

    拖住姜柏,此时皇帝的玄影军最受钳制。宫中除了禁军侍卫,真正能贴身保护皇帝的是玄影军。倘或宫中出现变故,最先能报信出来的必是玄影军。而掌握着秘密力量的姜柏,也能做出相应举措,杀入宫中。

    可若是姜柏被困住,卫军的动作要比玄影军慢很多,皇帝就会很危险。

    姜柏想到这,心下大惊。

    “丽妃之死,可有新的进展?”姜采侧目看向白先生。

    “确属中毒而亡。”白先生收了羽扇,放置在桌上。将查证的过程详尽的叙述一遍,等待姜柏下定论。

    “可有她叛国的证据?”姜柏追问。

    冯明道,“皇后娘娘手中有确凿证据。因后宫不得参与朝政,便将此事委与镇国公。皇帝却因此与镇国公生了嫌隙,也冷落了皇后。镇国公请辞,实则是触怒龙颜,皇帝给的台阶罢了。”

    这中间除了国家利益,必定也存在后宫之争。顾后尚且年轻,且膝下皇子尚幼,必要多为自己打算。丽妃专宠,又有叛国通敌之嫌,若他日诞下一儿半女,对顾后可谓是灭顶之灾。顾家做掉丽妃的原因,可能并不是很单纯。

    若只是为了丽妃,要攻进皇宫。用姜采钳制住姜柏,却是有些牵强。能牵制住姜柏最有利的人质,应该是姜子明才对。可是此刻的子明却是非常安全,已被送回了英国公府。

    姜柏觉得想不通,“这里还有个问题没有梳理开。采姐儿与丽妃有何关联?”

    赵冉知道许多宫中辛密,也知道那次姜采进宫的乌龙。想要开口,可到底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对于白先生,赵冉一直是持保留意见的。

    姜柏对此自也知晓,只得道众人辛苦。白先生善于结交,便派他再去打探是否还有可用信息。冯明做事效率奇高,且有非常了不得的追踪能力,便派他去看看是否有留下的指引性痕迹。

    待屋子里只剩下赵冉和做梦,姜柏开口,“有什么,你尽管直言。眼下救出采儿最为要紧。”

    赵冉也不绕弯子,直言道,“丽妃娘娘样貌颇似二姑娘。”

    姜柏惊讶的挑了挑眉。这位艳冠后宫的丽妃娘娘,真是容貌并未得人所见。众人只道她乃胡姬,胡姬的样貌多目深口阔,五官立体深邃。如何会与采姐儿这种典型中原长相相似。

    赵冉自然知道姜柏的疑惑,再次确认,“属下虽未见过丽妃娘娘真容,可却见过她的画像。眉目见与二姑娘有四分相似,更确切的说,丽妃娘娘是与主上生母有三分相似。二姑娘某次入宫,曾被圣上误认。”

    姜柏脸色变了变,他幼时也曾听过一些闲言碎语。都道母亲与皇帝有些不为人知的过往,父母关系不好,也皆因如此。

    猛然被人拿出来说,仿佛被人狠狠撕掉了体面。他是不高兴的。赵冉何其乖觉,如何不知。便又道,“眼下救姑娘要紧,自然是要透彻剖析对方的动机以及隐藏的缘由。”

    姜柏沉吟片刻,“圣上此刻大病初愈,可精神并不大好,仍有些恍惚。你的意思是,此人想以采儿为诱饵,逼圣上就范。”

    赵冉点头,“失而复得最怕失去。倘或圣上真的将二姑娘当成了先夫人,恐怕对方提出什么要求都会满足。哪怕是将这大齐江山拱手相让。“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