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王妃
    梁氏百年基业,乃是登州望族,近几年又恰逢梁大舅回故里任职。梁氏族人颇多,相交世家也多,老太太的七十大寿便办的及其热闹隆重。院子内宴席流水般的摆着,往来宾客川流不息。梁老太太极爱热闹的,这一日也是十分高兴。

    家中小辈一早便去给老太太磕头祝寿送贺礼,姜采便挤进梁家孩子们的队伍里,执礼。

    梁老太太身边做了个眉目俏丽的妇人,一身杏红色洒金缠枝莲花褂子,衬得人肤色红润,十分好看。她未开口,眼眸之中便含了三分笑意。上上下下将姜采打量一番,然后拉到怀里,亲亲热热。“好孩子,一晃眼都这么大了。那年你家来,姨妈才刚生下你仲儿弟弟在月中,不能来瞧你。咱们娘俩这许多年竟是头一次见。”

    姜采被搂的有些懵,听了这番话才反应过来,这正是她生母梁氏的小妹妹名唤梁欢的。这位姨妈嫁给了本地百年望族医药世家李氏的长子,听闻婚后一直生活不错,夫妻和睦,儿女听话。李姨妈觉得怀里的姜采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难免心疼。一想到孩子自幼丧母,必定多有磕绊,思及长姐,忍不住落下泪来。一旁梁老太太瞧了也十分心酸,用帕子按了按眼角。姜采也配合的红了眼眶,表示伤心。

    梁二夫人乖觉,上前似有嗔怪。“今日是母亲高兴的日子,你偏又来招她。”

    李姨妈是真心难过,虽是强撑着笑了,眼里却仍漫出悲伤来。到底是老太太的寿宴,总不好一家人去缅怀过世的梁氏。梁老太太岔开话去,“一早恒哥儿来请了安,便学里去了,说是要读书。我瞧着孩子又瘦了许多。你这做娘的,可要仔细照顾着。莫要光读书,熬坏了他的身子。他才多大,便是这次下场没过,以后机会还多。”

    提起长子李恒,李姨妈便精神抖擞起来。颇为骄傲,“这孩子倒是真真随了他爹,于读书上十分勤奋,医学上也有造诣。我也常说他的,可他哪里肯听。如今都十六七岁了,给说亲也不要,说房里放个伺候的人也不要。只一股脑的想着科考,我这做娘的心理也急。”

    说起儿女亲事,大夫人最有发言权。“孩子们随他们去吧,我家奕哥儿不也正是这般,镇日里说了多少姑娘都不行。缘分到了,自然就好了。”一面说,一面偷眼去打量姜采,见姜采垂着眼眸规规矩矩,全未听进耳朵里一样。

    李姨妈也知老太太有意凑合梁奕和姜采,捂着嘴笑了。“我的好外甥女儿叫嫂子抢去了,若不也说给我家恒哥儿,再没不高兴的。”

    姜采的装傻到此结束,只能娇羞的低着头,装作十分的害羞。老太太咳了咳,“你们当孩子面混说什么呐?人越老越发没了规矩呢。”说着便瞧了瞧漏钟,“时辰差不多了,也该往前厅去待客了。光要绍哥儿媳妇一人在前面顶着也不合礼数。”

    众人听闻,都起身跟着老太太往花厅去了。

    内宅正房大花厅里,早就聚集了来拜寿的女宾。皆是这登州地界有头有脸的夫人、小姐。大家客气见过礼之后,便按着素日交情深浅,或是两人一对,或是三人一撮聚在一起聊天。六姑娘梁佳是社交能手,围着她的姑娘最多。她瞧着姜采一人坐在一旁略显冷清,伸手就把姜采拉入了自己的圈子。非常骄傲的向小姐妹们炫耀,“这是我京城来的表姐,英国公府的二小姐。”

    围着梁佳的大多都是父亲官位不高的姑娘们,已她为中心,不乏一些存有攀附心里的。一听姜采出身显赫,眼中皆放了光芒,没有不殷勤客气的道理。

    小姑娘们的心思自然是一目了然,姜采也都客气的应付着。既亲和文雅,又疏离的得体。没一分叫人不自在的地方。小姑娘们反倒觉得这位京城来的姑娘十分好相处。

    众人正聊得热络,外面来报平阳王妃和镇国公夫人到了。这是登州目前最有地位的两位夫人,众女眷皆随着老太太起身,等候迎接。

    门帘被小丫鬟一左一右掀开,先进门的是个四五十岁的夫人,衣着华贵,珠环翠绕,身材圆润富态,眉眼间尽是笑意。一左一右跟着两位妙龄少女,生的几乎一模一样。正是平阳郡王妃和她的一对双生女县主。一个名唤成兰,一个唤成君。紧随其后的便是镇国公夫人,一身莲青色衣裳,越发衬得气质清贵。姜采对上她的目光,急匆匆像她身后看去,却是失望的收回了目光。长生并没有随行。

    梁大夫人作为梁府第一外交发言人,最先上前将平阳王妃一行人请进了屋子。平阳王妃很和善,并没有自持宗室亲贵身份拿乔,反是十分和善的和老太太等人见了礼,又命两个女儿给老太太拜寿,算是给足了老太太面子。

    梁老太太亲自将正位让了出来给平阳王妃,她假意辞了辞,最终落座。屋内众人早就没有了方才的随意,各个都显得有些拘谨。

    平阳王妃整了整衣袖,微笑道,“大家怎突然安静了,可是我在叫大家有些拘谨了?”

    梁大夫人忙上前圆场,“王妃再和气不过的人,哪里有什么拘谨,不过是方才大家聊的太尽兴,一时口渴都要休息休息。”

    平阳王妃抿唇笑了,瞧了瞧屋内众人,见姜采是个陌生面孔,少不得有些好奇。问道,“这位姑娘生的好生艳丽,竟从未见过,是哪家姑娘?”

    梁老太太招了招手,要姜采到身边来。“这是我那外孙女,采姐儿。因着我今年是个整寿,特意来给我拜寿的。”

    众人皆知梁府有一位英国公夫人,早年故去,生的十分貌美,当年美名远播。想也知道这定是英国府的那位姑娘。平阳王妃颔首,笑的越发亲切了。“好俊的姑娘,可就是英国府的小姐?”

    姜采上前行礼,梁老太太继续介绍,“正是,这丫头家中行二,闺名一个采字。”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