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相中
    平阳王妃拉着姜采的手,再一次细细打量了一番姜采。越看越觉得喜欢。“曾听闻令堂以样貌出众,才学卓绝而闻名京城。如今看着,你必是传承了她的美貌。”

    被夸赞貌美已至麻木的姜采,仍旧做出很谦虚很娇羞的样子垂了头。“王妃娘娘谬赞了,家母风姿,采儿不及其一二。”

    又谦虚又顺便赞扬了一番故去的母亲,这回答很是令人满意呀。平阳王妃眼中笑意更胜,转头对梁老太太说道,“老夫人好福气,孙女各个俏丽多姿,便是外孙女也这般出挑的。不知表姑娘今年芳龄几许,可曾婚配?”

    既然谈论到此,当事人姜采最明智的选择便是转身躲到一旁。呆在一个离梁老太太和平阳王妃不近不远的地方,继续装娇羞。

    六姑娘梁佳扯了扯姜采的衣袖,挤眉弄眼净是挪虞。旁边的几位姑娘有人露出艳羡之色,有人露出鄙夷之色,不服气者更甚。一时间众人目光皆投向姜采,另她有些如芒在背。

    梁老太太听了这话,也是心里一紧。“今年正好十六,还未许配人家。”梁奕和姜采之时,双方老人之时口头表明意向,并没有定下来,若是此刻向外宣扬,怕是对姜采不好。老太太虽然略有担心平阳王妃的这番问话,可外孙女的清誉更加重要。

    平阳王妃似是及其满意的点了点头,“定是求娶的人太多,英国公一时挑花了眼。只恨我不在京城之中,若不然必定上门为我那川哥儿求亲。”

    梁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这川哥儿说的正是平阳郡王那为了强抢民女,害死诸多人的荒唐小儿,沈川。梁大夫人额头沁出一层细汗,梁二夫人却是松了一口气,总比自家女儿被平阳王妃瞧上好。

    梁三夫人机敏,笑呵呵道,“一家女百家求,还是要长的好呦。我年轻时怎就没被提亲的踏破了门槛,哎呦呦,真是白活了。”

    三夫人这一插科打诨,众人皆配合的大笑起来。险些冷场的局面被救暖了。老太太唯恐平阳王妃在打姜采主意,忙道院内戏台子早就搭好了,邀请众人去看戏。

    姜采非常乖觉的,跟在了梁佳身边,远离了中心人物平阳王妃。

    戏自然也是不看的,想着回屋里休息。才刚转过了回廊,便与一个端着汤汁的小丫头撞了个满怀,衣服前襟一片污渍。铺面而来一股浓苦的药味。

    那丫头显然是吓坏了,忙不迭跪在地上磕头请罪。碧丝抽出帕子来替姜采擦拭污渍,碧柳呵斥,“你怎么走路的,都不看人的嘛!”

    姜采挥手拦住,“不要紧,人总有疏忽的时候。”一面说着,一面叫那丫头起身。“这是给谁送药?”

    那丫头战战兢兢忙将地下打碎的瓷碗碎片拾起来,重新放置在托盘上,起身垂着头。“是大奶奶。”

    姜采蹙眉,“既是含大嫂子身体不适,你快去重新熬一碗药送去吧。我这里无妨。”

    那小丫头如蒙大赦,正要离开。可见姜采胸前尽是污渍,又十分为难。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是好,此时采莲不知从哪儿来的,劈头盖脸便将那小丫头骂了一顿,将人撵走。自己则一脸笑容十分热情真诚的给姜采赔罪。“表姑娘莫怪,那是个才提拔上来的丫头,还不大懂规矩。今日这样的大日子,姑娘还要去见客,这般脏着衣物如何是好。奴婢引姑娘去换了衣服再去前头吧。”

    姜采微微蹙了蹙眉,对这种热情感到十分不适。“采莲姑娘莫不是忘记了,我原就客居在府上。贴身婢女亦在身边,大可自行回去换衣裳的。”

    采莲神色一僵,显然有些尴尬。“姑娘的院子略偏远了些,只怕来来回回耽搁时间。眼下戏园子已经开始唱戏了,别耽误了姑娘看戏才是。”

    “多谢采莲姐姐好心,我们姑娘原就不是爱看戏的。正是要回屋去略歇歇的。”碧丝礼貌客气,语调温柔。不动声色的扶上了姜采的手臂,将采莲和姜采隔开。

    采莲仍有不甘,“若叫大奶奶知道了,便是奴婢照顾不周,怕是要归罪奴婢的。”说着便做出一副可怜神情,情真意切的样子。

    碧柳心中白眼大翻,声音有些冷,呛道,“这里只我们主仆和姐姐,谁会去告诉大奶奶?你且放心吧,我们姑娘最是和气不过的,也最是不爱闲话家常的,只要你不说大奶奶定然不知道,如何会怪罪你?除非今日这事,大奶奶本就知道。”

    姜采瞄了一眼碧柳,心中暗自叫好。

    采莲被这主仆三人一人一句,呛到无力回旋。讪讪退到一边,恭送他们三人离开。

    “做的这么明显,定然是有猫腻。”碧柳瞧着采莲的方向,口气不善。

    碧丝打了一记眼色,示意她莫要浑说。又偷眼打量姜采,见她却仍是一副平静模样,“管他们什么算计猫腻,我们只一概不理,做好自己本分便是。”一面说着,一面低头瞧了瞧胸口的衣襟,被药味呛的皱了皱鼻子。“这可惜了,今日这件衣服我是极喜欢的。我不放心梁府的浆洗,还是得劳累咱们自己人将这衣服拿去亲自洗了。”

    “那有什么,奴婢去洗便是。”碧柳自告奋勇。又要说些什么,声音戛然而止。

    姜采抬头,看见回廊转弯处的人影,咬牙切齿,“真是阴魂不散啊。”

    碧丝和碧柳进入备战状态。

    徐世卿却是十分怡然的踏步前来,停在姜采面前五步之遥,行了一礼。“姜姑娘。”

    姜采皮笑肉不笑,“侯爷真是好大本事。”能长驱直入,进去别人家的内在。想想方才采莲作为,这含大奶奶真是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啊!

    徐世卿仍旧一副温和模样,声音轻柔。“徐某上次唐突了姑娘,回去后彻夜反思。理应来与姑娘赔礼道歉。”

    “所以你就趁着我外祖母办寿,疏通好我大表嫂,偷偷进了梁府内宅,来给我道歉?”姜采将道歉二字咬的极重,神色却仍维持一贯的平和有礼。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