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姑息养奸
    莺歌瞠目结舌,大奶奶真是良心坏透了。可她作为下人,却不敢妄自评论主子,只瞪着一双眼睛,藏不住的震惊和厌恶。

    绍二奶奶出身世代清贵的书香门第,虽未见得大富,却是及贵。在闺中时所见争夺并不太多,可与为人处世方面却颇有见解与格局。

    是以身边的下人也规束极佳,见莺歌神色愤愤,便又柔声嘱咐一番。“今日之事不可妄言,便是他日有人与你提起,也断不可插言半句。这内宅之中,明哲保身最为要紧。”

    莺歌点头道是,心中却是惴惴。“可奶奶私下会见过李少爷若叫二爷知道了可如何是好。”

    自出了含大奶奶的门,绍二奶奶便细细将前情后因都想了个通透,一颗心早就沉定下来。此刻面色沉静道,“不碍事,我与二爷成亲这些年,夫妻虽然不算十分恩爱,却相互敬重。他自会相信我的人品。与恒哥见面也是事出有因。”

    大奶奶若是想要搬弄是非,后果恐怕要她自己承担。冷眼瞧着那位表姑娘却不是个好惹的性子。

    含大奶奶挑拨绍二奶奶不成,心下却有些纠结。“素日里瞧着她木头木脑的,却不想竟是个有主意的。”含大奶奶声音恨恨,招来彩莲。“你把消息放出去,一则要讲表姑娘与宁远侯的事情,二要说二奶奶和李恒私会的事情。”

    彩莲领命,假借办差空挡闲聊,便将这些事情都说了出去。内宅女人生活无趣,听见八卦最是感兴趣。一传十、十传百,传来传去故事便面目全非。

    听到梁大夫人耳朵里的版本,委实叫她震怒!狠狠拍了桌子,震的桌上杯盏茶具叮当乱响。“真是好大的胆子,以为不在自己的府上就可这般为所欲为了?不就是叫老二媳妇瞧见与宁远侯私会,她竟这般恶毒,四处散播谣言败坏老二媳妇名誉。竟能说出老二媳妇和恒哥儿有私情!真真是不知所谓!”梁大夫人因为震怒,脸上浮着一层不正常的红晕。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见夫人生气,屋内众人皆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一时间屋内只剩下大夫人身上的钗环耳饰晃荡碰撞的声音。

    贴身伺候的尤妈妈见了,忙将屋里的人都遣散了出去,只留下几个心腹大丫鬟。亲自泡了一碗浓浓的碧螺春,递给梁大夫人。“夫人喝杯茶,压压火气。表姑娘到底是客,便是真做出什么逾礼之事,您也不好管束的。府上这般流言四起,总归不好。还是趁早打压一番,控制住闲言碎语才是。”

    大夫人扶额,“我真是被气糊涂了。我嫁入梁府几十年,府上从未出过这般流言四起的情况。吩咐下去,若谁在这样胡乱说话,便捆了手脚打卖出去!”

    尤妈妈应是,安排人手出去控制舆情。自己则搬了一个小墩子,坐在梁大夫人身边。梁大夫人仍然十分气恼,“还没有过门,便引起这么多事端。若是日后进了门,我们梁府还有什么安生可言。”

    尤妈妈幽幽叹了一口气,其实害姜采的人手段并不高明。稍微对姜采有所了解,便可知晓,她定然不会做出这么不体面的事。梁大夫人素来沉稳明理,却怎么偏在这件事上犯了糊涂。除非只有一种可能,她内心里不喜姜采。

    可姜采刚来的时候,她是极其满意的。后来又是为何呢?尤妈妈不敢多言,只试探道,“夫人打算如何?”

    想想就头疼啊!梁大夫人扶额,“儿子是我生的,他瞧采姐儿的眼神我看得出来。他是上心了的。采姐儿的家世对于老爷和奕哥儿都有助益。”

    说到底还是得娶的。“家里到底是老太太说的算,若这事闹到了老太太跟前,便得是老太太做主了。”梁大夫人最后叹了一口气,决定结束这个话题。

    流言蜚语一般不会传入当事人的耳朵,可姜采却是个例外。因为碧柳融入集体和打探八卦的能力十分了不得,这几日早就把府上那些话搜罗起来,如实禀报了姜采。

    姜采手中捏着一枚棋子,不慌不忙盯着眼前的棋盘,仍旧在琢磨这个棋局该怎么破。

    碧柳急的直跺脚,“姑娘,他们这么害您,您倒是有个反应啊。总不能平白就这么让人欺负着啊!”

    姜采对看着手中的棋谱,终于找到了破题点,将手中棋子落下。这才缓缓抬起头来,舒展了一下久坐疲累的筋骨。

    碧丝端了一碗茶上来,递给姜采。素来隐忍的她也忍不住开口道,“这次手段太过卑劣了,竟然诬陷姑娘诽谤他人。这……这是公然构陷姑娘,抹黑姑娘的人品啊!”

    姜采结果茶碗来,轻轻呷了一口。“随她去吧,白的总不能被说成黑的。我为人如何自有公断。手段既然这般卑劣,便可知晓她早已对我无计可施。只能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试图扰乱我的心绪。且冷眼瞧着,她还能做出什么来。叫她更过分些才好,到时候动手回击旁人也不好说我的不是。”

    姑娘是真沉得住气啊。碧丝暗自佩服,见她不是一味不理睬,心下稍安。

    碧柳仍旧有些急,“姑娘您是没听见他们都说些什么,当真诋毁姑娘!”

    “不怕,”姜采出言安慰道,“凭他们去说,我们权当没听见便是。他们说我两句如何?难道她说我是个胖子,我原本身材窈窕就真被说胖了?我样貌出众,难道她说我丑陋我就变得丑陋了?我是什么样子,人品如何都在我自己身上,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且自让她费心费力去编排,横竖我一不会浪费精力,二身上不会受到什么实质伤害。我越不理睬她,她越疯狂,且瞧着她自己出错,将自己害了吧!”

    “姑娘能有这般胸怀是再好不过的,”殷妈妈十分欣慰,“前两次有人蓄意害了姑娘,老太太只是打发了两个挑事的下人,却未深究,定然是有意偏袒幕后主使。此人非但不知感激老太太的庇护,紧接着又惹出这样的事情来,怕是老太太心中也十分气恼的。姑娘此时若是出动,反倒让老太太觉得姑娘也有错。越是不动,主动权便越多。”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