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含大奶奶的战斗力
    梁大舅询问姜采的时候有些遮遮掩掩,姜采却单刀直入。“我早掌握了证据,是谁害我,不过碍着情面未曾揭露出来。此事与梁府而言并不光彩,大舅舅可以再获知所有真想以后,再来定夺是否依旧要给采儿讨个公道。”

    梁大舅见姜采这般气势逼人,全然不像个小姑娘,竟似是个于官场上也游刃有余的老手。一时颇感意外,“你是想要舅舅给你公道,还是不想?”

    “公道自在人心,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份亲情罢了。”姜采看着梁大舅,目光清澈。

    这双眼睛和她母亲生的真像,清澈的似乎能一眼望尽心底,可又幽深的叫人永远也看不到底。

    多年前梁离也这么跟他说过,“大哥,我不在乎真相是什么。我在乎的不过是你们的心,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至亲。”

    当年他力量微弱,没能保住妹妹。如今他虽身居要位,可因心中存有欲念,保护外甥女的目的也不是出于亲情而是出于利益。

    他有些惭愧。

    一旁的梁奕看着姜采倔强而坚强的样子,只觉得心疼不已。想要插嘴,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梁大舅游移不定。姜采越来越肯定心中对于梁氏死因的猜测,也不想再给他们任何余地。

    梁大夫人见梁大舅将姜采和梁奕带回家,并不知是为何,听他们对话也是一头雾水。可在梁大舅面前,她素来是少言的,便也不多问,只在一旁张罗茶果,接待姜采。

    姜采客气谢过,在下首端坐好,便吩咐人,将早就拿住的证人带了上来。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含大奶奶如何与宁远侯私下通气泄露精彩行踪,如何以职务之便将其放进内宅纠缠姜采,又是怎么设计毒害姜采的便昭然于世。

    还有那封威胁信,以及绍二奶奶和李恒私自见面的事都是她有意外传并诬陷姜采的都一五一十被揭露了出来。

    梁大夫人早前猜到此事必与大儿媳有关,却未曾料到内幕如此龌龊,已被气的抖如筛糠。饶是梁大舅官场混迹多年,龌龊之事见得多了,可这么下流无脑的却仍旧刷新了他的认知。他勃然大怒,当即便把这些参与过其中的下人打卖出去。

    并命人去将含大奶奶压至面前。

    梁大夫人到底心疼含大奶奶夫人孙儿,拉着梁大舅的衣袖哭求道,“老爷,她到底怀着身孕,便是有什么错也等到孩子生下再说吧。大夫说,这一胎是个男孩,这是咱们两家的长孙吖。”

    听到长孙二字,梁大舅也是心头一软。姜采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便道,“今日我将事情都揭露出来,为的也不是要大舅舅整治含大嫂子来还我公道。不过是不想在无辜遭受冤屈,也想知道我娘在众位心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大舅舅既然肯为我做主,且愿意听我申诉,便也就够了。大嫂子到底怀着大表哥的子嗣,倒也不必要她俯首认罪接受惩罚。公道应该如此,可法外仍有人情。

    梁大夫人略带感激的看向姜采,用帕子擦了擦眼泪。“采姐儿知书达理,真真是好姑娘!”

    姜采心中却是一片冰冷。

    梁奕心疼的看着姜采,大嫂做的太过分了,可到底肚子里还有大哥的孩子。他很想伸手去抱住姜采给她安慰,可见姜采面色沉静,坐在那里周身仿佛罩着一层光芒,这么强大的女人,他好像没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他。

    即便是活了两世,面对姜采,他仍然信心不足。

    梁大舅沉思半晌后,沉声道,“她既如此恶毒,生下的孩儿也未必是好。去,吩咐人,将她叫来!”

    梁大夫人心头一凛,姜采颇觉吃惊。

    她已经松口了,所谓利益交换的部分已经达成了,梁大舅实则不需要再有作为了。除非他是真心想要整顿内宅,也真心想要给她公道。

    梁大夫人想要阻拦,可梁大舅却十分坚定。

    不多时,含大奶奶便在采莲的搀扶下挺着肚子进了门。

    一进门见姜采和梁奕坐在一起,梁大夫人眼眶微红,梁大舅面色凝重,便觉不妙。

    她方才听到上房有动静,便派人来打听,并未打听到什么消息,那时便隐隐感觉到不安。眼下看了这情形,心中更是一片慌乱。

    她挺着肚子,十分艰难的给公公、婆婆见了礼。梁大舅体恤她身子虚弱,命人赐了坐。梁大夫人心疼她腹中的孩儿,可却并不敢上前,只远远看着。

    梁大舅开门见山,“你为何要害姜表妹?”

    含大奶奶吓了一跳,忙出言否认,“父亲这话何以?”

    “引宁远侯入府,下毒,制造谣言,你为何这么做?”梁大舅盯着她,目光阴冷,口气阴森。

    含大奶奶心乱成一片,却仍旧强自镇定,“父亲说的话,儿媳不懂。且不说姜表妹是姑母的嫡亲女儿,是含哥的亲表妹,便是日后她与奕哥儿的婚事成了,更是我的妯娌,我为何要害她?”

    “我也想不明白,你是为何。”梁大舅冷哼一声,这个儿媳妇素日温柔贤惠,却不知竟是这样表里不一,临危不惧的人啊!

    含大奶奶自认证据早已被毁灭,几句谣言不足为惧,便咬死不认。“父亲为何这般怀疑儿媳,可是儿媳有哪里做的不对的地方惹了父亲厌烦。若是这样,儿媳改过便是。这谋害人的罪名,儿媳真的担当不起啊。”说着,便声泪俱下,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

    梁大夫人瞠目结舌,姜采和梁奕低头抿茶,梁大舅脸色越发难看。冷声道,“要我搬出证据来么?”说着便招了招手,吩咐了一旁的管事婆子几句。

    很快,便有一个被打的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婆子被托了进来。含大奶奶自然认得此人,事已至此,除了硬抗,没有别的办法。她指着那婆子道,“难道就是这贱婢胡言乱语,攀咬儿媳吗?”

    梁大舅蹙眉,想看她继续表演。含大奶奶也没有令他失望,继续胡说道,“这婆子原在我屋内当差,因手脚不干净被我遣了出去,降了等级,想来是心存怨恨,有心害我!”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