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表白
    姜采一瞬恍惚,分不清眼前是谁。当年也是少年温润,情谊缠绵。转身便被命运碾碎,拾不起来半点情谊。

    怪徐世卿手段毒辣,更怪荣演轻言放弃。

    姜采看了看眼前一样俊逸的少年,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好在她是个经过一世风霜的人,不会为一句许诺就芳心暗许。

    “你想什么呢?”梁奕见她神色微微有所涣散。竟觉得自己心口跳的厉害,有些紧张忐忑。

    姜采收敛神色,“想知道宁远侯准备的菜合不合口味。”

    梁奕看着她粉雕玉琢的样子,很想伸手去刮一下她的鼻子。手伸到半空,对上姜采戒备的目光,又讪讪收了回来。“去了不就知道了。”

    姜采笑笑点头。随着梁奕的步伐,出了门。

    碧柳和碧丝两人随行,殷妈妈在后一脸担忧。

    雅间的门被推开,姜采率先进了门。徐世卿在珠帘后起身,一身宝蓝色圆领直缀,衬得宽肩长腿,十分俊逸。两旁侍立的小丫头,一左一右撩起珠帘,珠帘清脆碰撞声中,徐世卿款步而来。“姜姑娘,许久不见。”

    姜采礼数周全的行了礼,“见过侯爷。”

    徐世卿便要伸手上前扶起她,中途却被一只手拦住。跟在后面的梁奕一步上前,先扶起了姜采。对着徐世卿拱了拱手,“在下不请自来,叨扰侯爷。”

    徐世卿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眼睁睁看着姜采一个错步躲在了梁奕身后。这是在防备自己呢。

    按住心中不适,徐世卿礼貌的回礼,“这位公子是?”

    “这是我的表哥,梁奕。”姜采规规矩矩答话。

    表哥、表妹同行出门?怕不是下手晚了吧,徐世卿眼里漫上一层敌意,但却转瞬即逝。依旧笑容满面的招呼两人入席,场面话说的游刃有余。

    玉清见人到齐,很是乖觉的命小二传菜,自己则站在徐世卿身后伺候。

    碧丝、碧柳在姜采、梁奕两侧,垂首而立。

    “不知姜姑娘饮食偏好,我只好命店家备了这店里的招牌菜肴。若不合口,权当尝个新鲜。”徐世卿一面说着,一面命人斟了酒来。“也略备了薄酒,请二位对酌。”

    玉清正要将姜采面前的酒杯斟满,梁奕伸手将杯盏扣于掌心之中。“采姐儿体质虚弱,耐不得烈酒。”

    徐世卿有些神色不虞,玉清一脸陪笑。“既是请姑娘喝的酒,哪里有烈的道理。不过是些杏仁、果子酿的甜酒,吃一杯无妨的。”

    梁奕未动,一双眼睛满含深意的看向徐世卿。请姑娘赴宴,又准备了酒。什么意思?

    徐世卿也不急,笑道,“梁公子对待姜姑娘,比之亲哥哥更加爱护。”

    梁奕手指一转,将杯盏放置自己面前,示意玉清为自己斟酒。笑道,“父兄只能护其半世,可我要照顾她一生呢。”

    言下之意很是明显。二人既已定亲。

    徐世卿权当没听明白话中含义。对玉清道,“姜姑娘不肯饮酒,就将我房里那坛梅花酿拿来吧。”

    听到梅花酿,姜采的眸光一荡。又听徐世卿说道,“我夫人在世时,最爱梅花,亦喜饮梅花酿。去年前我夫妻二人在梅花开的最盛时,取了花瓣至于坛中,埋在了院内海棠树下。只等开春搬出来品酒。可世事弄人,花酿未成,我的夫人便先去了。独留我一人……”状似深情,声音哽咽,眸中竟也泛起泪光。

    对面的姜采只觉遍体生寒,轻哼了一声,“这般珍贵的佳酿,我怎好消受。”

    徐世卿深吸一口气,抬眸看向姜采,好似重振精神一般。“我家夫人与姑娘长姐自**好,自也待你如亲生姊妹一般。她素来遗憾自己没有亲生姊妹,若是知你今日出落得如此出挑,也必定十分喜爱,愿与你分享至爱。”

    谈话间,玉清已搬了一个小小酒坛上来,动作麻利的取下了坛口的封印,为姜采斟满了酒杯。

    梅花清冽的香气混着酒的醇厚扑面而来,这是姜采前世最喜欢的味道。可此时,她只觉得这味道让她生呕。微微蹙了眉,端起酒杯,“幼时我也曾与昭姐姐有过一面之缘,今日能尝到她亲做佳酿也是缘分。这一杯,我敬昭姐姐。若她泉下有知,侯爷如此怀念她,将她的喜好牢记在心,必是欣慰。”说着,便竟杯中梅花酿倾倒于地。

    徐世卿的脸色终于绷不住垮了下来。梁奕嗤笑,“若是先夫人泉下有知,必要夜里亲会侯爷,与侯爷共饮。”

    徐世卿嘴角一抽,“夫人夜夜入梦,才叫我撑到今天。倘若不知稚儿懵懂,尚需为父抚育。我倒真想撇下尘世凡俗,与我夫人双宿双飞。”

    好深情的话,好苍白的神色。

    同床共枕十年,她竟是第一次见到他的虚伪。姜采委实庆幸自己不再是顾昭。

    此时琳琅满目的菜肴已经铺陈一桌,色香味俱全,可姜采对着这些却毫无胃口。一双眼睛时不时的去看徐世卿那张好看的脸,从前只知他风流,却不知他无耻。

    酒席之间,徐世卿言语多有撩拨。梁奕少不得要用酒教训一番,二人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下去,便都有些醉了。

    姜采见状不妙,忙主动提出结束宴席。拉着梁奕离开。

    看似醉酒的梁奕,在进了卧房门的瞬间,双目清明,只剩下两颊好似醉酒的红晕。

    姜采一时愣怔。

    “我没那么容易醉,喝的酒大半都倒了出去。反是宁远侯,怕是醉的不轻。夜里可有的折腾了。”梁奕嘴角噙笑,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

    姜采忍俊不禁,“你倒会装。”

    梁奕侧身,站在姜采对面,很认真的看着她。“采姐儿,那人打你主意,我怎么能与他为善?”

    姜采略显吃惊,“躲过就是了,何必树敌。他到底有爵位在身,有官居要职。你我不过表兄妹,不必如此。”

    梁奕眼中闪过一丝焦渴,神色痛苦。“你我不只表兄妹而已。采姐儿,那日我将你救下,你我便不可能只是表兄妹了。我不仅仅只是因看了你的身子必须要负责,而是你已在我心里了。”梁奕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拉着姜采的手按在自己胸口。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