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惊险
    老狐狸,这球踢的真好。未等姜采再将球踢回去,梁奕已经站了出来,“父亲,若要采儿表妹定夺未免有些不妥。这到底是我们梁家私事。便是大嫂做了对不住采儿表妹的事,也是因我们梁府治家不严造成的。合该祖母、父亲和母亲做主。”

    儿子现在可能已经不是自己的儿子了。梁大夫人见梁奕这般维护姜采,已完全不能对姜采有任何的好感了。

    梁大舅却颇觉欣慰,大儿子虽然糊涂了,但起码小儿子还是正直有担当的。

    姜采不自觉的望向梁奕,心中微微荡起波澜。

    含大奶奶见梁奕这般,只觉一阵恶寒。心里越发记恨起姜采,并认定她是个有心计的女人。

    梁大舅沉吟片刻后,“暂且先软禁吧,待孩子出生再做定夺。梁家,你是留不得了。”

    含大奶奶听后身子一软,“我是大少爷明媒正娶的妻子,又为他生儿育女,多年操持庶务。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父亲念在儿媳多年……”

    “闭嘴!”梁大舅暴怒呵斥,“你可知若非网开一面,你此刻早已被休回娘家,你若在啰嗦,孩儿大可不要,你快离了梁府!”

    含大奶奶摒息,再不敢发出声音,被两个婆子一左一右架了出去,发出呜呜的悲鸣。

    一旁的彩莲早已经吓的手软脚软,想趁机溜走,却被人拦了下来。梁大舅瞥了一眼已经有些傻住的梁大夫人。“夫人,这等恶奴,还需要为夫动手吗?”

    梁大夫人反应慢了半拍,见梁大舅撩袍起身,往内堂里走,方才反应过来。让人拿住彩莲,还未发话,彩莲便哭求道,“太太饶命,太太饶命。彩莲冤枉,大奶奶是主子,彩莲劝阻不住,只能听命。奴婢是无辜的啊!”

    一面哭喊,一面将大奶奶做过的事情,包括生生打掉彩玲府中胎儿的事尽数抖出。梁大夫人听到此处,几乎已经无法遏制自己的怒火,哪里还会饶恕彩莲。再不听她多言,只命人拖下去直接打卖出府,再不管死活。

    对含大奶奶的处置虽然没能达到最终的满意结果,但是在她怀胎的情况下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已实属不易。得饶人处且饶人,姜采自也不会赶尽杀绝。见梁大夫人也是倍受打击,便说了些体面话,告辞。

    梁奕随着姜采一并出来,与姜采同行一段路。

    因为方才的场面过于激烈,两人的内心都多少有些不平静。快走到姜采院子时,梁奕率先开了口。“这些日子,表妹受委屈了。”

    初夏的阳光洒在少年脸上,衬得他的五官越发俊朗。梁奕身上有读书人的文雅,却多了几分落拓。是少见风清气正的男子。好看又待自己好的人,对于女人来说是十分有诱惑力的吧。可比起摸不着看不见的爱情,姜采更需要的是踏踏实实过日子。梁府,她入不得。

    从前能出口伤人,是对梁奕没有半分情意。如今内心深处已有动摇,为了不害人害己,便要说的更狠几分。姜采脸上依旧是那副冷漠的样子,“多谢表哥今日维护,这份情谊我会记在心里。日后若有什么帮得上的地方,表哥尽管直言。”

    梁奕的手心在一点一点变凉,好像什么东西梗在喉咙处,让他苦不堪言。“我帮你不是为了交换利益,我只是……”

    也不是没有表白过心迹,姜采也不是不知道,若再多说自己也觉得无趣。梁奕将后半句话生生吞了回去。

    姜采见他如此,心中也似被人塞了东西一样烦闷。她微微蹙了眉,“你我是表兄妹,便是亲人。有今日维护之义,我今生都不会负了表哥恩德。可也仅此而已。我对表哥只有兄妹之情,无男女之爱。梁府此行,我也实不想后半生在此度过。我不想骗你,更不想误了你。”

    “采儿!”梁奕虽然自持,可情到深处又如何把控。他用手攥住姜采的双臂,“我千辛万苦回来,是想要护你一生的。从前因为懦弱,因我不明自己的心意,方才害你香消玉殒,今生今世我想护你周全啊!”

    姜采愣住,这话是什么意思?原主的记忆难道有什么偏差?忘掉了什么?

    梁奕一开口似乎难以控制,又继续道,“你是恨我当时知道你有危险却没有抛下手中事物去姜府接你对不对,你恨我那日没能如约在永利巷见你对不对?”

    “表哥,你在说什么?”姜采完全懵住。一旁的碧丝、碧柳见此,忙各分方向引走路过的仆妇、丫鬟。

    “当日没能赴约,实则是我赶回中原的途中遭人暗害,险些丧了性命。若非得祁王世子相救,恐怕此刻我已在九泉之下。”梁奕非常痛苦。

    前世他与姜采约好见面,可却突遭埋伏,险些丧命。再归中原时,姜采已香消玉殒。今生他虽早有预知,可还是陷入追击,若非荣演及时出现也很难脱险。而后本应赶赴中原,可却被镇北王府的案子绊住了脚。

    再见姜采,她已经做出一副冷漠样子。想来是不肯原谅他的。

    可其实,姜采不知道这些事儿啊。原主记忆中没有任何关于与梁奕相爱的证据啊。难道原主没有任何求生意志,是因为表哥没有赴约,而心灰意冷了?也因为太过悲痛,所以选择性失去了那段记忆?

    姜采看着梁奕,说不出的五味陈杂。

    人世间为何有这么多的遇见和错过。梁奕和姜采如此,容颜和顾昭亦是如此。

    “你为何遭人暗害?”姜采觉得,眼前的梁奕似乎藏着秘密。

    梁奕以为她是关心自己,只道,“我在办差,难免遇到麻烦。”

    “办什么差?”姜采诧异。

    梁奕眸光微沉,他的事情姜采是知道的,此刻为何不知?眼前人到底是谁?

    梁奕松开抓着姜采的手,往后退了一步。“你为何不知?”

    姜采挑眉,“老实讲,表哥方才说的所有话我都不知晓。什么永利巷相会,我并不知晓。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