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荒唐表白
    身后的声音低沉悦耳,十分熟悉。姜采袖中的手,暗暗握紧了拳头。可碍于礼数,还是在两位表姐妹的震惊目光中,缓缓起了身。对徐世卿行了一礼,“见过侯爷。”

    徐世卿抬手扶起了姜采,笑容和煦。“我与姑娘当真有缘,今日竟然能于此偶遇。”

    偶遇?骗小姑娘可以,骗前妻可能有点难。

    姜采皮笑肉不笑,“侯爷于梁府上也有熟人?”

    徐世卿觉得这小丫头真是个刺儿头,没有哥哥们在身边,就要亮出小猫爪来挠他。她以为这是猜中了他暗自下的功夫,是给他难堪。可他却觉得是你来我往的**。被小猫儿抓一下能疼到哪儿去。他呵呵笑道,“略有一两个相熟的,好说好说。”

    梁晴、梁薇两人听说是个侯爷。立马乖觉的起身,立在一旁。

    徐世卿似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兴趣认识两位,只道是梁家的姑娘。客气的让了坐,自己则挨着姜采坐了下来。见她气色比分开时好了许多,便道,“登州水土养人,姑娘短住这几日气色越发好了,人也越发美了。”

    梁晴、梁薇惊呆了。这位好看的侯爷在公然招惹表姐。转头去看姜采,一脸木然。可容貌却为绝色,有人招惹也实属应当。都道京城规矩严谨,可眼下瞧着,却好似民风开化啊!

    前世的时候,徐世卿对顾昭是十分尊重的。从未露出过这等轻浮举动。现今见他这般模样,也委实心痛。还好儿子被大哥带走,若不然岂不叫这厮教成了登徒子。

    姜采豁然起身,“我略觉身子不适,不能同侯爷坐在这里品茶赏景了。”说完,便往外走。

    徐世卿起身,一把抓住姜采的手臂。“你怎么生气了?”

    姜采看着他拉着自己手臂的那只手,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此处虽非京城,可规矩却是一样。侯爷如此待我,置我闺誉于何处?”

    徐世卿见他急了,虽不情愿,还是将手松了开来。干脆甜言蜜语轰炸起来,“我自见了姑娘,便日日不能忘怀。神思所往,皆是姑娘。委实情难自禁,方才为了见姑娘一面,追至此处。”

    这样当着人的面表白,着实让姜采惊了一惊。两位梁姑娘自也觉得观看这一幕委实不好,于是便携手悄悄的退开。

    姜采深吸一口气,仰头目光冷峻的看向徐世卿。“侯爷这话说的太过唐突。您若真是心思神往,自可去我府上上门提亲。婚姻之事,自有父母做主。”

    徐世卿神情一顿。别说他此次是续娶,就算是头婚,聘娶英国府嫡女也是高攀。他的气焰顿时矮了一截。委实想不到姜采是个心志坚定的姑娘,不被他的风姿和手段倾倒。

    “侯爷,几次见面,您委实有些唐突。我一直忍下不言,一是敬重您的身份,二是不伤及闺誉我自不必较真。可今日您在众目睽睽之下同我说出这番话,委实逾矩了。我若不与侯爷说清楚,倒是我于理不合了。”姜采字字铿锵,句句有力。

    徐世卿看着眼前的女孩,刚抽出芽的嫩枝一般娇弱,目光中却似乎有了经过风霜后的坚定和果敢。这双眼睛真熟悉,好似昭儿一般。

    “是我方式不对,我是真心爱慕姑娘。”他声音放柔,生出几分真心爱慕来。

    姜采冷笑,“你我才几次见面,未曾一起共事。侯爷如何爱慕我?又爱慕我什么?这幅容貌?亦或是身世?”

    徐世卿被问愣住,先前却是因为容貌起了兴致,而后是总能透过她看见顾昭的影子。他得承认,虽然他与顾昭夫妻多年终究反目,可心里极是爱她。若再给他一次机会,绝不会傻乎乎去计较她曾经爱过荣演。必定与她举案齐眉好好过日子。

    眼前的姜采,就是他能完成愿望的载体。这世上独一无二的顾昭,能寻到与她相似的人委实不易。

    姜采哪知他心中所想,见他愣住,便以为是自己严厉说辞让他无地自容。最后又补上一刀,“侯爷请您好自为之。”语毕,便拂袖而去。扔下愣怔的徐世卿独自吹冷风。

    随行的碧柳、碧丝虽然气愤,但并不敢直视徐世卿,低头绕过他跟在姜采身后走了

    徐世卿幽幽叹了一口气,她越是拒绝人,越是让人难以抗拒啊。生撩不行,那就改变策略。

    姜采疾步走开,一点看精致的心情也没有。跟在身后的碧柳一脸担忧,“今日这事偏巧被两个表姑娘听见了,还不知会如何说呢。这位侯爷当真可恶!”

    碧丝却不在意,“两个庶女,不敢兴风作浪的。姑娘今日这番话说的畅快,那两位表姑娘虽是躲开了,可却也偷着听呢。这般棘手厉害的姑娘,她们不敢随意招惹。”

    这话有道理。

    明明是出去散心,却散了一肚子气。姜采心下委实不高兴,可面上却不显。回去后,仍旧高高兴兴的和大家凑在一起热闹。

    还非常有礼貌的去探望了大奶奶乔氏。

    乔氏见她这般,很是疑惑。招来了随行的人将白天的事问了个清楚。略有些吃惊,“素来听闻这位表姑娘性子懦弱,在家中常被继母拿捏。虽是个嫡女却一点嫡女派头也没有,随意什么管事妈妈都能骑在头上。今日看来,传言有假呢。”

    采莲上前,有些担心,“她既能问侯爷是否和咱们府上有熟人,怕是已经怀疑有人给侯爷透信,特意去寻她的。”

    “随便她,怎么想也想不到是咱们。”大奶奶悠悠然,全部在意的模样。“二房两个姑娘不也在她身边呢吗?晴姐儿本就不满意眼前的婚事,她又惯爱攀高枝的。误导她们,认为是晴姐儿做的手脚,反让采姐儿遭了秧便是了。”

    采莲一脸佩服,“还是奶奶高明。奴婢这就去放风。”

    “慢着!”大奶奶乔氏拦住采莲,“现在莫要忙着去。晴姐儿心智尚未成熟,手段不过尔尔。可胡姨娘可不是好对付的。你现下去放风,怕是会提醒她。等她们母女将今日的事细细回味一番,瞧瞧她们有什么举动再说。”

    经营这么多年,伪装的这么好,她乔氏可不想栽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