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亡故
    深夜,云板扣了四下,姜采在梦中惊醒。守夜的碧柳一咕噜爬起来点了灯,将床幔撩了起来。姜采披着中衣坐在床上,身上绣大朵牡丹的锦被推在腿上。

    “方才是扣了几下?”姜采有些心慌,问了一句碧柳。

    “四下。”碧柳面色凝重。

    这代表有人走了。

    守在外间的碧丝着一件中衣,披着葱绿色绣缠枝莲花的对襟褙子推门进来。“姑娘,含大奶奶没了。”

    “什么?”姜采十分吃惊,心里咯噔一下。

    碧丝面色凝重,“方才有人来送消息,滑胎后大出血……没了。”

    姜采愣愣的坐在床上,瞧着勾着丝绸床幔的凤头银挂钩,轻轻叹了一口气。含大奶奶虽然惹人厌烦,却罪不至死。她虽过分了些,姜采却并未想过要她的命啊。

    “梁老太太说,姑娘们尚未出阁,夜里都不必动了。明日灵前祭奠便是。”碧丝轻声道。她见姜采脸色难看,便知必是心中有所不忍,说道,“奴婢方才向来送信的妈妈打听,含大奶奶这一胎本就不稳,孩子没能保住已在预料之中。今日却是因为府上有人怠慢,不及传大夫来,方才没保住含大奶奶的性命。”

    此意便是与姜采无关。

    姜采知道碧丝是在安抚自己,却在只言片语里捕捉到了相关信息。为何会来不及传大夫?

    梁府的水,怕是不比英国府的浅吧。

    梁老太太被云板声惊醒,忙问是何事,又是何时。耿妈妈取了一件藏蓝色大毛衫披在老太太身上,一一答了。

    梁老太太伸手紧了紧衣服,只觉得遍体生寒。“我这一生,经历了多少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冤孽啊……冤孽……”

    含大奶奶虽然这次做的过分了,可素日里却是极温柔懂事,体贴能干的。嫁入梁府多年,梁老太太也是极喜她的。忽而听见她过世,一时悲痛难忍。

    耿妈妈去端了一碗才热好的银耳蜜枣羹递给梁老太太,“生老病死,本是人之常情。这都是造化,老太太莫过于伤怀了,仔细身子要紧。”

    梁老太太摆了摆手,她哪里有胃口用东西。仍觉心中悲伤不已,“肚里还有已经成型的哥儿,真是作孽啊……”

    耿妈妈将手中的瓷碗递给一旁伺候的小丫头,“这会儿夜深,老太太且再躺一躺吧。”

    梁老太太哪里躺得下,只道要坐着说会话。耿妈妈忙将床上的引枕放置在老太太的身后,扶着她靠坐下来。自己则坐在一旁,等着老太太开口。

    “若没有今日采姐儿沉冤一事,含哥儿媳妇兴许也不会这么走了。”梁老太太幽幽叹了一口气,目光幽怨起来,“秋纹,你说,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因果报应。离姐儿喊冤离世,如今采姐儿便是来替她娘讨公道的。”

    耿妈妈跟在梁老太太身边多年,对于当年事也是知情的。这么多年,梁府对此一直讳莫如深,从没有人轻易提起。今日梁老太太突然说出口来,耿妈妈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得垂首坐在一旁,做悲伤状。

    梁老太太似乎也并没有想听她回话,仍旧哑着嗓子说道,“当年我也是万般无奈。谁叫离姐儿偏偏招惹了圣上,又糟了太后记恨。太后亲下懿旨赐婚,若依着她的性子拒婚,整个梁府便要搭进去了。我……我总不能看这偌大的家业毁了,那时候,正值老大入仕之时。女人,一辈子嫁给谁不是嫁……她后来含冤而死,我们梁家哪里斗得过姜家……我不是坐视不理,是万般无奈呀!”

    梁老太太回忆起过往,不禁老泪纵横。她是做娘的,如何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况且姜采的母亲梁离又是家族之光,不仅生的貌美,更是才学惊艳。原本阴差阳错与皇帝私定终生,可入宫为妃,使梁府满门荣耀。可谁知,那太后却是小肚鸡肠之人,已其美貌比拟妲己褒姒,处处迫害。更是随意指婚给了皇帝说什么也不能争抢的人。造成了梁离和皇帝一生的悲剧。

    耿妈妈其实对当年是颇有微词,梁老太太嘴上疼爱孩子,可没到家族利益面前,不论是多么疼爱的孩子都要舍弃。

    眼下对姜采也是如此。耿妈妈觉得,自己真没什么可说的。老太太此刻,也未必就想听人讲话。她只沉默的坐在一旁,陪着老太太淌眼抹泪。

    含大奶奶的过世,对于梁含来说是巨大的打击。前一日还软玉温香在怀,满怀希望等待着小生命的降临,这一日怀中人便香消玉殒,那腹中孩儿也在与尘世无缘。

    第二日一早,梁府便是一片素缟,西侧院劈出来停灵。姜采晨起挑了一件素色一群,头上只錾了一朵素花,便要往灵前祭拜。

    方一出门,便被梁奕拦住。“此刻,你且别去了吊唁了。”

    “为何?”姜采沉声询问。心底却将原因猜了个七七八八。

    “此时来吊唁的人颇多,怕是冲撞了。你且等等可以和姐妹们同行。”梁奕微微蹙了眉,脸上浮现出很明显的倦意。

    “你一夜未睡?”姜采将梁奕请进屋里吃茶,客气问道。

    昨夜忙着整理卷宗,又连夜与荣演联系,牵连出案件中的许多细节有待推敲。才刚捋出头绪送走顾桓,便传来了含大奶奶过世的噩耗。他既伤痛嫂嫂离世,又恐姜采被牵连,是以一夜未眠。

    原因自是不可与姜采说的。他只嗯了一声,问道,“可用早饭了?”

    姜采摇摇头,“还没。”

    “我也尚未用膳。听说祖母给你开了个小厨房,今日我便在你这里讨一顿早膳吧。”梁奕靠在椅背上,已然放松下来神态。

    姜采没道理拒绝,只得吩咐人去厨房准备早膳。不多时,几道小菜并两样清粥便端了上来。

    两人相对而坐,一同用膳。颇有些新婚小夫妻的甜蜜默契。此情此景下,竟是他们两世以来第一次单独相对用早膳,这让人有些心酸。还未等他矫情够,外面便有人报说梁含来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