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小人长戚戚
    姜采不希望梁奕余生孤独的同时,梁奕也不希望姜采不高兴。二人经过那番谈话之后,梁奕便不再向姜采表达任何感情。自顾去忙自己的事情。

    寿宴之后,徐世卿碰了钉子,也不敢在贸然行动。乔氏被夫婿夺了管家权,为保日后能东山再起,也不敢在造次。梁府又恢复了往日平静。

    姜采镇日里陪在梁老太太身边,她本就知情识趣,又颇会哄人,又兼老太太因其母原因对她更是爱护有加。明眼人都瞧得出来,老太太疼姜采比之自己亲孙女还要多上几分。

    梁含像老太太提出要乔氏认真养胎,不在插手府上庶务。大夫人近年来由媳妇孝敬,已经鲜少真正管理府内诸事。她本不是利益心强的人,反觉得麻烦,顺手便推给了绍二奶奶。

    “年轻时候,家里也是我与二弟妹、三弟妹分别执掌。如今都是做了婆婆的人,没道理再拦着孩子们反将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不若就要绍哥儿媳妇替含哥儿媳妇吧。几个丫头如今也日渐大了,都跟着嫂嫂们多学学管家也是好的。”梁大夫人语气温和,把自己的懒修饰的非常的大方得体。

    梁老太太早就不理琐事了,梁家传统历来都是婆婆享福,儿媳妇操劳。她只点头,“我如今年纪大了,万事都不想操心。就随你们去吧。”

    绍二奶奶有些怯怯的看了一眼婆婆,三夫人何其乖觉,忙推了推她,“还不快去给你祖母表个决心。”

    素日里含大奶奶专权,甚为三房长媳的绍二奶奶其实并没有参与多少庶务打理。此时却是有些露怯,急忙忙的给老太太福了福身,“多谢祖母抬爱,孙媳妇一定会多想大嫂讨教,并协同妹妹们一并将府上诸事打理妥当。”

    梁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你只管放开拳脚,若有什么拿不准的还有你大伯母、二伯母和你婆母呢。”

    绍二奶奶忙点头应是。

    自己一房能够管家,其实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梁三夫人十分高兴,侧目去瞧一旁的女儿六姑娘梁佳,好似小孩子一样在缠着丫头玩翻绳。心中有些暗气,清了清嗓子,“佳儿,听没听到你祖母的话。”

    梁佳突然被点名,有些茫然。

    三夫人皱了皱眉头,“日后,要多跟你嫂嫂学习管家的本事,如今也年纪也不小了,再过几年也说要嫁人的。如何打理庶务,可要紧着学了。”

    梁佳心里极烦这些琐碎,可当着祖母的面自然不能反驳母亲。只得敷衍的应了声。

    转头对姜采咬耳朵,“表姐,你在家也要打理庶务,操持家事吗?”

    姜采微微笑笑,不知该怎么回答。

    一旁三夫人耳朵尖听了个清清楚楚,伸手便戳在女儿额头上。“你这不上进的,还好意思问你表姐。之前我都打听过了,你表姐在家里一直协同祖母管家的。”

    梁佳吐了吐舌头,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姜采。

    姜采小声安慰她,“我与你不同,我家里长嫂早亡,待嫁的姑娘里我最大,所以常常要给夫人帮把手。你倒不必担心劳累,家中有三位长辈,你还有两位嫂嫂呢。出力气的活自然用不到你,但跟着嫂嫂们学些本事才是正经。规制下人,管理钱财,总要有些章法的。”

    梁佳浑然不在意的点点头,她上有父母兄嫂,下有成才的弟弟。没什么好担心的,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只管做好她的大小姐便是了。遂只将姜采的话抛在脑后,并不细想。

    含大奶奶听闻梁大夫人将管家众人扔个了绍二奶奶,心中又气又急。“我这婆婆真是老糊涂了,还有将自己家的好处往外推的。如今大爷气头上夺了我的管家权,可夫妻没有隔夜仇,孩子生下来,我总还得在接手的。若在婆婆手上还好,跑去三房那里,要拿回来岂不难了。”

    这样公然议论婆母不是,惊的采莲一头冷汗。忙出声劝阻,“大奶奶,您消消气,小心隔墙有耳。”

    “我自己的院子还打扫不干净了?”含大奶奶混不在意,仍旧气鼓鼓的。“大爷这几日在哪儿?”

    “一直宿在书房了。”采莲小心回着。

    真是不顺心啊,素日里两人也有拌嘴的时候,可梁含过不了一日便要跟他讨饶。如今她用了多少招数哄他,可他偏却对她不理不睬。含大奶奶皱紧了眉头,十分头疼。

    采莲在一旁瞧着,心里七上八下。“奶奶,奴婢有事不知当不当讲。”

    “你说。”含大奶奶侧目看她,等候下文。

    “那日奶奶让奴婢派人引了表姑娘去同宁远侯会面,其实未成,还被三爷撞见了。”采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含大奶奶猛的瞪大眼睛,目露寒光。“你为何不早说?”她只知道事情没有办成,权当是姜采防范心理强,却不知竟然连梁奕也牵扯了进来。

    “那日大爷忽然闯了回来,奴婢不及细说。”采莲自知含大奶奶的脾气,十分害怕,声音有些颤抖。“有人说,那日看见表姑娘身边的丫头去戏园子里寻过三爷,大爷才同三爷进了内院的。”

    含大奶奶恍然大悟,“原是这样,我道大爷如何会在那个时辰突然回来。我原是算准了时间,在内宅没有主子的时候悄悄处理了彩玲那死丫头,竟是姜采算计了我。合该给她点颜色瞧瞧!”

    采莲连忙点头,“她本寄居在此,多受奶奶照拂。不知感恩便算了,竟还要与奶奶作对。实在该罚!”

    含大奶奶冷哼一声,“老三素来冷情,如今却真对这丫头上了心呢。婆母若是知道老三对采姐儿这般上心,不知还是喜是优啊!”

    “夫人素来烦心三爷的婚事,若是知道他十分倾心表姑娘,怕是要高兴吧?”采莲试探问道。

    含大奶奶却并不赞同,“你可记得,我初初嫁来时,大爷对我宠爱有加,婆婆是什么反应吗?”

    采莲偏头想了想,似有察觉。“奶奶的意思,夫人会不高兴?”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