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匪盗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便连隔着一个次间的水房里头咕噜咕噜烧水的声音都听的真真切切。

    姜采好像被强行拉回了很多年前,她和徐世卿被困邙山时的情景。

    人重活一世,换了个身份,竟然还能非常胡闹的和前世扯上关系。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前有因后有果。

    当年为什么就嫁给徐世卿了呢?并不是因为二人独处,而是因为皇帝不想自己亲爱的侄女安禾郡主,嫁给徐世卿这个混账。拿她顶包。可世事难料,最后安禾竟然远嫁了塞外。

    姜采觉得心里还是有一团小火苗蹭蹭燃烧的,眼前这个男人啊,他恐怕是不简单。话题绕开最好,她强压着心里头的不爽快,说道,“随你如何折腾,我是姜采不是顾昭,你若逼迫我,我有千万种办法让你后悔。”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阿翰达挑了挑眉,仿佛知道她舍不得死一般,根本不怕刺激她。

    是啊,她是一个对自己的目标和处境都有非常清醒认识的女人,仿佛从来都对任何人没有感情。她根本舍不得死,世上这么多荣华富贵还没有享受完,她怎么可能舍得死?阿翰达心里嗤之以鼻,却又有说不上的难过和不甘心。

    姜采笑笑,好像浑然不在意,也完全不把阿翰达的威胁放在眼中。“你来见我,恐怕不是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也绝不仅仅只是想要逼迫我兄长露面。你想要什么,不妨摊开来说,若能你我向下凑巧可以对上,何必翻出许多幺蛾子来。”

    阿翰达笑着摇摇头,“你没有资格和我做交易。”

    “瞧不起我实力?”阿翰达的话说的委实轻蔑,姜采却不恼,仍旧一副很好脾气的样子。

    “丽妃是我的妹妹,她枉死中原,我要为她报仇。”阿翰达说的很坦然。报仇这件事,旁人都是隐藏在内心深入,然后默默咬牙暗自吃苦,将自己手中的刀磨到最锋利的时候,趁人不备,猛然出击,然后一刀毙命。像阿翰达这样说出来的,要么是已经攒了足够的势力,要么就是……有点傻。

    姜采觉得两者都有可能。因为这男人从见面开始,与她的对话就有点逻辑不顺。

    “你仇人是谁?”姜采询问,很是漫不经心。好像再问,你吃饭了吗?我这里还有些剩饭剩菜,尝一下?

    阿翰达眸光收紧,看向姜采。“皇帝。”

    “你要杀了陛下?”姜采微微挑眉,待见阿翰达点头后,摊开手表示十分的遗憾与无奈。“那真对不起,我到底是大齐子民,重臣之女,断不能弑君。”

    阿翰达露出遗憾的表情,“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一面说着,一面起身。“你好好待在这里,皇帝只要见到你,自然就会乖乖拿命来。”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姜采沉默,完全想不通关窍。

    ……

    梁大舅赶回驿站的时候,姜采已经不见了。殷妈妈被吓的昏厥不醒,碧丝和碧柳急的直淌眼泪。反倒是小子明异常镇定的将前前后后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叙述给了梁大舅。

    梁大舅扶额叹息。原本带着姜采是为了给自己铺路的,可眼下却偷鸡不成蚀把米。姜采是因自己照管不着失踪的,英国公恐怕会借机找他麻烦。

    毕竟前夜在宫中,他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敌意。

    老四这个混账,是怎么和英国公这个怪异的人相交甚好的。梁大舅百思不得其解。

    眼下不是思想溜号的时候,梁大舅揉着生疼的太阳穴,把驿站管事找来,盘问细底。

    没人知道昨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睡的很沉。姜采是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失踪的。

    梁大舅万般无奈,只能快马加鞭派人去将此消息偷偷送进英国府,并封锁驿站消息。不准将英国府二姑娘失踪的消息传扬出去。

    英国府收到消息后,姜柏亲自甩了姜府卫赶了过来,迅速将驿站保卫。跨刀的侍卫各个脸色凝重,口气严肃。原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议论八卦的人,见此也只能战战兢兢的闭紧了嘴,不敢再出声。

    “一组人去将驿站所有的人都盘问一遍,不要漏下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细节。一组人将驿站上上下下给我仔细认真排查一遍,不准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一组人和我去驿站周围勘察,寻找线索。”姜柏站在驿站大院内,几句话便将自己带了的卫队分成了三拨。

    众人得令,迅速找准队伍,分头行动。

    碧丝上前询问他们这些贴身的能帮上什么忙,姜柏见她一双眼睛哭的红红肿肿,自知她自幼跟在姜采身边,此刻不比自己的心情好多少。于是安抚道,“你们留下,将日里的每一个细节都说给左猛听,争取找到更多线索。我们要赶在最快的时间找到采姐儿。”

    碧丝点头,“往日回了房间,姑娘就显得极为疲惫往日里是睡不下这么早的。姑娘眠浅,素日里也惯起夜。奴婢贴身伺候的,自也睡的惊醒。可昨日却睡的极沉,直到今日日晒三竿才醒来。怕是被人下了迷药。”

    姜柏点头,侧身对身边的侍卫长左猛说道,“仔细看看有没有留下未燃尽的迷香。”

    左猛抱拳道是,自领了命,与碧丝一道离开。

    姜柏也带人迅速离开。

    这地方虽然是驿站,却因离京城很近,并不是在荒郊野外。是建在一个镇子上的,周边也有很多商家和住户。

    姜柏带着人,一户一户走访,询问试图找到蛛丝马迹。可走了一户又一户,却是一点消息也得不到。

    很是绝望的靠在巷子口一颗老歪脖树下,刚接了侍从递上来的水壶,耳边一阵风声,身后的树干便插上了一支钉着纸条的箭。

    姜柏大喜,忙将手中的水壶扔给一旁的人,自转身将箭拔了下来,展开纸条。

    上面时间、地点和所需银两都写的很清楚。姜柏竟是松了一口气,“原是被匪盗掳走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