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夜访
    “你是谁?”梁奕警惕的看着姜采。他有个大胆的猜测,眼前的姜采已经换了人,那么她所有性格上的转变都能说的通了。

    他都可以重生重活一次,别人为什么不能呢。

    姜采见梁奕问的突然,心中一惊,随即便冷静下来,“表哥以为我是谁?”

    这般临危不乱,反客为主,怎么可能是他的采姐儿。从其她虽然身世显赫,可却羸弱无依,他可以有力量去保护她。可眼前的这个姜采,强悍异常,似乎并不需要任何男人的垂怜和庇护。就算是需要,也不是他现有力量能做到的。

    梁奕觉得嘴里一阵犯苦,“你虽不记得过往了,我们却仍有今后。”

    姜采抿唇,微微行了一礼。“多谢表哥照拂,我的心意不变。”

    梁奕点点头,眼眸中的光一点一点黯淡下去。看着姜采转身离开,虽是初夏暖阳,他却如坠入寒冬一般。

    人生真是无力,哪怕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错过的终究是错过。

    姜采自认为自己决不是个滥情的人,可心里还是有些不大舒服。并不是自己与梁奕的决绝有多么令人心痛,而是她曾尝过相爱却错过的痛苦,能够对梁奕的感觉感同身受。他喜欢的人已经永远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了,而姜采又盯着他爱人的皮囊活在这个世上。对梁奕来说,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是一种折磨。

    碧丝见姜采闷闷不乐坐在窗边,便端了一碗热茶来。非常小心的询问,“姑娘,表少爷待您一片真心,姑娘为何还要拒绝?”

    姜采接过碧丝手中白底五彩花卉的茶盏,轻轻叹了一口气,“梁府的情形你也见到了,我如何还能嫁进来?”

    “可夫妻两个团结便是了,他人到底是外人。”碧丝觉得梁奕真是个好人,若是错过了,姑娘很可能抱憾终身。更何况曾经他们也有过盟约。只是表少爷爽了约,姑娘又记不得了。

    姜采不同意碧丝的看法,“除了丈夫,还有公婆、小姑、妯娌。你也瞧见了梁府的状况。且今日我出手逼迫大舅舅整治了含大奶奶。以他们夫妻恩爱的程度,难保大表哥会记恨我。这样的关系,嫁进来做什么?”况且,荣演肯出手相救,表哥怕也不是个寻常人,身上也背负着使命。

    碧丝垂首,轻轻叹了一口气。

    姜采的判断没有任何差错,含大奶奶因为一番折腾,动了胎气,并没有保住腹中胎儿。大少爷梁含连续失去两个子嗣,一时难以接受。

    再加上含大奶奶命悬一线,虚弱中仍然不忘扭曲事实状告姜采。大少爷梁含将所有痛苦的根源都归咎于姜采,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她。

    可眼下妻子正是需要人守护的时候,他便也顾不上,只得日夜守在她身边。

    梁大舅是真的动了怒,大少爷房里的事情一概不管。梁大夫人到底是个女人,多年和含大奶奶婆媳相处多年终究是有感情的,总是提着一颗心,忙着张罗,人也跟着瘦了一圈。

    梁老太太见府中一团糟,已经对姜采完全没了好感。到底年纪大了,有些藏不住事儿,拉着耿妈妈抱怨。“原以为自己的外孙女进门总好过旁人,如今瞧着,这门亲事趁早算了。无非受了些委屈,就这般不依不饶的。闹得含哥儿媳妇丢了孩子,老大和含哥儿父子生了嫌隙,奕哥儿和含哥儿兄弟生了嫌隙。我的离儿那样好的性子,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女儿。”

    有外人在的时候,耿妈妈自然是要维护梁老太太的。可私下里,她们多年主仆情谊,她觉得自己似乎有义务发表一下自己的言论。在心中思索一番,组织了一番语言后,搬了个小墩子坐在老太太对面,说道,“表姑娘虽然做法不当,可归根结底却是因为我们府上治管不严。合该趁着这次机会,好好整顿一番才是。大老爷如今正在上升期,倘或叫家宅不宁拖了后腿,这些年的努力且都白费了。梁府虽是百年望族,可祖太爷时家道中落,复兴何其艰难,待到了老爷这代,足足三代方才有了起色,保住这偌大的家业并更上一层。老太太年轻时候也是跟着老太爷过过苦日子的,必知今日梁府荣耀得之不易。”

    梁老太太想起年轻时候的光景,又想到梁离当年出嫁的内因和隐情,不禁黯然神伤。她到底是个做娘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当年牺牲了女儿成就了儿子。梁府短期内能在登州重振家业,皆是用了女儿的命换来的。

    如今对姜采她应该多些疼惜才是。

    可人就是那样,有几个能在辉煌时仍能记得雪中送炭的人?

    都道锦上添花者易,雪中送炭者难。都以为雪中送炭的会被人铭记,可升米恩斗米仇才是人性。

    梁老太太道,“你说的是有道理,可眼下也不是整顿家宅的时机。总得要老大顺利升迁以后方可作为。采姐儿因着自己一时之气,竟以仕途威胁自己舅舅,真真是个白眼狼。”

    梁老太太愤愤,“可我冷眼瞧着,奕哥儿却是对她很是上心。我这傻孙子,于姻缘上一直艰难。”

    耿妈妈也跟着叹了一口气,“老太太既觉得表姑娘不得娶,便早日给三少爷另觅良缘吧。眼下他年纪也不小了。”

    梁老太太十分忧愁,又开始纠结孙子的婚事。

    姜采和梁奕的情绪都不大好,姜采入了夜便早早睡下,梁奕却仍有事情要忙。

    顾桓捧着一个小锦盒,趁夜溜进了梁奕的书房。将那锦盒放在紫檀木大桌案上打开,里面铺着厚厚一层信笺。

    梁奕颇为吃惊,挑眸看向顾桓。

    顾桓颇为得意的挑挑眉,“镇北王和宁远侯的部分往来信件,怎么样,我神通广大吗?”

    梁奕化惊为喜,却不忙着去翻看那些信笺,一面请顾桓坐下,一面笑道,“你对你姐夫下手够狠。”

    顾桓不置可否,“他对我姐姐下手也够狠。只能说,他一直不明白自己多年的安稳,是因为有我兄姐的庇护。”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