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捣乱
    “你做表哥的照顾照顾岂不是正当的,”两二夫人笑着插话,挪揄,“这般品貌端正,性子柔和的表妹,能叫你操劳什么?”

    梁奕有苦难言啊。这位看似好相处的表妹,其实嘴不饶人,还招桃花。想起徐世卿,梁奕心里头便开始不痛快。狠狠瞪了姜采一眼。

    姜采被瞪的莫名其妙,只能装作没有瞧见。

    一旁大奶奶见了,想到两家老人有意说亲的事儿,又想到自家小叔拒婚时的英勇表现。心里头默默叹了口气,这么好看的姑娘他都不喜欢,莫不是个断袖吧。

    “三哥搞不好在路上还要欺负表姐呢,我瞧着表姐脸色这么差也不全是晕船,搞不好是被三哥气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六姑娘梁佳插嘴,对着梁奕做了个鬼脸。

    见梁奕瞪眼欲挥拳恐吓的模样,蹦蹦跳跳跑到老太太身边。“祖母你瞧,三哥脾气坏透了。表姐这一路累坏了,快让表姐去休息吧。”一面说,一面拉了拉梁大夫人的袖子,“大伯母,我带着表姐去休息吧。”

    “好。”梁大夫人宠溺的揉了揉六姑娘的头。梁佳在家中最小,又性子活泼最会讨人欢心,是以就连素来有些挑三拣四的大夫人对她也是极其宠爱的。

    老夫人也很喜欢小孙女,见她这般会讨人,很是满意。有对姜采道,“来了这里,你只当是自己的家,莫要见外。缺什么少什么,只管同你大嫂子说。”

    “是。”姜采起身,给老太太行了礼。又对着大奶奶福了福,“日后要多叨扰大嫂嫂了。”

    大奶奶忙笑着摆手,“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日后妹妹莫要跟我客气,有什么尽管来寻我就是。”

    老夫人又道,“你舅舅们眼下上衙门的上衙门,去柜上的去柜上,吃喜酒的吃喜酒,皆未在家,晚一些待回来了,再由着舅母们带你去拜见,先去歇一歇吧,怕是一路累坏了。”

    姜采道是,转身便跟着六姑娘往外走了。

    这边老夫人的屋子里人也渐渐散了,大夫人也由着贴身俯视的许妈妈扶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进了门,大夫人便在贵妃榻上握下。许妈妈端了一碗茶上来,大夫人让坐,她推了推,最终在一旁的小锦礅上坐了。

    “你瞧着,那采姐儿如何?”大夫人一改方才的和气,神色淡淡的,吹了吹茶碗中的热茶。

    许妈妈伺候大夫人多年,深知她的脾气秉性。眼珠一转,笑吟吟答道,“表姑娘样貌出众,举手投足皆是大家风范,却是再好不过的,只是……”她一面揣摩着大夫人的心思,一面略显犹豫的停顿了。

    大夫人仍旧认真看着自己手中的茶碗,好似漫不经心。“有什么你尽管说,说错了也不怪你。”

    “是,”许妈妈似是受了鼓励,正了正身子坐好。“表姑娘是老太太的外孙女,大姑奶奶去的早,老太太难免偏疼些。她又出身高贵,怕会拿着架子。历来都是高门家女,低门娶媳。到底两家门第还是有些差距,只怕到时候表姑娘不能好好在夫人跟年立规矩。”

    “我也正担心这点,”大夫人被说中了心思,将茶碗放在一旁。端坐起来,面露犹豫。“今日我冷眼瞧着,采姐儿说话做事,极有章法,怕是个有主意的。奕哥儿瞧她的眼神,可与瞧旁人不同。我自己的儿子,我最是知道。只怕是素日里常闹着拒婚,就是为了采姐儿。那年他们朝夕相处多时,虽后来采姐儿生病烧糊涂了忘了许多事,可奕哥儿可是事事都记得的。他若将采姐儿放在了心尖尖上,日后我这娘在他心里头可就没了分量。咱们府上瞧着太平,可各个都不是吃素的。老太太百年之后若不在了,以老爷的性子,能守住什么?我若再没个得力听话的媳妇儿,日子可还有法过?”

    许妈妈点头,彻底摸准了大夫人的路数。正想再说什么,又听大夫人道。“我初初瞧她,倒也觉得可心。可越听她说话,越觉极稳重的。怕难驾驭。”

    “瞧着老夫人却是极喜欢,怕是要撮合这门婚事。”许妈妈露出担忧之色。

    “哎,”梁大夫人叹了一口气,往身后的引枕靠了过去。“还不是奕哥儿,偏巧不巧的救下了她。亲家老太太想要奕哥儿负责,老太太又乐得娶进外孙女来。”

    许妈妈眼珠一转,“若说这事儿,怕是还有回旋余地呢。”

    “怎么?”梁大夫人挑了挑眉。

    “那做事的不是秦御史家的公子?没的这做事的人不负责,反倒救人的负责。想那家公子,既做得出这样的事,怕是心里极想要得到表姑娘的。不若咱们把这个风散出去,到时候两家也不得不结亲了。”

    梁大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而后又灭了。“不行,此事牵涉不广。那秦家公子已被废了双腿,可见英国公下手毒辣,并不想结亲。已英国府眼下的权势,秦府不敢声张。若当真传扬出去,想也知道定是咱们家。莫说老太太这里如何,光是英国公咱们就惹不起。这办法不行。”

    许妈妈想了想,沉默了。

    梁大夫人一个头两个大,“老爷也是极看中这门婚事的。眼下老爷巡抚任职期满,下一步很可能要入京就职。从前因为大姑奶奶的事情,咱们府上已不大同英国府走动。如今正是要紧关头,能不能入内阁,就看这一步了。若能再进一步,结成儿女亲家,从前的嫌隙还算什么?英国公没得不帮老爷的道理。”

    和老爷的前程比起来,大夫人受点委屈可能不算什么。许妈妈觉得,这场争斗里头,大夫人几乎没有什么胜算。她聪明的及时闭了嘴,垂首在一旁不言语。

    同样不希望姜采嫁进来的,还有已经日渐掌握了管家权的大奶奶乔氏。乔氏忙了一早上,此时已觉得浑身酸痛,正歪在榻上,由丫鬟垂着腿。

    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才刚进门的大少爷梁含见妻子一脸愁容,很是心疼。上前揽了她的肩膀,问道,“好端端的,怎么又叹气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