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翻脸(下)
    姜采将目光移到耿妈妈身上,寒光逼人,冷哼道,“有没有好处,难道不是我说的算吗?”

    对于梁老太太到底碍着她的长辈身份,姜采不可能与她针锋相对。可对于耿妈妈,想尊重她是姜采给梁老太太薄面,不尊重她也无可厚非。

    耿妈妈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姑娘,一时哽住,不知如何接话。

    老太太也愣住,为什么姜采身上会有久居高位者的威慑力。便是她也会觉得,有些心虚。

    李姨妈虽然很想为儿子讨公道,可事情闹到现在,她似乎有所顿悟。自己仿佛是因为被含大奶奶抓住了脾气故意挑拨,冲动之下做了错事,而姜采却是早有准备再请君入瓮。这死丫头的心机,真深。

    她很悔恨,左右权衡之下,决定还是要维护梁家。于是便出言劝道,“采姐儿,今日都是姨妈错怪了你。只要不是你,姨妈心里就舒坦多了。是谁咱们也不必追究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罢。毕竟流言蜚语也传扬不了多久,过不了几日又会被新的传闻所替代。你回了京城,自然也无人提在登州的事情了。与你不过是这几日受了些委屈,却并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一面说着,一面去拍姜采的后背以示安抚,“好孩子,消消气,算了吧,算了吧。”

    “我为什么要算了?”姜采挑眉,侧了侧身子躲避开李姨妈的手。“毁我清誉,威胁我,我为什么要算了?外祖母和姨母在怕什么?”

    李姨妈没见过这么执拗一根筋的孩子,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说。

    老太太心里被心虚压制的怒火又燃了起来。强硬道,“我们有什么好怕的?若不算了,你想如何?那封信我瞧不出是谁的笔迹,若是追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你若有确凿的证据能够指认谁,便指认吧。可我话也说在前头,太较真的姑娘,没有一个婆家会喜欢!就算是这件事查出了真相,你的闺誉也不见得会好。外祖母是疼你,方才将这些利弊与你讲清楚。”

    姜采知道,在来登州之前,姜老太太是与梁老太太通过信的。因为姜府动荡,老太太有些托孤的心态。梁老太太大概是觉得,姜采除了下嫁梁奕再无别的出路了罢。原本这是一门好亲事,对内似乎是疼惜外孙女娶进家门来好好照顾,对外结了一府高门十分荣耀,梁大舅更能因此得到助力,进入权利中枢轻而易举。这件事对于梁府万般好处无一害,既得了美名又得了利益。

    可谁也想不到,可以任意揉圆搓扁的姜采暴起了。老太太开始是心疼她的,可在利益面前,那点可怜的亲情便荡然无存了。她怒目圆瞪,看着姜采,似乎想用目光震慑住她。

    可真对不起了,姜采一生未怕过任何人的威胁和恐吓。如今即便是孤身一人面对一府攻击,她也不怕。她侧目看了一眼碧柳,见碧柳轻轻点头,心里便更加坚定起来。转头看向梁老太太,说道,“祖母以为,一个与刚刚失去妻子的侯爷传出有私情,又喜欢信口胡言造谣生事的姑娘,会有人家愿意娶吗?横竖都是拼上了我这闺誉,我为何不让自己心中痛快一些?忍着委屈,又要毁着清誉,能为我换来什么?外祖母要给我很大的好处吗?”

    梁老太太见姜采说的如此直白,自己也不含糊,便道,“我自会亲自向你祖母提亲,为奕哥儿聘娶你。便是奕哥儿不愿,还有你姨妈家的恒哥儿,李老太太必定也很想与姜府结亲的。”

    这话说的真伤人啊,好像姜采是嫁不出去的可怜虫,要他们同情,甚至挑拣。

    碧柳气的涨红了双眼,要开口呛她几句,却比一旁的碧丝拦住了。碧丝轻轻摇摇头,“你别插言,姑娘早就安排好了,莫要坏了姑娘的事。”

    碧柳气的跺脚,“真是个狼窝!没见过怎么不要颜面的人!”

    世人在利益面前,多半是置脸面于不顾的。脸这种东西,丢的越多越不在乎。

    姜采看着梁老太太那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心里冷哼。“多谢外祖母抬爱了,可采儿可不敢耽误了三表哥更不敢耽误李家表哥。”

    “婚姻大事需要门当户对,更需要两情相悦。祖母,您这样草率的定了小辈的婚事,孙儿有些寒心呐。”在外听了半天壁脚的梁奕,单手掀了帘子进门。口气中,没有责怪和怒气,反倒是轻松的挪揄。

    梁老太太脸上一阵红白交加,“你……你怎么来了?”

    “孙儿今日去郡王府吃了杯茶,正巧同世子谈到了采儿表妹,急着想回来问一问我表妹,是何时与世子相识的。”梁奕侧目看向姜采,仍旧一副似笑非笑的眼神,可目光深处却有一丝暗流涌动。

    登州地界,只有一位郡王,平阳郡王的世子,姜采并不相识。她十分迷茫的摇摇头,“我并不认得他。”

    “所以说,长的好看的姑娘活的异常艰辛。女人要嫉妒陷害,男人又倾慕相争。”梁奕叹了一口气,在梁老太太身边坐下,将屋内众人扫了一遍。“怎么?祖母,您是在处理什么要事?为何大家都面色凝重的?”梁老太太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梁奕也本未想听她回答,瞧了瞧姜采手中的信笺,问道,“这是什么?”

    姜采将信笺递给梁奕,梁老太太脸色大变,要上前来夺。梁奕却一目十行看了个清楚,“何人这般恶毒?祖母,你得给采姐儿做主!”

    梁老太太目露尴尬之色,一旁的李姨妈道,“不过是些没用的事,如何做主?还是按下的好。横竖采儿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没有伤害吗?”梁奕挑了挑眉毛,有些讽刺,“满登州府都在拿姜家二姑娘和宁远侯的密事做谈资,更有茶馆酒肆将其编成故事讲来供人消遣。一个姑娘还未出嫁,便被人毁损清誉至此,是没有伤害?祖母更是因她清誉有损,而不经姜府同意想要随意将她婚配,这是没有伤害?”

    李姨妈和梁老太太同时沉默垂头。

    姜采其实派人去请的是另一个人,她不曾想过梁奕会来。可梁奕这一番话说的,却让她有些感动。他竟然能做到忤逆祖母来维护自己!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