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探路
    梁老太太扶额,“你快家去吧,只肖记得听到什么闲言碎语都不要妄加议论就是了。都是自己看大的孩子,恒哥儿和绍哥儿媳妇都做不出糊涂事,采姐儿聪明伶俐的很,更是不会胡言。”

    不等李姨妈反应,老太太身边的耿妈妈就将李姨妈送了出去。

    李姨妈觉得越来越糊涂了,今日她是来诉苦找母亲撑腰论个长短的,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撵了出来。心里顿觉委屈,少不得拉着耿妈妈抱怨,“我原是来讨个公道的,娘怎么也不听我说。”

    耿妈妈是看着李姨妈长大的,自知道她的性子。陪着笑脸,“您府上老夫人还病着,做媳妇的总得榻前伺候,老太太是怕您在婆家有不周到的地方,才急着让您回去。”

    李姨妈半信半疑,扔不满意,拉着耿妈妈又道,“妈妈您说,这些话是不是采姐儿故意编排的。她心里想做什么?没得迫害我们恒哥做什么?”

    耿妈妈一个头两个大,“眼下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不能断定就是表姑娘制造了谣言。”

    “还能有谁,这么多年,家里也没出过这些事。怎么偏她来住些日子府上就乱了……”李姨妈还要再说,却见耿妈妈不停对她使眼色,再一回头,正瞧见姜采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登时便愣在原地,心里万分羞愧慌张。

    姜采却似并未听见二人谈话一般,浅笑盈盈的福了福身给李姨妈请安。“见过姨妈,今日天气极好,姨妈怎么不多陪外祖母坐一坐。”

    李姨妈见着她就想起儿子黄了的那桩婚事,态度冷漠,“家里乱成了一锅粥,我哪里有心情多坐。”说着,便甩袖去了。

    耿妈妈顿觉尴尬,忙上前打了个圆场,“亲家老太太病了,姑奶奶得伺候汤药。”

    姜采笑着点点头,表示理解。又问道,“外祖母这会儿可休息了?”

    耿妈妈正不知如何回答,里屋便出来个小丫头,“老太太叫表姑娘屋去说话呢。”

    耿妈妈忙侧身让了路,姜采十分礼貌的欠了欠身,便由人引着进了门。

    梁老太太歪在临窗的榻上,见姜采进来,笑着招了招手。“今日怎瞧着脸色不好,可是没睡好?快来我身边坐下。”

    姜采依言凑到梁老太太身边坐下,“昨夜里有些走觉了,今日早些睡下变就好了。”一面说着,一面对一旁碧丝招了招手。接过她递上来的一个抹额,呈给梁老太太。“天气渐热了,我用冰蚕丝料子给外祖母做了一个新的抹额。”

    梁老太太接过来,见是一整块冰丝裁剪而成,上面绣着福寿双纹,零星分布着小小的飘绿的裴翠,做工精细,针脚整齐,便是面料和翡翠都是极佳的商品。可见姜采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梁老太太见了十分喜欢,一旁的耿妈妈凑过来瞧了,满脸笑容,“这两日老太太正因着天气渐热了开始闹头疼的毛病,这冰蚕丝带上最是清凉,更兼有翡翠降温。姑娘不仅细心,这绣工也是极好。”一面说着,一面便用十分专业的眼光夸赞了一番姜采的做工、绣活。

    姜采一副被夸到脸红的模样,垂着头谦虚。梁老太太越看越觉得姜采懂事,又想到孩子近日受的委屈,心里头有些不好受。便拉了她的手,道,“我这里有之前你四舅舅配好的凝神香,打发人包些给你送去。这几日赶着给我做抹额,怕眼睛也是极累的。明日你姐姐、妹妹们放假,你们姊妹出去玩一玩吧。”

    姜采点头,似是撒娇道,“姐妹们课业重,几日不得见。大嫂子养着胎,我也不敢多去叨扰,二嫂子又忙着理家日日不得闲。这几日着实将我闷坏了。”

    老太太笑着拍拍她的手,“多大了,还这么重的玩心。可是素日里在家规矩太严,来外祖母着可着淘气。”

    姜采抿唇笑着,“外祖母您也太实诚,便是真的也不该说出来呀。怎么也得给我留点面子嘛。”

    梁老太太也被逗的笑了一场,祖孙两个又闲聊了一会,共用过了午餐,姜采才家去休息。

    “虽然外面流言蜚语中伤姑娘,可奴婢瞧着,梁老夫人却并未往心里去,待姑娘还是极亲热的。”碧柳一面铺床,一面说道。

    姜采正端坐在铜镜前面,由着宝环、金钗两个卸掉钗环耳饰。自己则拿了珍珠膏在掌心化开,涂抹。“外祖母是个明事理的老人,自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怪到我的身上。可再如何明事理的人,也总有私心。今日只盼着她念在我娘的情分上,能对我多几分愧疚吧。”

    碧丝听得这话,便问道,“姑娘是想求老太太给您撑腰?”

    姜采摇摇头,“这世上谁能真正给谁撑腰?真正能为自己撑腰的只有自己的智慧喝勇气。”

    碧丝在一旁细细回味,忽而明白了什么。从前姑娘柔弱,处处受人挟制,只想着老太太能明察秋毫替她做主,更多的时候也全靠着柏大爷的呵护。可他们到底不能时时刻刻保护姑娘,姑娘才受了很多的委屈,吃了很多的苦。

    自打那次险些丧命以后,姑娘似是换了一个人。诸事皆有谋划,也不肯吃任何一个人给的亏。几次和秦氏一脉过招后,反将秦氏几个打的措手不及。

    如今看来,大概是姑娘懂了这个道理吧。她终于还是收起了懦弱和害怕,要自己保护自己了。

    碧丝看着姜采一脸淡然的样子,觉得有些心疼。姑娘也真是命不好,自小没了母亲,在家被继母苛责,到了外祖家小住,竟碰见了个处处找麻烦的表嫂。

    殷妈妈端了一碗消食汤来递给姜采,“姑娘能这么想是再好不过的。若万事依靠别人,总有靠不住的时候。日后嫁了人,一屋子没有血脉关系的人,若是夫婿体贴还好,万一恩爱不在又当如何呢。”

    姜采接过碗来,重重点了点头。“妈妈,我吩咐的事您可办妥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