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心意
    “公子有礼了。”姜采福了福身,算是见礼。心下却略有狐疑,她并不知道顾桓与梁奕是故交。他们一个自幼生在京城,一个长在登州,不过近一年才相识,却如此投缘?

    梁奕的情绪仍然沉浸在方才姜采与徐世卿的那番互动上,蹙眉抿唇,一脸不高兴。

    他们离得有些远,完全听不清两人对话,可看情形,姜采必是十分厌恶的。

    顾桓对自己的姐夫,也是深恶痛绝的。看着眼前的姜采,便觉其十分可怜。再侧头去看生闷气的梁奕,忍不住摇头轻笑。“今日府上人多,怕也不是很安全。梁兄不放心姜姑娘,便做个护卫使者,将姑娘送回去吧。贵府路我熟悉的很,自己出去就是了。都请留步,在下告辞了。”

    语毕,顾桓便拱手作揖,进行告别。

    梁奕觉得,顾桓十分乖觉,满意的对他点了点头。姜采垂首福身,算是告别。

    碧丝、碧柳两个也十分知情识趣的退到一旁,远远跟在姜采和梁奕身后。

    梁奕也不含糊,开门见山,“那徐世卿纠缠你?”

    姜采点头,并不否认,这没什么丢脸的。本朝思维里,凡是像姜采这般被人惦记的,都是女人行止不当。男权社会,男人为所欲为,自是不会将责任担在自己身上。更可怕的是同处于劣势地位的女人,一旦发现同胞遭遇这等事,首先想的不是换位思考,抱有同情心,而是比男人还要义正言辞的指责与谩骂。所以大多数人在遭遇这等情况的时候,想的都是能忍则忍,能躲则躲,很少有人会承认。

    可姜采不一样,大是大非面前都能分清楚对错利弊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更是能拿住准则,既咬住理,又不显得自己过分刚正阿直。“曾于宫中赴宴时,机缘巧合下与他见过一面。后来便滋生出许多事端来。”

    梁奕看看姜采那张好看的有些招摇的脸,心里存了气。不是气姜采,而是气徐世卿既然和他审美一致。“你刚才与他说什么?”

    “自然是别来纠缠我。”姜采看着脚尖,缓慢向前走着。有点漫不经心。

    梁奕心下稍安,“可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做什么?”姜采挑眉,偏头去看他。

    “总不能让他这么一直纠缠你。”梁奕有些难为情,躲避开了姜采的目光。这样急着跳出来保护她,好像在想她证明什么。

    姜采笑笑,“我与他说的很清楚,该是不会在这样明着来纠缠我了。却不知他会不会有什么阴司手段。就比如,我今日之所以会碰见他,是因为含大奶奶屋里的小丫头将端着的药碗洒在了我身上。”

    这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梁奕觉得更生气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被算计。”

    “多谢表哥照拂,但是我却无以为报的。”姜采顿住脚步,回头看向梁奕。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走回到姜采的院子,海棠树下,美人如画,正是春光烂漫,梁奕却犹如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他有些恹恹的,叹了一口气。“我能要什么回报?”

    “比如以身相许?”姜采看着他,目光没有闪躲。

    “你为何不愿?”梁奕有些犹豫,可最终还是问出了口。心中略有忐忑,蹙眉看向姜采。

    姜采摇头,“并不是不愿意,而是还不想一生就这么望向尽头。我也实在不了解表哥,不知你待我真情几许,又能不能抵过岁月无情。过了蜜里调油的新婚,往后的日子是不是过的还能舒心。外祖母待我虽然极好,可这几日住下来,我也能隐约感觉到,长辈们也并不是十分看好我们这门亲事。我更有许多事未做完,无法安心嫁人。”

    这段话饱含深意,像是一个度过半生,经历过婚姻坎坷的人才能说出的话。梁奕心中一恸,看向姜采的目光略显复杂。“你未做完的事,我们不可以一起做?”

    姜采摇头,“不可以。”

    语气坚定的令人根本无力辩驳,梁奕倍受打击。满树海棠开的正盛,眼前的人笑的温和。明明近在咫尺,却好似远在天涯。明明伸手就能触碰到她柔软的脸颊,可似乎穷尽一生也不能将她揽在怀里了。

    梁奕怔怔的,眼前的这个采儿还是那个依偎在他怀里,要与他生死与共的人吗?

    当然不是。梁奕透过姜采的这幅皮囊去凝视的是另一个灵魂,她早就感觉到了。除非有一天,他爱上的人是现在此刻站在她面前的姜采,如若不然,一生就会变得很难熬。

    姜采对梁奕行了一礼,“多谢表哥送我回来。”说完,便转身进去。

    身后的院门被碧丝、碧柳两人合力关上。将梁奕的凝望一并关在了门外。

    姜采觉得,有点难过。因为徐世卿的纠缠,也因为梁奕眼中的失望和纠结。

    “碧柳。”姜采扬声。

    碧柳忙自外面掀了帘子探头进来,“姑娘,怎么了?”

    “方才那小丫头当是返回小药房重新熬药了,你去瞧瞧,看看能不能探知今日那药熬的是什么。”

    碧柳有些迷茫,却还是依言去了。

    姜采抚了抚手上的羊脂白玉缠金丝玉镯,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

    彩玲满眼含恨,被两个粗使婆子一左一右按着肩膀,跪在含大奶奶面前。

    含大奶奶乔氏裹着一件水红色大毛衫,脸色苍白,似是极畏寒。四五月的暖春里头,仍要抱着一个手炉才行。她微微挑眸,瞧着彩玲。声音冷冷的,“你以为自己能瞒得过我吗?打量着我这些日子身子不爽利,便没得精力去管制下人,想钻了空子家去养胎?”

    彩玲咬着唇,似是毫无畏惧般,狠狠瞪着含大奶奶。不回答,也不辩驳。

    含大奶奶被她这样的目光看的有些烦,蹙了蹙眉头。一旁的采莲极有颜色,上前便给了彩玲两个耳光。比之含大奶奶声音还大,呵斥道,“贱婢,大奶奶问话竟敢不答。你忘了自己的本分吗?”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