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对峙
    李姨妈心里觉得很憋屈,自己到底是被牵连了。又看看一旁的儿子,好好的姻缘没了。心里没有不恨传播谣言的人,第二日一早便往娘家去。

    正逢初一,梁老太太早上要在小佛堂进香,她自觉在梁老太太屋子里等太无聊。索性便去含大奶奶屋子里坐坐。

    含大奶奶见李姨妈来,忙在榻上起身,让了座给李姨妈。

    李姨妈见她脸色好了不少,十分欣慰。“今日瞧着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胎相可稳了?大夫怎么说?”

    “多谢姑母挂怀,这些日子好了不少。大夫说,之前皆因心思忧虑,又过度操劳方才有些不稳。闲养了这些日子着实好多了。”含大奶奶微微笑着,声调轻柔,仍是人前那副温温柔柔的样子。

    李姨妈听了,甚觉欣慰。接过小丫头的茶碗来,点了点头,“没事就好。从前也是府上庶务太多,太过劳累。你肚里的孩儿是心疼你呢,给你找借口休息休息。”

    含大奶奶抚摸着小腹,做出一副温柔缱绻的样子。眼中眷恋和期待蔓延开来,叫李姨妈瞧着,心头都跟着一软。可紧接着,含大奶奶就叹了一口气,“只是近日府上出了许多事,甚至还连累了恒哥儿,我虽有心,却帮不上忙。心中委实愧疚。”

    李姨妈是知情人,看着含大奶奶这样很是同情。“这事儿与你何干。”

    含大奶奶一脸愧色,“遭人非议的是弟妹,此事正是她管家。严厉督管,会被人说成有意镇压。不督管又使得流言四起,影响了几家人。此事我若有些精神,好歹能替她管束管束。”

    李姨妈一想起绍二奶奶就觉得心烦,总不好在侄媳妇面前多说人家妯娌坏话。哪家的妯娌间都存在这竞争,大多貌合神离。她可不敢多说什么,招惹是非,自己家已经够头疼了。

    含大奶奶见李姨妈垂着头没有说话,便对着彩莲使了一记眼色。“这事本就与奶奶无关,奶奶何须这般。”说着又凑到李姨妈跟前,说道,“姑奶奶素日里和咱们家奶奶最是亲厚,您可多劝劝她。眼下养胎才是最要紧的,莫要总是操心这些,反熬坏了自己的身子。”

    李姨妈觉得含大奶奶真是个好媳妇,大嫂子真是有眼光,挑了这么好的儿媳妇。因是十分欣赏她,言语中便多了几分关怀。“你这孩子真怪可怜见的,自己身子才要紧,其他的事儿还管他做什么。你祖母总会出面做主的。”

    都做了这么多的铺垫了,可梁老太太也没有对姜采做出什么惩罚啊。连她当众在外和外男见面老太太都轻轻揭过了啊!含大奶奶十分郁闷的叹了一口气。

    可在李姨妈眼中,这却是忧心府上局势的做法。少不得又劝慰了一番。

    姑侄二人又多说了一会话,直到老太太叫人来寻李姨妈,她方才告辞。

    采莲十分乖觉的送李姨妈出门。李姨妈本着做一个好长辈,好姑婆的本分,絮絮叨叨嘱咐了彩莲几句。

    彩莲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奴婢替奶奶谢过姑奶奶了,您是真心疼我们奶奶的。这些日子,奴婢瞧着奶奶受罪心里真是疼的紧。”

    李姨妈一顿沉默,心里头也很同情懂事的含大奶奶。

    彩莲见她的情绪已经被自己的牵动,便又叹气道,“说来也怪,自打表姑娘入了府,这府上便接二连三的发生祸端。奴婢虽不该议论主子长短,可前日里她公然在外与宁远侯见面被传的沸沸扬扬委实丢了梁府的脸。恒少爷的婚事也因她口无遮拦……哎……”

    李姨妈一听到这,火腾的就燃了起来。纵然是自己的外甥女,心里头也没有不怨恨的道理。想着便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决定这次生死要在老太太面前告一状,好好整治整治这个小祸害。

    小祸害姜采此时正在屋子里优哉游哉的观赏小鱼,八卦小能手碧柳在一旁汇报今日梁府动态,“今日一早姑奶奶便来了府上,因老太太要礼佛,她便去含大奶奶屋子里小坐。二人不知谈论了什么,姑奶奶出门时十分气恼呢。”

    “能说什么,八成是挑唆姨母对付我吧。毕竟因为流言蜚语,李家表哥丢了亲事。听闻那亲事能定下来也是费了一番周折的,李家老太太如何能高兴。婆婆在家为难媳妇,媳妇便要将这股火撒在她以为的罪魁祸首身上。”姜采举了一旁汉白玉的小瓷碗,从里面捏了鱼食洒下。瞧着几尾小鱼摆着尾巴一拥而上抢食。

    碧柳气愤,“含大奶奶真是过分!”

    姜采笑道,“我正愁没有缘由来揭露她,今日她真是给了我一个好机会呢。”

    碧柳来了兴致,“姑娘有法子了?”

    姜采挑眸,志在必得的样子。“叫你们忙了这么多日,自然是为了找准时机来摊牌的。若不然为何费这般功夫?”说着,又将殷妈妈和碧丝、宝环、金钗叫到身边。嘱咐了一番。

    果然不出姜采所料,李姨妈去了老太太处没一会,便气冲冲的来了姜采的屋子。

    进门便指责道,“采姐儿,姨妈本不想说。可今日着实是按耐不住,要来与你问一问。”

    姜采见她一副气恼的样子,忙亲自斟茶递了上去。“姨妈快快请坐,有什么事,您只管问。采儿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姨妈见她客气有礼的样子,也不好态度太过强硬。抿了一口茶,在心里默默调整了一番,开口已没有方才的火气了。“当日可是你瞧见了你恒表哥同绍二嫂私下会面?”

    姜采摇头,“不曾。”

    “既是不曾又为何要制造谣言,闹的人尽皆知?”李姨妈声音不自觉的拔高。

    姜采仍是摇头,“我不曾说。”

    李姨妈被气的够呛,“你娘是个敢做敢当的女子,你为何却一点也没有她的影子。”

    姜采挑了挑眉,“姨妈既提了我娘,采姐儿也想问问您。您既知道我母亲品性,便也该知她的女儿应是如何,为何会对我有次猜疑?”

    “你含大嫂子是这府上做老实乖巧的人,她自不会骗我!”李姨妈怒急之下,脱口而出。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