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下绊子
    梁含见状一愣,他是过来人,即刻便反应过来。脸上略有喜色,攥住彩玲的手,“莫不是害喜了?”

    彩玲慌了,忙将手抽出来,慌乱摆手,“不是的不是的,大爷误会了,只是近日吃坏了肚子,胃里不舒服罢了。”

    见她这样,梁含有些失望,又有些诧异。不是就不是,为何这般慌张?“找大夫瞧过了?”

    彩玲摇头,又改为点头。

    梁含懵了,“到底是瞧过了,还是没瞧过?”

    彩玲略带哭腔,“奴婢当真不是有了身子,大爷,您就不要多问了。”

    梁含性子鲁直,见她这样,更想问个清楚。可此事外头却传来了乔氏的咳嗽声。他便顾不得眼前这个,忙将衣服穿好,奔出去看乔氏。

    留下的彩玲似是松了一口气,自走到圆桌边,摸了茶壶来给自己斟了一碗茶压住呕吐感。

    随同在一旁的小丫鬟,名叫彩凤的,上前抚顺着她的背。有些埋怨的低声道,“姐姐为何不告诉大爷,你就是有了身子呢?”

    彩玲唬了一跳,被水呛的治咳嗽。捂住了彩凤的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慌慌张张往门口看,见并没有人来,方才舒了一口气。

    彩凤是知情人,有些愤恨。“姐姐为何不告诉大爷,大奶奶一直逼着你用避子汤。明明大爷是极喜欢孩子的……”

    彩玲叹了一口气,拉住彩凤。“我知你我姊妹情深,你为的我打抱不平我心下感激。可这么些年,你也知道大奶奶的性子,若还想好好留在府里,自是不敢声张的。”

    彩凤同情的看着彩玲,“原本当年你就该同王家哥哥成亲,放出府去的。大奶奶就是看中了你的性子柔善又对她衷心,才活生生拆散了你们将你塞给大爷……”

    彩玲听她又提起当年事,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都过去了,莫要再提。我已有了身子这件事,且莫要声张。进来害喜越发严重了,趁着老太太寿宴这段时间忙乱,我要告假家去几日。待养住了胎,再回来。”

    彩凤点头,她进府后多受彩铃照顾,自是一心为她好的。

    ……

    姜采一路晕船,身子乏累不堪。进门便倒头睡了,知道天色渐沉,方才被碧丝、碧柳两个合理从被子里挖了出来。拉着去梳妆打扮。

    “老夫人处已派人请了三次了,姑娘若再不去赴宴,怕是要惹人厌弃了。”碧柳一面自妆堰盒子里翻找何时的钗环耳饰,一面絮叨。

    姜采睡了大半日,仍觉得头重重的,很没有精神。“怎不早些唤我起来?”

    “含大奶奶第一次派人来,见姑娘睡的正沉。说是缓一会也没什么,姑娘身子较弱,一路颠簸,是该好好休息。奴婢打量着时候还早,便没唤您起。含大奶奶第二次来叫,姑娘仍旧睡着,问了用膳时辰,还有很长时间呢,便想着叫姑娘再多歇歇。好歹精神饱满的去和大家见面。可方才不知怎么,老太太屋里派了人来,说是大家都到齐了,就等姑娘去赴宴呢。”碧丝一五一十将事情复述一遍。

    这是着人道了?姜采心中一惊。旋即又劝慰自己,想太多。这大奶奶乔氏今日不过与她头回见面,没的害她做什么。也不再多想,只加快进度换衣裳,梳妆。

    到底是头一次和外祖家众人会面,自得隆重打扮一番。一应准备周全后,殷妈妈又嘱咐了几句,姜采方才带着碧丝、碧柳两个往外走。

    果见外面太阳已经西沉,算算时间,大概是过了该用晚膳的时辰。姜采一面疾走一面问道,“我准备的那些礼物,叫送去各房的礼物可都送去了?”

    “都一一送了,也按着姑娘的吩咐,各房的回礼皆都拒收了。”碧丝回着。

    想着自己礼数也算做的周全了,姜采心下稍安。即便自己此刻赴宴晚了些,大家也多会体谅。不仅仅出于亲情和善心,而是出于拿人手短。

    主仆三人疾步走到梁老夫人院子的时候,已见花厅内人影攒动,不时传出说笑声。

    大奶奶乔氏领着几个小丫头站在门口,抻长了脖子望着。见姜采来了,忙热络的迎了上来。“妹妹总算来了,大家都到齐了,就等你开宴呢。”

    姜采心里念头微闪,面上也十分亲热的改被拉为搀扶,很是体贴道,“嫂子有着身子,还这般劳累站在风口等我,这叫我怎么安心。”

    乔氏和和气气,全不在意的样子,“妹妹说什么客气话,不过是有个身子哪里就娇贵了。屋子里人多闷热,我也借机出来透透气。”

    姑嫂二人亲亲热热,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小丫头已打了帘子,乔氏想要改变搀扶的方式,奈何姜采手上力度极重,容不得她转换方式。脸上笑容僵着,卖过门槛进了花厅。

    这花厅是正房最大的屋子,中间用屏风隔着,分设了两桌,外头一桌都是梁家的男人,里面便是女眷。

    姜采一踏进门来,首先看见的便是他的舅舅、表哥和姐夫们。一桌子男子长相颇为相似,都极为儒雅。

    穿着暗紫色绣松柏纹圆领直缀的梁大舅,见外甥女进门,先是一愣。最后撵须起身,往姜采处走过来。“一晃几年,采姐儿都长成大姑娘了,看还记得大舅舅?”

    梁大舅身姿高大清梧,面上虽有风霜,容貌却是极佳。自带一股成熟儒雅,又颇有几分亲切。看向姜采的目光中尽是慈爱。据说这位大舅舅最疼妹妹,自幼对姜采的亲娘就十分的宠爱。

    姜采上次见大舅的时候,还没有明哥儿大,自然不记得。可若照实说,必要伤人心的。于是甜甜笑着福了福身,唤了一声大舅舅。

    梁大舅满意的点点头,早就坐不住的另一位舅舅上来扯过姜采细细打量。“我的乖乖,这根本就是离姐儿年轻时候的样子。和孩子和她娘生的也忒像了些个。”

    这位和梁大舅眉眼间生的十分相似,可同大舅的清瘦儒雅不同。中年发福的这位舅舅自带了一股和气和喜气,宝蓝色圆领直缀穿在身上被他撑的圆滚滚的。手上戴着大金瘤子,颇为豪气。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