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为难
    送走梁妈妈后,碧柳忍不住气愤,嘟囔道,“梁老夫人也太过偏心了,今日若不是姑娘应对有度,岂不就被那宁远侯得了逞。咱们不是梁府中人都能轻易拿住含大奶奶暗害姑娘的证据。难道就因为她怀着孩子,就要偏袒她吗?”

    碧丝素来怕事,若有事端总要压下。今日却也在一旁沉默了。梁老太太的做法有些让人寒心了。

    姜采其实能理解梁老太太,毕竟含大奶奶肚子里的是梁家的血脉,而她是个外人。她笑着安抚碧柳,“这就是血缘亲疏的原因了。”

    在姜府,那些被秦氏瞒天过海的祸端不算,凡是老太太抓住了姜采被欺负的确凿证据,没有一次不为姜采撑腰的。这便是血缘亲疏,和相处时日长短,感情深浅的差别了。

    姜采这话说的有些伤感,殷妈妈叹了一口气,“从前梁老夫人是最疼夫人的。”

    如今,女儿不在,到底不过是个外孙女。

    梁奕是个好男人,可梁府,却未见得是个好婆家。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梁奕对姜采的维护与尊重,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可两个要相互扶持度过一生的人,单靠年轻时炙热的感情是不行的。一生漫长,恩爱易逝,心底总得有相同的信念和处事原则,方才能长长久久。

    婚姻中,除了两人的感情,又有太多其他不可控因素。比如家族、亲戚。虽然这是外祖家,一家人又大多数善良仁慈,但对于姜采来说,却未必见得是个好的归宿。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表哥待我一直极好,外祖母并几个舅母也待我不薄。可表嫂做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踩了我的底线……”

    “姑娘,家和方能万事兴。咱们到底是在梁府小住,倘或真的与含大奶奶交手,终归不好。”碧丝息事宁人的劲儿又起来了,一脸为难的劝慰姜采。

    碧柳不依,“她可以暗害姑娘,姑娘怎么就不能还击了?日后姑娘可是要嫁进来的,倘若还未嫁进来就要受长嫂的窝囊气,这样的日子还有头吗?”

    “谁说我要嫁进来?”姜采挑眉,看向碧柳。

    碧柳以为姜采因为害羞,自觉失言,忙将嘴闭成了河蚌。转头给宝环打眼色求救。

    宝环假装没有瞧见。不是她不仗义,而是姜采看起来神色有些严肃,她不敢插嘴啊。宝钗见状,忙低头对着手上的绣品使劲绣。碧丝低头斟茶,完全不理会。

    尴尬片刻后,姜采道,“若在人前,可不能乱说。我与表哥并未定亲,莫要因为传言耽误了表格。”

    比如被流言蜚语祸害了的李恒,此时正跪在李家老太太的跟前忏悔自己的过失,丢掉的那门亲事是找不回来了。李老太太圆圆胖胖看着和气,脾气却大的惊人。“你这孽障,没事儿去招惹自家表嫂做什么?你屋里丫头不少,怎就拴不住你的心?如今闹出这样的丑事,真真是丢尽了我们李家的脸。”

    李恒虽然有冤屈,却不敢忤逆祖母,跪在地上将头垂的极低。一旁李姨妈看着儿子受罚,心中疼惜。正想开口为儿子辩驳几句,李老太太一记寒刀般的目光射了过来。“你们娘家是怎么教儿媳妇的,竟能教唆儿媳做出这种事情。”

    骂自己和儿子就算了,现在连娘家也骂了?李姨妈再怎么怕婆婆,家族荣誉感还是有的,于是壮着胆子辩驳道,“事情本就没有查清楚,不过是有人恶意传播了一些谣言罢了。母亲这么说,却是有些偏颇了。”

    “若说谣言,也是起与梁家,害得我孙儿丢了婚事。”李老太太怒目圆瞪,心中颇有不平。“可我却听说,你娘家侄儿说了国公府的嫡女?”

    李姨妈被婆婆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愣在原地。

    李老太太冷哼,“我这好亲家,从年轻到老都是一般的做派。什么好的都要和我抢一抢。如今没什么好争夺的,便来搅合我孙子的姻缘,真是好狠毒的心。难道恒哥儿就不是她的外孙吗?这个狠毒的女人!”

    李老太太越说越激动,竟不住的咳嗽起来,脸上泛起一层红晕。一旁两鬓见霜的管事妈妈忙上前抚顺她的后背,“老太太莫要动气,身子要紧。今日这事,实则也不怪恒少爷和亲家母。到底是亲戚,恒少爷去梁府走动实属正常,绍二奶奶又是他的嫂子,偶尔碰上说一两句话也无可厚非。至于为何会被传成那般模样,怕也不过是有人不想咱们两家结亲。都是孩子们姻缘不到。”

    李老太太顺了一口气,看着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的孙子也是心疼。到底软了口气,“哼,可怜我这倒霉的孙儿!登州府上也不是他一家有女儿,偏是她没福气嫁不进我们李家。好姑娘到处是,我再给我孙儿寻便是。”

    李恒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由着管事妈妈拉着起了身,连连躬身,“都是孙儿不孝,惹得祖母操劳。”

    李老太太嗔怪的瞪了她一眼,心道丢了婚事最懊恼的该是这孩子。索性又埋怨起了李姨妈,“明日你且家去,问一问你那外甥女做什么这么狠毒,偏要害了我的孙儿。凭她什么公府、侯府小姐,到底得来我跟前道个歉才是。我一把年纪的人,可不怕她什么位高权重!”

    李姨妈嘴角抽了抽,婆婆真是越老越任性了。这事儿跟姜采有关没关暂且不论,就真的有关,几句流言蜚语,抓不住实际证据,就要和人对峙?普通人尚且不该,更何况对方那样的身份,还是自己的亲外甥女。她气头上去母亲面前告状是有,可真的闹到姜采面上却是不能够的。

    李老太太见她犹豫,又道,“儿子是你的儿子,横竖我半截身子入土了。以后享不到什么孙媳妇的福。有没有好儿媳,是你的事。”说完摆摆手,“我身子乏了,你们母子且先下去吧。”

    李姨妈和李恒告退,母子两人还未走出门去,便听李老太太在身后抱怨。“哎呀,哎呀,我真是命苦。当年怎么就没扭过老大,娶了梁家的媳妇。哎呦,这些年啊真是操碎了我的心啊……”

    李恒偷眼瞧了一眼母亲……祖母真是的,他们兄弟都这么大了,还处处为难母亲。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