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机要阁
    荣演还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顾自拿起银箸,对着一盘春笋下力气。“你要想吃饱了再说也没关系,只是切记食不言的规矩。”

    梁奕嘴角一抽,一顿饭一句话不说,实在沉闷。“算你狠!”梁奕恶狠狠戳掉荣演才刚夹起来的春笋,手腕一番,便将其夹在自己的银箸之上,扔进嘴中得意的咀嚼起来。

    荣演嘴角噙着笑意,重新夹了一块放入口中。

    “我一直混在镇北王府,确实拿到了不少实证。镇北王世子陶戬,同桃槐国少主阿翰达私交从密。”梁奕压低声音,脸上少了那股玩味,多了几分沉稳。

    荣演轻轻点头,“实证在哪儿?”

    “我啊!”梁奕指了指自己,我亲耳听见他们两个在书房密谋联盟。南北夹击大齐。”

    荣演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他,“没有物证,怎么秉承陛下?”

    “陛下还能看证物?”梁奕撇嘴,这话委实大逆不道,可他也当真说的口气轻松。

    这份信任,是多年培养出来的。荣演自是知道他素来如此,也不与他计较。只道,“举兵乃是大事,若只是风闻没有证物,万一有了差错,动摇的便是国之根本。你素来行事稳妥,如今却怎么没能拿到半点证物便返京了?”

    “我来救我表妹。”梁奕毫不掩藏,口气自然。

    荣演颇为诧异,“英雄难过美人关?”

    “可以这么说。”梁奕喝光杯中酒后,又顾自斟了一杯。“你不是也卡在关上多年未动。我虽没有桃槐和镇北王府勾结的证物,可却拿到了一份镇北王府和英国公府的往来信件。”

    荣演神色一滞,手上倒酒的动作顿了顿。梁奕将他的神色看在眼里,呵呵笑道,“这封信是能洗清英国公嫌疑的。”

    一面说着,一面从怀中掏出一个用蜜蜡反复封过的信封,按在桌面上推给荣演。“我拿到这封信着实不易,还出卖了色相。我要求赏金翻倍。”

    荣演放下手中酒壶,伸手取来信封,按原有印记打开,取出封内纸张打开,一目十行看完心中内容。反手又将其放回信封中,收入怀中。“这封信我会妥善处理好,适当的时候呈交给陛下。”

    梁奕不接话题,仍旧执着问道,“你得跟机要衙门说一说,我们这种常年漂泊在外的金牌护卫,干的都是卖命的活,不能赚卖白菜的钱啊。”

    机要衙门又称机要阁,直接听命皇帝,是专门为皇帝搜集情报的专属机构。机要阁内设统领一人,全权掌握衙门内诸事。一般此人必为皇帝心腹。这一代的机要统领,正是荣演。

    “我以为机要阁的人都是有信念和梦想的。”荣演垂眸,思考要不要再吃一块粉蒸排骨。

    梁奕先他一步夹了一块排骨,沾了沾醋。“信念和金钱不凡冲突。我得赚足够多的银子,才能保我未来媳妇衣食无忧啊。”

    “梁氏富甲一方。”

    “不够养一个高门贵女的。”

    “你要娶你表妹?”荣演鲜少对别人的私事感兴趣。

    梁奕抿唇,“你这样无端的猜测不好。”

    荣演不耐烦的白了他一眼,好像刚才是梁奕自己提供了蛛丝马迹吧。“你要在京中逗留多久?”

    “我很可能回一趟登州。”梁奕咬了一口排骨,一脸嫌弃,“没有滋味,欠些火候。”

    “怎么?”荣演直接忽略了他挑剔的口感,追问。

    “我出来之前,镇北王派了人前往登州,不知何故。”梁奕仍旧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猜,该是和桃槐密会有关。”

    “为何选中登州?”荣演故意考问梁奕。

    “登州民丰物饶,最显大齐昌盛。既不靠近桃槐,又远离漠北,素日往来船只、商旅众多,最好掩人耳目。双方在此会面,委实安全。”梁奕分析的头头是道,嘴上也没耽误了进食。

    荣演颇为满意,“你也顺便能回家一趟,免得你母亲日夜担忧。”

    “我娘怕是又要绑着我成亲,”提起梁大夫人,梁奕就有些头疼。“不过这次,若能有表妹同行,母亲的注意力便不会在我身上了。”

    荣演笑着摇头,“做你的表妹,可真是倒霉了!”

    “我也不全是为了掩护,”梁奕垂下眼眸,掩住几分甜蜜。“我与表妹也算良配啊!”

    荣演最不爱闲话家常,只略略一笑,便又将话题引开。“之前我探查到英国府似与桃槐也有联络,如今你正好住在英国府内,便将此事也一探究竟吧。”

    说起这事,梁奕似乎是有些发言权的。他将近日在英国府所见所闻在脑海中迅速整理一番,筛除掉了无用信息后。说道,“近日我也在英国府有所发现,与先前高密英国公叛国一样,似有是有人有意陷害英国公。”

    “怎么说?”荣演挑眉,认真看向梁奕。

    “国公夫人秦氏不翼而飞,而先前我们所查到的所有证据都显示,桃槐国主与秦氏有牵连。”梁奕一面说着,一面自怀中掏出一个折子递交到荣演手中。“这是近几个月,搜查到的信息,都以详细记录在册了。”

    梁奕虽然看着不着调,可做事极其稳妥,有超乎年龄的成熟和稳重。荣演十分满意的接过那本册子,也不急着翻看,只将其收入怀中。“一次竟然查到了这么多,我可以考虑给你多些补贴了。”

    梁奕笑着拱拱拳,“多谢统领大人。”

    ……

    姜采昏昏欲睡,靠在软榻上直点头。自打家里出了事,她便一直没能出门。只隔几日与姜庆见一次,掌握掌握银庄上的生意动向。甄氏和姜玥的丧事办的悄无声息。府上一切照旧,好似这两个人从未在英国府出现一般。

    老太太关了门吃斋念佛,英国公忙着去追捕秦氏。姜淮一直被关押着,仍旧日日吵闹。林姨娘和姜瑜闭门不出,除了晨昏定省外皆不见人影。

    气氛压抑的让人难以喘气,却也异常平静。姜采以为这种平静会一直延续下去,直到碧柳掀了帘子冲进屋,尖叫一声,“姑娘不好了,孙少爷出事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