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问话
    今日宴席是为迎接姜采和子明到来所设,自然中心焦点要在姜采身上。这个问一句学问、那个问一句才艺,东边的问问京城景象,西边的问问时兴衣物。这般集中火力,纵然是社交经验丰富的姜采,一顿饭吃下来也颇觉吃力。

    虽然乔氏暗自给姜采下了绊子,可在席间却对姜采颇为照顾。全瞧不出心中又任何其他想法。姜采心中虽知她的小动作,也只能暗自隐下权当不知,与她亲亲热热一番。

    姜采忍不住心中感叹。

    倘或英国府内的姑娘们,有乔氏一半的手段和城府,也不会事事都浮于表面,最后落得无法收场。走丢的走丢,投缳的投缳。果然武官家的小心思都不及文官家的弯弯绕多。听说这位乔氏的爹,也是知名文官,且以口才好着称。看看乔氏左右逢源,又不着痕迹,温柔知礼的样子,便可知其家学渊源了。

    宴会散去时,姜采已是筋疲力尽。明哥儿虽然很想同姑姑住在一处,可奈何隔辈亲的梁老夫人十分想和重外孙亲近,楞是将他留在了自己的屋子。把他塞进了各位少爷、小姐小时候都睡过的梨花橱。子明眼泪汪汪,犹如离了亲娘的小奶狗,可怜巴巴的目送姜采离开。

    殷妈妈询问了一番碧丝、碧柳宴会情形。听说十分融洽,总算放下心来。

    姜采坐在铜镜前,由宝环、金钗伺候着松发卸妆,脸上略显疲惫。碧丝端了一碗安神汤,伺候姜采用下。又亲自用热水投了帕子,给姜采净脸。那边碧柳用汤婆子暖好了被,众人合力伺候姜采沐浴,换了中衣,上了床榻。

    除了守夜的碧丝,余下的包括乔氏新送来的四个丫头均下去休息了。屋内没有旁人后,碧丝考虑良久,方才试探着开口。“姑娘,奴婢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姜采打了一个哈气,显然是没有太多精神。“咱们之间什么当讲不当讲,有什么你只管说便是了。”

    碧丝将屋内宫灯都熄灭,只留了一盏烛灯。她靠在塌下脚蹬上,瞧着床内映出的姜采婀娜丽影。“大奶奶似乎对姑娘有敌意。”

    “你也瞧出来了。”姜采微微叹了一口气,声音低沉。看着烛光里摇曳的影子,略微有那么一点心烦。

    “今日若不是大奶奶误导了咱们,姑娘也不至于迟到许久。本就是客居别府,人家摆着大宴,一下子长辈都到齐了,久等姑娘。实在是咱们失礼。”碧丝思索半晌,索性直白的说出来。

    今日种种细节,姜采也感知到了乔氏的不对。再细想大表哥梁含看她的目光,颇有不耐。再联想六姑娘梁佳所言,大表哥夫妻两个十分恩爱却子嗣艰难,乔氏有孕备受珍视。想来这位大表哥是为自家媳妇打抱不平,所以厌烦姜采。

    “今日也不能全怪大表嫂,却也是我们疏忽了。”姜采声音柔和,“素日里在家,那时辰也差不多该用膳了。这里天比咱们短,晚膳时间应更提前才对。若我早些起来,便是她存了什么心思也难成。还是咱们不够谨慎。此事无非是给咱们提个醒,她应该防着,但日后我们自己行事多加小心一些才是。”

    碧丝忙应声道是,略显疑惑。“今日不过才第一次见,含大奶奶为何不喜姑娘,奴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姜采微微合了眼,“我也不知她是为何。却也着实不用知道为何。好些人因自己心中生了些旁的念头,便处处找别人的不痛快。若叫咱们推演,实难知道缘由。旁人想什么做什么,咱们管不了。只管做好自己便是了。咱们克己复礼,事事做的合规礼数,谨言慎行,便就是旁人有意害我们也多半不成的。”

    碧丝应是,起身替姜采盖好了被子。“姑娘,累了一天了,早些安置吧。在这不比在自家,诸事皆要万倍小心的。”

    姜采同意,“这些日子怕是要更辛劳你们了。你也早些睡吧,夜里不用守着了。”

    碧丝道是,自将床幔放了下来,熄了灯睡下不提。

    ……

    梁老太太的屋子里仍点着灯,梁大舅端坐在下首,等着梁老太太发话。

    “这门婚事,你怎么看?”梁老太太单刀直入,开门见山。问的是姜采和梁奕的这门婚事。

    “能聘娶自家外甥女,自是再好不过的。只不知英国公心中如何做想。”梁大舅虽然是官场老油条,但是在母亲面前从来都是直来直去,全没有半点弯子可绕。

    梁老太太沉吟半晌,冷哼了一声。“我那姑爷何等脾性我最知晓,怕是瞧不上咱们家的门第。”

    梁大舅点头表示同意,“今日我瞧着采姐儿与离姐儿年轻时生的分毫不差,一时竟也有些恍惚,分不清眼前的是妹妹还是外甥女。”

    提起已故的女儿,梁老太太眼眶微红。“我冷眼瞧着,这孩子与她娘的性子倒是不同。想来日后当真不能成咱们家的媳妇儿,也断不会吃了亏。那是个有主意的。”

    梁大舅再次点头表示同意,“到底还是能在自家庇护下更好一些。”

    这是自然的,可英国府权势熏天。那杀千刀的主意大了,女儿各个都是用来利益联盟的。他梁家,如今当真是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筹码。反倒是,处处需要英国府帮衬了。梁老太太心中叹了一口气,问道,“你这次的考评如何?”

    梁大舅听闻母亲问起正事,忙端坐了身子。

    一旁伺候的管事妈妈尤氏,见母子二人要谈要紧事,忙将屋内众人遣散了,只自己一人关好了门重新返回来。进门是便听见梁大舅说道,“……这甲等得的委实不易,因去年登州府出了几庄要案。若非几位世叔极力相帮,恐是要治个治理不善的罪名。”

    老太太知道儿子为官不易,很是心疼。“我宫里有位交好的老姐姐,前些日子冒险给我传了信。直言圣上暗派了私探前往登州,你同娘说实话,你同那舞阳公主的儿子可有瓜葛。”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