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梁府众人相
    听说二舅是皇商,家底丰厚。想来就是眼前这位,姜采十分乖觉的唤了一声,“二舅舅好。”

    “这机灵劲儿也像你娘,”梁二舅见外甥女认出自己,笑的合不拢嘴。手比划了比划,说道,“上回见你还没三块豆腐高,仍能记得舅舅,真是个聪明孩子。”说着,便在怀中掏出个满满装着金裸子的荷包给姜采,说是见面礼。

    姜采辞了辞,耐不住梁二舅热情,道谢收下,自命碧丝收好。

    梁大舅目光闪了闪。老二未免太豪气了,竟还随身装着金裸子,他这个做大舅舅的拿不出金子来给外甥女做见面礼,好像有点说不出过去。

    一直摇着扇子观望的梁三舅舅感知到了大哥内心所想,将扇面一收,站起身来。“真是白驹过隙,岁月荏苒。当年还在牙牙学语的小小稚童如今已若春花含苞待放了。”

    三舅舅和大舅舅、二舅舅也生的极象。只是更多几分书卷气,清瘦白皙,文弱俊朗。虽已中年,却仍有一股少年气息。

    但是这说话文邹邹的样子,委实叫人有些接受无能。偷眼去瞧另外两位舅舅,似乎已经十分习惯了。

    三舅舅大概觉得自己文采斐然,不多拽几句太可惜。便又拉着姜采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一番。最后屏风那头的老太太实在听不下去,便出言打断,“你们一个、两个拉着采姐儿说话。却也不问问孩子折腾一天,是不是饿了肚子。没的叫你们这一顿折腾,更加疲乏了。”说着,便扬了声音,“采姐儿,快莫听你舅舅们絮叨。和你哥哥、姐夫们,见过了,便来祖母这里。”

    姜采遥遥对着屏风那头行了行礼,算是应了。

    梁大舅是一家之主,听了母亲的话,忙将围在桌边的一众男子一一介绍给姜采。五个兄弟、两个姐夫皆起身同姜采一一见过。众人气质样貌均不相同,倒也十分好记。

    大表哥梁含最像父亲,身姿清梧,面容俊朗自带威严,看向姜采的目光里略带了几分厌弃。二表哥梁绍同三舅生的极象,书卷气很浓,眉清目秀,但没有老爹的酸腐气,多了几分温润。四表弟梁俊也是三房,刚满十三岁,略带几分女相生的十分好看,两颊若隐若现一对梨涡,竟凸显了几分甜美。五表弟梁进十岁,是二房唯一嫡子,心肝肉的疼着,举手投足间待了几分骄纵。

    二房的两位姐夫,二姐夫据说是个武生,古铜色的皮肤身材高大,说话也是中气十足破带几分将才之相。三姐夫是个生意人,面相和善谈吐风趣。

    姜采将众人一一记下,略过了三表哥梁奕,往屏风那头的女眷席走去。

    才刚转过屏风,便被一桌子珠环翠绕的女眷晃瞎了眼睛。

    “哎呦,怪道祖母这小半日不住嘴儿的夸。我这表妹当真是上天入地难寻的妙人儿。这般模样,岂不是那画中走出来的仙女儿。”姜采还未晃过神,便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见是个妇人打扮的年轻女子,圆圆的脸盘,容貌颇为俏丽。声音洪翠,带了一股泼辣劲儿。

    “你这泼猴,小声些,莫吓到你表妹。”老太太合不拢嘴的笑,嘴上似是责怪,神态却颇为宠溺的瞧着那年轻女子,转而对姜采介绍。“这是你二舅母家的三姐,凡姐儿。自幼就是个聒噪性子,你莫学她。日后嫁人了也叫婆母吃不消。”

    “呦呦,老祖宗,您说什么呐。我婆母喜欢我还来不及呢,日日得叫我身边说话才好,若不然一日的饭都吃不香。不信,您问问您的孙女婿是不是。”梁凡后一句声音突然扬起来,外面正在谈论家国天下的男人们都听了去,皆将目光投向三姐夫。三姐夫最是个机敏人,面上一红笑呵呵道,“小凡说的是,我母亲日日夸口,必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娶到这样的好儿媳。”

    众人听了,皆是一笑。

    二夫人横了女儿一眼,忙起身拉着姜采叫在老太太身边坐下。又将一众生面孔介绍了一番。梁家的女孩子,燕环肥瘦皆不相同,也十分好记。

    远嫁京城的大姐姐不在,三房的六姑娘梁佳已经见过。剩下的四个女孩,皆出自二房。二姑娘梁柔,人如其名温柔典雅。容长脸,柳眉杏目,生的有点低调。三姐姐梁凡,圆脸细眉和二夫人生的极象,凤眼维扬瞧着就带一股爽利劲儿。四姐姐梁晴深目高鼻,竟有几分胡人长相。原是个庶出,生母是个胡姬,与姜采同岁,正在论嫁。五妹妹梁微瘦弱白净,眉眼中透着一股卑微。也是庶出,姨娘早亡,一直养在二夫人屋里。还有大哥家的巧姐儿,白白胖胖一团孩子气,正和新伙伴明哥儿咬耳朵。

    众人见过之后,大夫人适时提醒,询问,“采姐儿到了,人已齐了,咱们便就传菜吧?”

    老太太微微点了点头。乔氏见此,忙起身出去张罗。

    “含哥儿媳妇如今身子重了,你这做婆母的可要多多照拂。”老太太瞧了一眼乔氏,声音冷淡的说道。

    一旁的二奶奶被婆母用手肘怼了怼,这才反应过来,忙起身和乔氏一同去外张罗。老夫人将这一切收归眼底,抚了抚手上的翠玉扳指。

    梁大夫人有些惶恐,忙道,“我也常劝她,养着身子要紧。可这孩子规矩及严,不到不得意,万不肯歇下。我也不好拂了孩子的孝心,只更贴心的照拂一二便是。”

    乔氏吩咐好丫鬟回来,笑意盈盈,“孙媳哪里这般娇贵,老祖祖且放宽心。前日大夫说,我这一胎坐的极好,多走动走动更有利于身子健康呢。”

    老太太见她懂事,分外喜欢。又不绝口的夸了几句。坐在姜采身边的六姑娘梁佳扯了扯姜采的衣袖,“你怎么来的这般晚?方才老太太有些不高兴了,若不是大嫂子为你周旋,这会儿老太太可不是这样的光景。”

    “……”姜采苦笑。感情这位乔氏今日的来的夸赞,全因坑了她得来的。怎么走哪儿都能遇见这种类型的女人呢?心里苦啊……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