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报仇
    姜采愣住,侧目扫了一眼在屋内伺候的众人,不无责备。往前走到姜子明身边,很有耐心的俯身蹲在他面前。拉着他的小手,“明哥儿什么时候来的姑姑房间,怎么没出声?”

    子明往前挪了挪,奶声奶气道,“小姑姑,方才大表叔说的都是真的吗?含婶娘是因为内宅争斗才死的。”

    方才无人提及内宅争斗四字,不过才几岁的小豆丁,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姜采颇为吃惊,更觉得心疼。

    一个孩子之所以早熟,却是因为他成长的环境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他要看人脸色行事,以求自保。

    “明哥儿为何这么说?”姜采耐心的问道。

    姜子明皱着小眉头,“我听出来了,本来是她想下毒害死小姑姑,最终却害人终害己。自食恶果,对不对?”

    真相对于孩子来说,都是残忍的。可隐瞒真相,自己又能做到时时刻刻庇护他吗?姜采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起身,拉着姜子明坐在了八仙桌旁。命人将粥和菜重新热一下,再送上来。

    “子明猜的没错,真相便是如此。”

    姜子明似乎觉得内心有些痛苦,抓住了姜采的手。“姑姑,人与人之间必须要争个你死我活吗?如果两个人想要一样东西,为了得到,就一定要害死另一个人吗?”

    “你觉得,她的死与姑姑有关吗?”姜采并不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像和大人谈话一样问他。

    姜子明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总觉得是姑姑设了计,才让含婶娘疯狂,最终灭亡。

    姜采觉得这并不能否认,于是又问,“那你觉得是姑姑害死她的吗?”

    姜子明摇了摇小脑袋,“是她多行不义必自毙。”

    姜采欣慰的点点头,揉着他的小脑瓜。“你真聪明,你父亲若是知道你有这般见解必定高兴。”

    “这些也都是姑姑教我的。自小,就是姑姑教我读书、写字,教我做人的道理。只是近来,姑姑不喜理睬我了。”姜子明有些哀怨的嘟着嘴,抱住姜采的胳膊。小圆脸在她的臂弯蹭了蹭,好像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软软的,满是依赖。

    姜采心中一软,伸手将小可爱抱在怀里。“姑姑近日有些自顾不暇,方才忽略了你。”

    小子明叹了一口气,“姑姑想要什么呢?我瞧着,姑姑并没有什么同含婶娘争的。可为什么她要害你,最终要害了自己呢?”

    这问题问的略有些犀利呀,姜采垂眸。想了想,说道,“这世上啊,最难懂的就是人心。我们永远不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呀。其实,旁人怎么想与我们无关,我们只要知道自己怎么想便是了。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想做什么样的事情,想怎样对待他人和自己。然后凭着自己的本心,秉持善意,便好了。明哥儿告诉姑姑,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想要似祖父和父亲一样,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姜子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扬起的小脸上满是得意和憧憬。

    父亲的确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祖父有待商榷。姜采微笑看着她,“那该怎么做?”

    “做君子!”

    这回答好机智。姜采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明哥儿一定会成为谦谦君子的。”

    姜子明骄傲的挺起胸膛,似是在做保证。片刻后,却有些挫败的又垂下头。“可顶天立地之前,得能保护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姑姑,我娘是被人害死的。”

    姜采一惊,他生母过世时,他不可能有记忆。而如今他也不过是个稚童,如何会知道母亲死因。“谁告诉你的?”

    见姜采忽然严厉起来,姜子明便觉得有些心虚。自己似乎也不该和姑姑说的,他咬着嘴唇,不知该如何回答。

    姜采见他似乎有些害怕,便命人将门窗关好,只留了自己的心腹,将梁府派来的下人都遣了出去。又温和耐心道,“明哥儿知道什么,都告诉姑姑。”

    “姑姑会为我娘报仇吗?”姜子明目光灼灼的看着姜采,稚嫩的小脸上有一抹倔强。这神态很熟悉,姜采忽然想到了儿子长生,心中一痛。

    “明哥儿想为娘亲报仇?”姜采反问。

    姜子明重重点头,“为人子女,必是要为父母讨个公道的。”

    姜采颇为震惊,子明未曾真的亲眼目睹母亲过世,尚且如此,那长生呢?她心疼不已的搂着子明,既是心疼他,也是心疼自己的孩儿。“好孩子,你娘若在天有灵必定不会愿意看见你在仇恨中长大的。你不能想着该如何去给娘亲报仇,该想着自己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让娘亲高兴。”

    “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就有很大很大的力量,就可以打败那些害了我娘的人,为我娘报仇对不对?”子明仍旧有着执念。

    “不对。”姜采摇头,“你要做一个优秀的人,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你身为姜氏子孙,必须优秀。姑姑可与你讲过,我们的先祖是开国功勋。我们家的丹书铁劵与别家不同。为了维护这份荣誉,姜氏子孙必须优秀。”

    姜子明似懂非懂,却听话的点了点头。“姑姑,我变成优秀的人,也能保护你了。我知道,你带着我来曾外祖母家,是因为家里有人要害你。可没想到,到了曾外祖母家仍旧有人害你。如果我长大了,我就能保护姑姑了,不让别人害你,也不让你颠沛流离。”

    姜采觉得眼眶有些温热,她搂着小子明道,“好,子明就快快长大,保护姑姑。”

    姜子明比徐长生还要小一些,就已经如此懂事了。遭遇过重大变故的徐长生,自然比他要成熟些。

    梁府长房长媳过世,镇国公府自然收到了消息。镇国公夫人正在给要去读书的子明收拾书袋,乍然听见这个消息,颇为吃惊。“年纪轻轻,好端端的怎么就没了?前儿梁老太太寿宴时,只道是要养胎不能出来见客,莫不是那时便就病了?”镇国公夫人颇觉可惜,在她的印象中,含大奶奶是个极好的人。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