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婚盟要素
    梁含信任妻子,但并不代表他蠢笨。彩玲为人如何,这么多年自有公断。看着脸上犹带泪痕,小腹高高隆起的大奶奶乔氏,梁含心中乱成一团。

    一个通房是死是活不伤筋骨,可一个夫人德行有失,却伤根本。眼下梁大舅正直升迁考核的重要时期,家宅不能乱。

    他僵在原地,目光复杂的看着妻子。

    素日里夫妻恩爱,梁含爱惜乔氏,皆因他眼中的乔氏知书达理,温柔善良。今日被他瞧见了真实的一面,他还能爱惜她吗?这世上最难测的便是人心,乔氏也拿不准,心中十分忐忑。

    不过沉默片刻,屋内却似过了许久。梁含深吸了一口气,打破沉默。喊了一声慢。门口拖着彩凤的婆子们虽不情愿,可也不得不停下来。乔氏紧张的向前探了探身子,目光紧盯着梁含。

    “不必罚彩凤板子了,她自幼在我身边服侍。我是瞧着她长大的,她虽德行有失,可要我亲眼瞧她受皮肉之苦也是不忍。乏了这月的月钱,送去庄子吧。”梁含看着彩凤眼中燃起的希望一点一点灭掉,喉咙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待人将彩凤拉出去以后,才又转过身来,认真的看着乔氏。“彩玲既委身于我,虽没有名分,我却不能不仁。将伤治好以后,我自会做主将她配给旁人。你……好好养胎吧。我会回禀母亲,日后府上的事,要她多担待些。”

    “含哥……”乔氏声音婉转,面色凄然。她虽如遭雷击,可表面功夫做得极好。委屈的神色好像做不得半分假。

    梁含不再理她,转身便出了屋子。身后传来了瓷器破碎的声音。

    含大奶奶将手边的茶盏摔了个稀碎,恨声骂道,“你们一个、两个都是做什么吃的,竟叫彩凤那丫头溜出去寻了大爷回来。我到底养着你们有什么用!”

    一屋子婆子、丫鬟瑟瑟发抖,齐齐跪地俯身,不敢言语。

    含大奶奶气不过,又指着方才派出去抓彩凤的两个婆子喊道,“你们两个是老了不中用了吗?连个丫头都追不上,既是这般不中用,趁早家去,莫在我眼前叫我瞧着心烦!”

    这是要丢了差事的祸事,任谁都不能平白背锅。其中一个穿着墨绿色色对襟褙子的婆子,连连叩头,“大奶奶明鉴,实不是因为我们两人办事不利,是大爷本就回了内院撞上了彩凤,咱们没法上前啊!”

    含大奶奶一愣,“你细细说来。”

    那婆子见有一线生机,忙将腰杆挺直,将方才院内所见情形一一道来。含大奶奶明白有联想到姜采,只道自己今日运势不顺。虽除掉了彩玲,自己却也损失不小。抑郁的又发了一顿脾气,暂且不提。

    且说梁奕与梁含分别之后,便径直往姜采屋里去。进门时正见姜采安然的坐在榻上看书,略显得有些惊讶。眼前的表妹,和记忆中的真是越发的不一样了。

    姜采抬头见他进门,也不起身,只将手中书册放置一旁,吩咐婢女上茶。“表哥怎么来了?”

    她闲闲散散的样子,与往日端庄不同,竟自有一种风情。梁奕在她对面坐下,似是已很熟络。“我来瞧瞧你,有没有吃什么亏。”

    “你这个时辰来,很有可能被人识破我们狼狈为奸了。”姜采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

    梁奕因为担心她的安危,竟将这一关节忽略了,心中略有慌乱,面上却依旧沉稳。“我能光明正大的来看你,才说明我们没有问题啊。”

    姜采抿唇笑了,她其实有点喜欢梁奕这种什么情况下都能翻盘的样子。一本正经的欠了欠身,“今日多谢表哥了。”

    梁奕摆手,“既然是狼狈为奸,自然已同流合污了。同盟之间,有什么好谢的。我只是好奇,你接下来到底有什么大事要做。”

    姜采垂下眼眸,“表哥与官场历练多年,自该明白人与人之间有个安全范围,你我眼下是最舒适的交往方式。为何非要多向前踏一步呢?”

    梁奕蹙眉,姜采与他说过那番话以后,他本不该再来见她。可心下却委实放不下。现在,自己确实有些尴尬了。

    面对尴尬的时候,最好的方法自然是自行化解。梁奕端了茶,轻轻抿了一口。“今日祖母寿宴,你可不能一直闷在屋子里。我要先去前面招呼了,你也早些出来吧。”

    姜采轻轻嗯了一声,起身亲自将梁奕送了出去。

    殷妈妈在内阁里将二人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少不得有些焦灼。上前来道,“姑娘,我本是个奴婢,虽然奶大了姑娘,许多世上也不该多置啄。可夫人离世前,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姑娘,特意嘱咐了我要好好照顾姑娘。今日,妈妈就托个大,斗胆问问姑娘,为何要这样将三表少爷拒之千里之外。”

    姜采扶着殷妈妈在一旁坐下,“自小除了姐姐,我便与妈妈最亲了。咱们也没什么不可说的话。您也知道,我娘死于非命,至今死因不明。姜府上下又是乱成一团,想来妈妈心中自也觉得必有大事要发生。梁家是我的外祖家,母亲过世多年,两家走动极少,本也算不得有何牵连了,可若当真姜府出了什么事情,我又嫁进梁府来,岂不连累梁家。”

    殷妈妈心中忐忑,“姑娘……那些都是上一辈的恩怨了。本于姑娘无关的……”

    “妈妈,您说夫妻二人蒂结婚盟到底为了什么?”姜采转移话题,问道。

    殷妈妈一时有些愣怔,女子及笄之后便要嫁人,男子成年以后也要娶亲,两人在一起传宗接代,有什么为什么?每一个人不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定,每个人都要这么走过来,每个人也该这样走过来啊。

    她有些含糊的回答,“为了过日子?”

    姜采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却不这么认为。我以为,两人之所以蒂结婚盟。一来是世俗约定,二来也是心之所往。若是盲婚哑嫁自可不论,可我与表哥本就相识,他心之所往并非我之所往,我不敢保证日后漫长的岁月中能与他同心同德。他素来待我不薄,我不想他余生孤独。”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