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重生者的心灵感应
    碧柳摇头,“我也觉得身为蹊跷。可传言关乎老爷和夫人,不论真假,说出来都会叫姑娘苦恼。”

    “还是不提微妙吧。”碧丝叹了一口气,“就连殷妈妈都鲜少提的,咱们年纪小又未经过那事,何故拿出来说。眼下姑娘的糟心事儿够多了,你我只管照顾好姑娘便是,旁的由着去吧。”

    碧柳凝眉,钻进被子里,轻轻嗯了一声,因为实在太困,偏过头便睡了过去。独留碧丝一人彻夜未眠。

    第二日天才刚亮,姜采就被殷妈妈从被子里拎了出来。净脸,漱口,用甜汤,梳头,换装,诸事行云流水般完成。姜采因前一日看账本太过劳累,眼睛有些浮肿。便取了一块冰包在帕子里敷在眼睛上。

    此时老太太打发人来送了许多路上能用的东西,诸如药膏、点心一类姜采未曾想到的物件。

    “祖母突然差人送这些东西来,可是表哥急着要启程了?”姜采看众人忙碌,抓过百灵来问。

    百灵忙收了指挥众人放东西的手,给姜采行了一个礼。“正是呢,表少爷一早去给老太太辞呈,说要尽快赶路方才能赶得上梁家老夫人的寿诞。这会三太太正在忙着准备车马人手,老太太忙吩咐我来再给姑娘送些备用的东西。另外瞧瞧,姑娘还有什么需要打理的。”

    “我这到没什么要紧了,殷妈妈早两日便都吩咐人准备好了。”姜采回着话,另叫了碧柳,“劳烦百灵姐姐跑着一趟,碧柳快请去屋里吃些茶罢。”

    百灵摆摆手辞谢,碧柳又让了几次,便跟着碧柳往次间去吃茶领赏钱。

    姜瑜听说姜采要出门,也急忙赶来,送了一个自己亲手绣的香包。姜采见她眼底一片青黑,显然是没睡好的样子。便关心问道,“脸色这么差,可是身子不舒服?”

    姜瑜闷闷摇头,“只是夜里有些走觉。”

    “你素来睡的安稳,怎忽然走觉?可是有什么心事?”姜采拉着姜瑜的手进了内阁,摸她小手之间冰凉。更觉忧心,“手怎这般凉?有没有请大夫来瞧?”

    姜瑜摇头,明显精神不济。随着姜采一并往紫檀木四季迎春罗汉床上坐了,姊妹两个只隔着一个雕花炕几。

    碧丝端了两碗滚热的浓茶,又摆了些素日里姜瑜爱吃的小果子,退到外面去打理箱笼。

    “姐姐这一走,不知是不是就不回来了。”姜瑜拿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去看姜采。神色颇为忐忑。

    “怎么这么说?”姜采不答反问。

    姜瑜支支吾吾,姜采又劝了几句,方才开口道,“我听府里下人说,姐姐就要嫁给梁表哥了。以后便住在登州不再回来了。”

    姜采皱了皱眉,这英国府怎么就乱成了这般样子。府里的下人竟可以这般评论主子。姜采还未出阁,便传出这样的传言,岂不是坏了姑娘清誉。姜瑜到底年纪还小,便是素日里不参与是非也不过是性子憨直,而非心机深沉。

    “下次若再听见人嚼舌根,只管训斥一二。我只是去给外祖母拜寿,何来嫁人一说?便是嫁人也必有父母之命,按规矩行事。怎可私自与人走了便不回来?”

    姜瑜憋着小嘴,伸手去报姜采的胳膊。“二姐,最近府上太乱了。我心里很害怕。”

    姜采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有父亲和祖母在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姜瑜起身,挤到姜采身边坐下。“我已经知道夫人和四姐姐都不见了。家里头原本四个女孩,如今四姐姐不见了,三姐姐没了,二姐若在一走,独留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说着,便红了眼眶,圈着姜采的胳膊越发紧了。

    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正是抽高身子退去稚气的时候。姜采见她这般,心下一软。哄道,“西府里还有些姊妹的,我不在的时候,你只管寻她们去玩。”

    “你又不是不知,西府的人素来瞧不惯我们。”姜瑜叹气,“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应该很快吧。”姜采含糊的回答。她总觉得老太太将她支走,是要进行大动作,只怕她前脚一走,后脚英国府便会翻天覆地。看着稚嫩可怜的姜瑜,她心中起了恻隐。

    可带着子明上路已经十分不便了,若再多一个姜瑜,怕是路上更难照应。便也就只能心一横,把才起的念头压了下去。

    姜瑜盯着美人耸肩瓶里插着的桃花瞧了半天,“我在家等着姐姐,姐姐要快些回来。”

    姜采拍了拍姜瑜,安慰了她几句。又嘱咐她请大夫来瞧身体,两人说了一会话,姜瑜便起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老太太组织众人在荣寿堂用过了午饭,便亲自送姜采、子明和梁奕出了二门。

    老太太尤为不舍的搂着姜采,叮嘱一番路上务必好好照顾自己。听姜采乖巧应答,一时忍不住扭过头去摸了把眼泪。

    离别似乎分外沉重。

    姜采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梁奕却呱噪的让她分不出精力来多想,“表妹,这一路山高水长,没准会遇到豺狼虎豹,你害怕吗?”

    姜采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拍了拍怀里睡梦中扭动身子的子明,没有说话。

    梁奕却也不觉尴尬,歪靠在一旁,盯看着姜采。“你生的这般美貌,说不准会被人抢走。”

    “表哥夺回来就是了,你不是武功极好的。”姜采漫不经心的回着,拉了拉绣着大朵牡丹的薄衾,盖在子明身上。

    她的声音轻柔且带着一丝疏离,是从前那娇滴滴软绵绵的声音,可语气却大不相同了。

    梁奕神色一敛,“你怎知我会武?”

    姜采挑眸看他,眼前少年生的粉唇玉面,眼眸中却没有少年人的朝气。她抿唇笑了,“去漠北参过军,又毫发无损的回了京。表哥若不会武,难道是会玄术不成?”

    梁奕似笑非笑,“你忽然变得这么聪明,真的是我的表妹吗?”

    姜采迎上他深邃目光,也回以淡淡的笑容。“你这般少年老成,又真的是我的表哥吗?”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