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双面人
    乔氏见夫君进门,便欲起身行礼。梁含快步上前按住她纤弱的肩膀,“你身上日渐重了,莫在意这些虚礼。”

    乔氏假意挣了挣,柔顺的重新坐下。

    捶腿的下丫头退到一旁,梁含便在乔氏身边坐下,揽她在怀,很是呵护。“才刚进来听你叹气,可有什么不高兴的?”

    乔氏轻轻依偎在丈夫怀里,一副善解人意模样,声音柔和的仿若三月春风。“哪有什么不高兴,无非是身子乏了,有些吃不消。”

    梁含心疼不已,又紧了紧搂着乔氏的力度。“祖母和娘都不是苛待旁人的性子,你若身子不舒服,大可不必撑着立规矩、理事。倘或你抹不开面子同母亲讲,我便寻母亲去说情。你本就身子亏空,如今能有这一胎委实不易,最该是好好养胎的。”

    乔氏似是急了,忙坐直了身子。“夫君切不可为我如此。在婆母面前尽孝,本就是做媳妇的本分。况且母亲素日里对我极是体贴,并不常立规矩的。祖母更是对我爱护有加。比旁人家的媳妇,我不知要好过多少呢。我家表姐,之前嫁给栗大人家那个庶子的,将要临盆了,还要在婆母面前立规矩,又是端茶倒水,又是伺候沐浴。婆母病了,还要不分白天黑夜的榻前伺候汤药,最后生生累的滑了胎。大人孩子,一尸两命。我有夫婿爱护,又有祖母和母亲照拂,已经足够幸运了。切不可不惜福,反令生了娇奢心的。”

    梁含最爱乔氏的,便是她的这份懂事、惜福、体贴。她越是这么说,梁含越觉得自己对她的照顾不够。可一面是母亲、一面是媳妇,自己也不能太偏一方。只更愧疚的拉了乔氏的手,感慨道,“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心里头又一番感叹老天偏爱,让他得了贤惠妻子。一番感激上苍后,似又想到了什么,于是问道,“今日离姑姑家的表妹到了,怕是你迎客有些累着了吧?”

    乔氏微微笑,似有难言之隐一般,点了点头。给一旁端茶来的贴身婢女采莲递了一记眼色。

    那采莲是乔氏陪嫁来的贴身婢女,最懂乔氏心思。一面奉茶一面道,“大爷不知,今日大奶奶之所以这般乏累,却是因为府上一早就列了阵仗迎接表姑娘。奶奶心疼大夫人,怕其劳累,亲自安排了表姑娘一行人住宿,又亲自挑了几个人去给表姑娘使唤。足足几个时辰没有歇息,难免有些劳累。”

    乔氏瞪了她一眼,轻声喝道,“多嘴,还不下去厨房瞧瞧准备的怎么样了。祖母今日要摆宴招待表姑娘的,莫要出了差错才好。”

    采莲缩了缩脖子,领命去了。

    梁含听出了话中含义,乔氏今日这般憔悴都是因为迎接姜采太过劳累。心里头倒是暗暗有些对这个未曾谋面的表妹有点不太好的看法。

    乔氏惯会做人,笼络夫婿的。忙解释,“莫听采莲胡说,表姑娘再好不过的人。既不肯过分叨扰人,又十分知礼体贴。瞧着我怀了身孕,才打发人来送了好些补品来的。”一面说着,一面指了指窗边雕花紫檀条案上摆着的小锦盒,“又说怕是等不及小侄子出世便就家去了,提前送了一把小金锁来。那金锁分量十足,做工精细,显是破费了的。”

    一面说着,一面便招呼了伺候的小丫头将那锦盒拿来,亲自打开给梁含看。

    梁含见那里面摆着的紧锁,小孩拳头般大小。上面雕刻着龙凤呈祥并福字花纹,色泽饱满,做工精细。脸上便浮现出些笑意来,“果真是公府小姐,非但深谙世事,出手也阔绰。”

    乔氏连连点头,又将姜采夸了一番,并极力解释,今日自己的身体不适和姜采没有半分关系。可她越解释,反而让梁含觉得越有问题。心里早就给姜采记了一笔。

    乔氏进门将近十年,一直知礼守节,夫妻俩也十分恩爱。可偏偏却在子嗣上十分艰难,头胎生下女儿巧姐儿后,两三年便未再有孕。后来也怀过几次,不是滑了胎,便是早产未能活过周岁。两人如今才又十分艰难的怀了一胎,大夫把脉瞧准了是个男孩。夫妻俩都十分诊视这个孩子,眼珠子一样的护着,可不准出任何差池。若是因为照顾姜采连累了乔氏身子不适,在梁含的心里,可便是记了大仇。

    乔氏瞥见丈夫的神色,便将他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推搡催促他,“快去将身上这官服退了,换身衣服吧。过会老祖宗该叫去和表姑娘见面了。”

    梁含却好似不舍得离开妻子一般,又歪缠了片刻,才在她脸颊轻啄了一口,起身往内阁去。乔氏招呼一旁通房彩玲,“还不快去伺候大爷更衣。”

    彩玲站在一旁,目光复杂的看了乔氏一眼,忙垂首应声,跟在梁含身后,进了内阁。留在外面的乔氏,神色一敛,哪里还有刚才温和的样子。

    转身进了内阁屏风后,梁含便将双臂伸展开,等着彩玲来给他宽衣。彩玲垂着头,动作麻利的替梁含解开腰带、扣子,抿着唇,一言不发。

    彩玲也是乔氏的陪嫁婢女,两人失了第二个孩子后,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防止婆婆以绵延子嗣为由聘良妾给丈夫,乔氏便将本已经许了人的彩玲,强行塞给了梁含。彩玲是梁含的房里人,且跟了梁含多年。可她却一直对梁含有些畏惧。

    梁含对彩玲的本分一直很满意,大多数时候,是会和她说些体己话的。“大奶奶今日多早晚起身的?可是一直在忙迎客之事了?她性子柔和,便有什么苦、泪,为了家族和睦都自己吞咽,不肯与我多说一句的。你是一直跟在她身边的老人儿,可要时刻多照顾她些。眼下不比寻常,她的有着身子呢。”

    彩玲点头道是,多话也不肯说。梁含知道她的性子,闷的狠,也不与她计较。低头瞧她蹙着眉头,脸色也不大好。到底相处多年,也有几分关心。“今日瞧着你也脸色不佳,可是身子骨不爽利?”

    彩玲摇头,正欲说话,却胃里一阵翻涌,干呕了起来。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