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你真轻浮
    “姑娘也没说此事与你们有关啊,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碧柳尖着嗓子,拿出了大丫头的做派来。

    连翘越发慌乱,诺诺垂着头,只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姜采。

    此刻正有小丫头端了温水盆进来,姜采一面亲自投了帕子给小子明净脸,一面说道,“你若知道些什么,只管去与老太太说罢。”

    连翘垂了眼眸,好似在思索什么,嘴唇动了动,见姜采在没有看她一眼,完全不想在理睬的模样,也只能悻悻然收口。

    家里乱成一团,一概事宜,姜采均不再插手。

    姜子明能在这节骨眼上被人算计,很明显,家中作祟的不仅仅只是秦氏而已。

    ……

    “姑娘觉得,谁最有可能暗害小少爷。”琉璃阁内,殷妈妈一面做着手中绣活,一面问道。

    姜采放下手中书册,神态随意。“没有任何证据和线索之前,不好妄自揣测。”

    殷妈妈叹了一口气,“不知老太太那边审理的如何了,倘或这一次不能严加惩罚,只怕日后日子更不好过。”

    “老太太如何做如今已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得看父亲下什么决心。如今府上乱成这样,父亲也有责任。”姜采神色自若,好似并不是在评论自己的父亲。

    殷妈妈却是一惊,“姑娘,仔细隔墙有耳。”

    “妈妈放心吧,琉璃阁已是铜墙铁壁。”姜采颇为自信,若是连自己的院子都守不住,倒是白活这一世了。

    殷妈妈印象中,姜采一直战斗力十分低下。看她这样自信满满,仍然开启老妈妈式的关怀教导。一番说教后,姜采明显露出了疲倦之色。

    殷妈妈只得将话锋一转,“姑娘,您是不是应该备些东西去看看表少爷。”

    姜采挑眉。

    殷妈妈又道,“表少爷为了就明哥儿手臂受了伤,大夫说得养大半年呢。到底是住在咱们家,便就是礼节上也得去瞧一瞧。”

    姜采点头,“行吧,大哥不在府上。又没有大嫂。我就代表子明的长辈,去谢谢表哥。”

    殷妈妈很是高兴,忙着去张罗了礼品,为姜采备上。又亲自嘱咐了碧丝、碧柳几句,劝着姜采快些去。

    姜采其实心中十分抗拒。毕竟前面有很尴尬的事情,她老皮老脸,不觉得如何。只怕那少年多想。掐子一算,两人年纪实际年龄也差的不少。

    一阵胡思乱想中,姜采一行人已走到了梁奕休息的院子。院内几个小丫头正在打水浇次弄花草,见姜采来了,有上前问好的,有忙着打帘子请进门的,还有十分有眼色迅速去烧水的。

    歪在踏上单手举着书卷,有些昏昏欲睡的梁奕,见姜采进来,嘴角挑起一丝笑意,“还以为表妹不会来了呢。”

    姜采命人将礼物送上,自己挑了一个离梁奕不近不远的酸枝木圈椅上坐了。“看表哥气色不错,想必伤的不重。”

    听了这话,梁奕忙憋了嘴,做出一副委屈样子。捂着受伤的那侧胳膊,“很重,半年不能提笔呢。”

    “你又不用读书。”姜采神色自然,端过了小丫头递上来的茶水。

    梁奕被呛了一口,“表妹,你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姜采挑眉。此表妹,非彼表妹,一样才见鬼了。

    梁奕端详着姜采,“你以前最不喜欢我不读书,总是说教我。”

    “我们以前很熟?”姜采呷了一口茶,在原主的记忆里翻来翻去,也没有翻出与梁奕相关的信息。

    梁奕仍是一副玩味模样,点了点头。“原本我真是伤的很重,可是表妹来瞧我,我便觉好了大半。”

    姜采嘴角抽了抽,“其实我准备了一大堆客气话,关心关心你的伤势,感谢你救了我和子明。可你这么聊天,我突然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梁奕哈哈笑道,“情谊都在心里,不在嘴上。别看一个人同你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

    这话说的有点道理,姜采微笑,非常礼貌的表示了赞同。

    眼前的姜采充满生气,和记忆中那苍白的样子完全不同。梁奕觉得,老天对他真是不薄。姜采虽然少了让人怜惜的柔弱,却多了几分有趣。“表妹若是能多来看我几次,想来我的伤会好的更快些。”

    姜采凝眉,直言道,“你有点轻浮。”

    梁奕忍不住哈哈笑道,“表面越是轻浮的人,也许内心里越是正直呢。日后表妹要跟我一路行至登州,路上我们有很多机会相互了解。”

    姜采嘴角一抽,“我要去给外祖母拜寿吗?”

    梁奕点头,“祖母特意嘱咐,此次必定要带表妹回去。”

    眼下英国府的局势,姜采好像也是走了比较好吧。

    姜采想了想,“若是等子明好一些,待上他可来得及?”

    梁奕略一思索,点了点头。

    兄妹俩达成共识,带上子明一起。

    从梁奕的院子里出来,碧柳便有些不高兴。“本来以为梁少爷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也这般轻浮。”

    姜采笑道,“我瞧着却不然,他目光沉定,毫无飘忽之色,定然不是个轻浮之人。”

    碧丝也表示赞同,扯了扯碧柳的衣袖,示意她少说两句。自行将话题岔开,“姑娘此次去登州,恐怕梁老夫人一定会多留您住些日子的。咱们眼下就得着手准备箱笼了。”

    “不急。”姜采摆了摆手,“还按着上次的打理便是,总得等明哥儿好利索了才走。”

    “姑娘还是不放心?”碧丝问道。

    “大哥近日出门办差,不知何时回来。老太太到底年纪大了,照顾不来。府上的事情恐怕还很复杂,若不能斩草除根,明哥儿还是危险。我瞧着,我这表哥不是普通人,路上倘或有人想要对明哥儿下手,怕也得先会会表哥才行。”

    姜采回忆梁奕身上的细节,早就判定了他必定会武功。每一次出事的时候他都能恰到好处的出现并及时救下他们,必定是背后有组织暗中帮助的人物。

    称病卧床的三太太,此事靠在床边的小软榻上,痴痴的出神,一旁的管事妈妈花妈妈端了一杯茶过来,“夫人,这事儿怕是瞒不住的。不若早些告知老太太吧。”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