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交手
    殷妈妈点头,“都按着姑娘的吩咐做了。”

    姜采很是满意的点头,“倘或她再没有害我之心,这事便就此翻过了。可若仍存了害我之意,这次怕是肚子里的孩子也保不住她。”

    碧丝和碧柳并宝环和金钗四人皆不知内情,俱是一脸茫然。

    且说含大奶奶这边得了姜采故意放出的消息,颇为得意。忙将彩莲叫到了身边,再次盘问,“可听准了?是要同老三去醉仙楼?”

    彩莲连连点头,“听的一句不差。表姑娘身边的妈妈还颇有微词,觉得三爷不亲回来接一趟反叫表姑娘自己坐车去是不体贴。”

    含大奶奶面露嘲讽,“竟以为自己是仙女下凡吗?人人都要围着她转,哄着她开心?若不是有个了不得的父亲,她算什么?”

    彩莲很是谄媚的连连点头,“她连奶奶的一根指头都比不上,却这般自高自大,目中无人。”

    含大奶奶觉得此话说的甚为熨帖,挺了挺腰肢,“凭她什么公府小姐,长公主嫡出孙女,一旦闺名有污,便都完了。一辈子只能在尼姑庵里做姑子。”说着便觉甚为快慰,竟呵呵笑出声来。

    彩莲莫名也觉得痛快,便道,“前两次是奶奶故意给她留了活路,方才叫她侥幸逃脱了。她心下不知感怀,竟赶尽杀绝损了咱们两位妈妈。如今认真计较起来,也让她见识见识奶奶的厉害。”

    含大奶奶颇为自得,在彩莲面前她从不做假。“这次事若是成了,宁远侯可是欠了我一个大人请。日后去了京城,少不得需他照拂呢。”比如梁含的仕途。

    彩莲自然是知道含大奶奶的心思,一脸推崇。“若是大爷知道奶奶为了他这么煞费苦心,必定十分感动的。”

    想到丈夫,含大奶奶便又微微蹙了眉。语气略微伤感,“他竟为了彩玲同我怄气这么多时日,直到今日还不回房。”

    彩莲机灵,忙安慰道,“大爷虽是恼了奶奶,却未因此留在几个姨娘屋内,而是睡了书房,说明大爷心里还是记挂奶奶的。大爷本就是个执拗性子,这几日怕是还没有想通透,过几日便就好了,还是与奶奶恩恩爱爱的。”

    含大奶奶也知道自己的老公性子执拗,认死理,人却敦厚老实。断不会有什么花花心肠,只将这一切的过错都归咎到姜采身上,卯足了劲儿想要报复姜采。

    根据得来的情报消息,再经过一番分析梳理。含大奶奶想到了应对方法,并暗自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断然没有让姜采逃脱的道理。

    根据约定好的时间,姜采先向梁老太太报备的形成。略显娇羞的说明自己要同梁奕去醉仙楼尝尝登州府最有名的醉仙鸡。梁老太太本就有意撮合二人,便欣然答应。姜采又已殷妈妈偶感风寒为由,向老太太借了一个稳妥的妈妈随行。老太太不疑有他,将最放心的耿妈妈拨给了姜采。

    姜采微微行了一礼,“今日便要多劳烦耿妈妈了。”

    耿妈妈素喜姜采待人温和有礼,忙笑着摆手,“姑娘真是折煞奴婢了,我上了年纪手脚不灵活,姑娘不要嫌弃才是。”

    姜采非常体贴的挽上了耿妈妈的手臂,又客气一番。各乘了小轿子到了大门处,各换马车。姜采仍去招呼耿妈妈,“妈妈与我同乘一车吧。”

    耿妈妈假意推辞一番,最终同姜采携手共上了马车。

    梁府的车辆自然不及国公府华丽,但却胜在清雅舒适。耿妈妈和姜采相对而坐,满脸笑意。“京城规矩森严,姑娘怕是很少有机会能街上走动吧。”

    姜采点点头,“这般与男子相约去酒楼吃酒是断然不可的,即便是家中兄弟或是表亲。京城虽大,可各家关系盘庚错节,亲戚连着亲戚,实则小的很。稍有不慎便会被人说长道短,轻则影响清誉,重则累及家门。”

    耿妈妈表示同情,这样生存环境下的姑娘自然不会言语不甚惹祸上身。“姑娘这般知礼守节,不愧出身名门。”

    姜采笑笑略表谦虚,“登州不仅气候温润,更是民风开化朴实,不亏是连续出了三朝首府的好地方,当真是人杰物灵。”

    说道自己家乡的好,耿妈妈暗暗挺直了脊背,开始罗列多年来听说的种种可以流传的美事。姜采微笑着认真听着,两人相谈甚欢。马车却忽而猛然顿住,两人皆向一侧歪了身子,险些栽倒。

    耿妈妈掀了帘子探出头去询问,见马车夫早就跳下了马车。正对着一个华服男子行礼,那男子怀中正抱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娃娃,手中举着糖人,显是被惊吓过后的样子,一脸茫然。

    “怎么了?”耿妈妈整个人出了马车,询问道。

    车夫是个憨直的小伙子,接了马车房老李头的差。今日第一天办差,见耿妈妈问,十分慌张。有些支支吾吾。

    徐世卿将怀中孩子放到地上,瞧着他被母亲一把搂过来带走。方才缓步上前,对耿妈妈拱了拱手,“方才这孩子突然跑到路中央,小哥闪躲不及,险些撞到了孩子。”

    车夫连连点头,麦色脸庞上附上一层红晕。挠挠头,“多亏这位爷及时出现,若不然今日小的就惹祸了。”

    耿妈妈认得徐世卿,忙行了一礼,“多谢侯爷了。”

    徐世卿装作不认识耿妈妈的样子,微微挑了挑眉。“不知马车里做的是哪府的贵人?”

    耿妈妈据实回答,“奴婢是登州巡抚梁家的下人,上面坐着的是我们府上的表姑娘。”

    徐世卿略显吃惊,“是采姐儿吗?”

    耿妈妈点头,以她多年的经验来看。今日这位宁远侯,恐怕不是恰巧出现的。

    坐在车内的姜采微微蹙了蹙眉,含大奶奶连一点惊喜也不给她,竟真的按着她的设想来了。而徐世卿,也真是没有让她失望啊。

    姜采缓缓瞧了瞧马车车壁,耿妈妈忙上前来将车帘掀开。姜采扶着耿妈妈的手,提着裙摆,踩着马凳下了车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