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心上人
    姜采等人这边方才上了马车,便见角门处一闪而过一个身影,匆匆往内院走。

    含大奶奶乔氏此刻正歪在榻上,捧着药碗蹙眉犯愁。通房婢女彩玲端了一碟蜜饯进门,“大奶奶,二门上的婆子来报,二奶奶已带着表姑娘们出门了。正是去了灵烟湖。”

    乔氏蹙着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轻轻点了点头。强忍着将碗中的药喝了个干净,又捻起一立蜜枣放入口中。过了半晌,口中苦味散尽,方才开口道。“既然都打点妥当了,这些日子我在房内养胎,也没什么可忙的。你若家中着实有事,便家去休息吧。待事情办好了,再回来。下个月的月钱也照旧,你既不在府里,便去寻妈妈先领了月钱吧。”

    少见乔氏这般体贴的,彩玲微微惊讶。而后行礼谢恩,下去不提。

    乔氏招手对一旁伺候的采莲道,“你去把表姑娘的行踪告知那位吧,想他这几日抓耳挠腮的也是等的急了。”

    采莲应声,转身便往外走。乔氏似是松了一口气一般,往身后的引枕上靠了过去。一直陪着母亲,在一旁描画样子的巧姐儿抬了头。“娘,您要采莲去告诉谁?”

    “小孩家的大人的事情,你别管。”乔氏有些不耐,虽然巧姐儿是她的独生女儿。可她素来不喜女孩,对孩子一直淡淡的。

    巧姐儿自知母亲并不宠爱自己,可孩子心理从不对母亲有任何芥蒂。如今她已到了懵懵懂懂的年纪,隐约觉得母亲似乎是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又思及方才谈到了新来的表姑母,便撞着胆子问道,“娘,你为何不喜欢表姑母?”

    乔氏有些恼,“胡说,哪个告诉你我不喜她?小孩子家家莫要乱说话。”一面说着,一面拔高了声音。“奶娘,将巧姐儿带下去。这几日府上忙乱,叫自己在屋子里好好练字描画样子,莫要四处乱跑,惹出祸端来。”

    一旁的乳母诚惶诚恐,忙应声道是,哄着巧姐儿出门。孩子虽不情愿,可自知母亲脾气,也不敢忤逆。只垂着头,有些委屈的出了门。

    到底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乳母瞧着巧姐儿难过,心里头也不自在。搂着她哄道,“大奶奶这几日身子骨不爽利,自是心情不好。训斥姐儿一两句,也是有的。你莫要往心里去。”

    巧姐儿一双眼睛里盈着泪水,乖巧的点头。

    ……

    登州不比京城人声鼎沸,虽是踏青好季节,最具盛名的灵烟湖附近也没有特别多人。

    姜采等人携手下了马车,便已到了湖边。二奶奶早已租好了一辆游览船,等着带众人上船赏景。

    “其实这灵烟湖的景色入了夜在是最美。只不过那些景色,更适合男人赏玩罢了。”绍二奶奶一面说着,一面带着人往船上走。

    姜采很是赞同她的这番话,好似秦淮河上花船众多,那景色也不是女人能赏的。

    因是有过晕船经历,姜采看见船本能的顿了一下。绍二奶奶并不知晓,六姑娘梁佳却是知情人。“二嫂嫂,表姐晕船。”

    绍二奶奶神色一滞,显然是为自己的疏忽而感到不好意思。

    姜采非常善解人意,“不碍事的,嫂嫂和姐妹们湖上去刚一圈,我便在这湖边赏赏景色便是了。”

    岸上亭台楼榭,建设的也很是好看。远处廊亭下面,还有许多摆摊卖吃食和小玩意的。十分热闹。

    绍二奶奶想要留下来陪着姜采,可看六姑娘等人又似乎十分想要上船,有些左右为难。

    最后四姑娘梁晴灵机一动,“我也惯怕坐船的,便留在岸上陪着表姐吧。”一面说着,一面问五姑娘梁薇,“五妹妹,你呢?”

    五姑娘领会姐姐意图,非常麻利的决定留下。众人便分拨两队,绍二奶奶带着六姑娘和子明上了船,姜采、四姑娘梁晴、五姑娘梁薇留在了岸上。

    梁晴提议,大家去前方的茶棚坐坐。一面品茶,一面观景。姜采没意见。便随着他们往前方的茶棚走去。

    梁晴颇会照顾人,忙前忙后张罗茶水,又给姜采介绍本地风土人情,又命丫头拿出自己在家备好的点心吃食摆了上来。

    这般的热情,反倒让姜采生出几分狐疑。五姑娘见姜采神情有异,也觉得姐姐今日似乎有点过分热情了。便主动出来,打开话题。“祖母常说,公侯府上规矩及严。表姐素日里怕是很少这样出门逛逛风景吧。”

    姜采略略点头,“若赶上七夕、上元等节日,也会去街上逛逛。只是极少。倒非是规矩严谨,实则是京城里头没有这般好看的精致。”

    梁晴掩唇笑道,“表姐真是谦虚,天子脚下哪里会不如我们这里。”

    姜采笑而不答,低头抿茶。梁五姑娘继续寻找话题,“表姐和四姐姐一般年纪,也正当论嫁年纪。可已有心上人?”

    小女孩们凑在一起,说些私密话也是正常。虽然不熟悉的表姐妹中谈论起来有些怪异。

    梁晴表情诧异的看了看妹妹,对姜采说,“我家中兄弟中,三哥最说品貌出众。表姐觉得呢?”

    姜采继续笑而不答,低头抿了一口茶。

    梁薇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也赶快道,“三哥近年常常拒婚,叫大伯母好不头疼。母亲常说,皆是因姻缘不到。如今瞧着,怕是这桩姻缘就在这里等着呢。”

    姜采继续笑笑,放下手中的茶碗。挑眸看了看四姑娘梁晴,“昨日听闻,近日四表姐正在论亲,不知说的是哪家公子?”

    梁晴脸色变了变,尴尬笑道,“婚姻之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做姑娘的不好插嘴。”

    姜采了然的笑了笑,“四表姐没有心上人吗?”

    梁薇眼神飘忽的看了四姑娘一眼,又瞧了瞧姜采。心道,这位表姐和和气气的好像并不是那么好相处。一便拿一双眼睛去瞧四姑娘梁晴,这位素日里最能言善辩的,此事也微微红了脸。显然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姜姑娘可有心上人?”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