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处置
    含大奶奶声音悲切,且带着几分怒意,作势便要起身去打那婆子。因是怀着身孕,行动不便,旁边又有梁大夫人身边得力的婆子辖制,这才使得她没能真的动起手来。不甘心的坐在原位上,两颊气的一鼓一鼓。

    饶是为官多年,在官场混迹许久的梁大舅,也是头一次见这么厚颜无耻且心理素质过硬的人。当即便觉身体的血流直往脑门冲,当年真不该为了重洗而降低标准取了小家子的女儿。

    他长舒一口气压制住内心的怒火,面上依旧看着一派平静。“你说她诬陷你,那宁远侯府的下人也诬陷你吗?”

    含大奶奶目露恐惧,嘴唇不住颤抖。她侧目看了看一旁镇定自若的姜采和错身坐在姜采身旁悠闲自在的梁奕,心里一凉。

    她怕不是小瞧了这位柔柔弱弱的表妹吧?定然是叫她查出了什么,闹到了公婆这里。含大奶奶大脑飞快的运转着,不过眨眼功夫便计上心来,哭道,“宁远侯府的下人与我何干?父亲为何这般待我?便是表妹受了委屈,父亲想要为她讨个公道,也不可随意指了人来责罚。我与表妹无冤无仇,我为何害她?”

    梁大舅是个大男人,虽然不懂女人心里的弯弯绕,可他却不是个分析不清局势,拎不清轻重的混账。一个人为何会害另一个人,原因不过是利益有了冲突。

    姜采若嫁进梁府,已她的出身和见识,与含大奶奶必是云泥之别。含大奶奶多年经营才得来的地位,很可能一朝尽失。她觉得姜采是她的威胁,在夺她的利益。她不能让姜采嫁进来。

    而阻止她嫁进来最好的办法,除了害死她这种蠢办法,自然是败坏她的清誉,让她摆脱不了宁远侯的纠缠,最终委身下嫁。

    其心可诛!

    梁大舅看着含大奶奶,目光一点一点冷了下去。沉声道,“你嫁进梁家多年,我与你母亲自认未曾亏待你。即便你婚后多年未能诞下子嗣,你母亲念你们少年夫妻恩爱也不曾硬塞妾室给含哥儿。你祖母更是十分信任你,自己进门第二年,便将管家大权交于你手中。这样,你竟还饕餮不足,当真是让人寒心!”

    梁大舅虽然未一语道破含大奶奶的居心,可也已经说的足够直白。含大奶奶因为自己一直掩藏的极好,这样被人当众说穿,只觉得是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被人剥掉,没有一点体面可言。

    一旁的梁大夫人终于恍然大悟,不可置信的看着大儿媳。伸出颤抖的手指向她,“你……你……你为何这般?便是采姐儿入门后,你也还是含哥儿的妻子,是这府上的大奶奶……”况且梁大夫人并不看好姜采,如何就会让你大权旁落了。甚至……梁大夫人的目光挪到含大奶奶高高隆起的小腹,“你还怀着一个哥儿啊!”有儿子傍身,丈夫疼爱,公婆敬着,到底是在担心什么啊!

    人心,真是难测。

    到了此刻,含大奶奶终于露出了惧怕的神色。可仍旧心中怨恨姜采,若没有她一切都不会发生。

    姜采接收到她怨毒的目光,微微皱了皱眉。信念刚一动,果然见含大奶奶软软的倒了下去。一旁的彩莲惊呼,“大奶奶晕过去了,快请大夫呀!”

    梁大夫人担心含大奶奶腹中的胎儿,也慌了起来,忙命人去请大夫。

    梁大舅却伸手拦住,“这孩子不要也罢,含哥儿还年轻停妻再娶吧!”

    梁大夫人倒吸一口凉气,含大奶奶哼嘤着睁开了眼睛。状似虚弱道,“父亲不可这般狠心,这要我还怎么活?”

    “自作孽不可活!”梁大舅一字一顿,似是下了极大的狠心。

    梁大夫人到底是个女人,终究心软,“老爷,便是要处罚,也要等孩子平顺生下来啊。这是一胎男胎啊!”

    含大奶奶悲悲切切的抚摸着腹部,眼中含着泪,“父亲……”

    梁大舅打断她的话,冷眼瞧着梁大夫人,“若不是因她腹中怀着胎儿,恐怕老太太和你也不能睁只眼闭只眼罢?若是从最开始便能制止住她,事态便不能发展到今天的地步。此时已不是我一府内宅之事了,已牵连甚广,你要我如何姑息?”

    梁大夫人怯懦道,“那也……”

    “妇人之仁!”梁大舅断喝一声。

    看了半天戏的姜采缓缓起了身,给梁大舅和梁大夫人行了礼,“今日都是因为采儿才使得大舅舅和大舅母如此为难。表嫂有孕在身,总不好此刻处罚。舅舅整顿内宅也不急于一时,莫不如暂且如此吧。”

    梁大舅也不是真心想要至含大奶奶于死地,听姜采松口,他也松了一口气。却仍旧一副要严加惩罚的样子,抿唇不语。

    含大奶奶心中恨极了姜采,只觉得她此刻是惺惺作态。可她最会审时度势,自不会此时和姜采闹翻。见梁大舅的反应,便也知道必是姜采要协助了梁大舅不得不唱这出戏给姜采看。她自认为自己已经安全,便哭着拉住姜采的手,“是嫂嫂猪油蒙了心,才陷采姐儿于不义。都是我的不是……看在你未出世的侄儿面上,你就原谅我吧。”

    姜采轻轻推开了含大奶奶的手,错开了身子。看着她的腹部道,“正是看在未出世的侄儿面上,我才不能原谅嫂子。我要舅舅暂且不要处置你,却并未说不处置你。孩子是无辜的,总不能还未出世就因为自己有个龌龊的母亲收到牵连。你这般人品作为,恐不配为人母。倘或这一胎真是男孩,有你这样的母亲教唆,日后难免兄弟间隙,祸起萧墙。我虽是个外人,可我母亲却实实在在是这梁府中人。为得母亲和舅舅们,也不该留着你,葬送了梁府百年基业!”

    含大奶奶不料姜采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愣在原地。

    梁大夫人颇为震惊,却是细思极恐。

    梁大舅看向姜采的目光颇有深意,“今日我一是为了整顿家宅,二是为了给采儿做出。眼下,不若就让采儿定夺,该如何处置吧。”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