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一条人命
    看出殷妈妈有犹疑之色,姜采又道,“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有什么事情,妈妈尽管直说吧。”

    如果英国府倒了,姜采这个依附英国府生存的人,自也不可能还有什么好的出路。

    殷妈妈让碧丝和碧柳去外面守着们,自己则压低了声音。“夫人并非病逝,而是死于一场阴谋。这个府日渐乱起来,便是从夫人亡故之后。”

    果然。以秦氏的出身和品行,远远不够嫁给英国公做填房的。这些年,她能为所欲为,拿捏住先夫人留下的嫡子、嫡女,英国公和老太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必定是被她拿捏住了什么把柄。

    姜采没有露出该有的惊讶,脑子里一团乱乱的线条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可以拉出来的线头。她努力抓住那个可以理顺思路的点,追问道,“甄姨娘是怎么一回事?”

    “甄氏本是夫人身边的贴身婢女,后因贪慕荣华用阴司手段和国公爷有了首尾,并怀有身孕。原本老太太和国公爷是要处死她的,是夫人于心不忍,留她下来,并在三姑娘出世后做主抬成姨娘。”殷妈妈叹了一口气,提起甄氏,便是满腔的恨意。她们本是自小一起长大,都是梁氏的贴身婢女。甄氏随嫁进了英国府后,被满眼荣华迷了心窍,做出叛主的事来。

    姜采扶额。原主还真是随了她的亲娘,无原则的善良。这样的恶奴,不打死还留着过年吗?“她与娘的死可有关系?”

    殷姨娘摇了摇头,“夫人过世当日,我因家中夫婿病重回了家。并不知道府内情形。三日后回来,才从蛛丝马迹中得知,夫人是中毒而亡。整个院子里的下人都被清洗过了,唯独留下了甄氏。在之后的几年里,她一直和秦氏狼狈为奸。”

    由原主和姜柏恨甄氏的程度,再加上殷妈妈这一番话,可以推知甄氏不是主谋定是真凶。

    只是当时到底是谁要害死梁夫人,到这里还不能有任何指向性的信息。

    梁夫人死后,得利最大该是当时最受宠的林姨娘。她是良妾身份,虽不能抬正,可没有当家主母的情况下,她极有可能管理庶务,掌权。日后英国公不论再纳娶谁,她都有能力与其抗衡一段时间。就算最终不能掌权,起码在英国府的地位也要比现在高一层。单以她的性格和处事风格,以及此后多年未能有孕生下一儿半女便可推知,她也是受害者。且在梁氏在世的情况下,她没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害死主母。

    第二受益人是秦氏,可她到底是外人,怎么就能确定梁氏死了,她能入国公府呢?这里面还需要一条线,或者说一个人把他们联系起来。

    “娘过世以后,父亲便一直没有查访真相吗?”姜采继续问。

    殷妈妈摇头,“夫人死后,老爷悲伤过度,几度晕厥。况且夫人那时本就病体缠身,那毒下的十分隐秘,若非后来柏大爷后来发现当年常给夫人瞧病的太医不翼而飞,也不能怀疑夫人的死因。”

    “后来是大哥查出了娘的死因?”

    殷妈妈点了点头,“大奶奶也是死于同一种毒下。可大少爷才刚找到那位太医,还未等查问出真相,那太医便死了。”

    真是黑心啊!先后害死了两代人。一个是国公夫人,一个是未来的国公夫人。这是有仇啊!似乎秦氏的可能性变得小了。

    姜采蹙眉,才刚缕清的一点思路又变得毫无头绪了。

    殷妈妈想到已故的梁氏,难免伤情。抹了一把眼泪,“夫人本不该嫁给老爷的,若非当年阴差阳错,或许也不会这么早便没了命。”

    “那娘本来该与谁成亲?”重点来了,这种阴差阳错最有可能是所有事情的症结所在。

    “当年夫人本被选中……”

    未等殷妈妈的话说完,外面的碧柳跌跌撞撞的推了门进来。脸上惨白一片,“姑娘……三姑娘……没了。”

    “……”姜采不知此刻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愣愣的看着碧柳的双唇一张一合。

    “三姑娘身子弱,没能顶的过药力,大出血……”

    没了?一条人命。

    姜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窗外天边泛起的鱼肚白,和屋内如残豆一般的烛光。摆了摆手,让碧柳先下去。她要把梁氏的故事听完。

    殷氏却没有精神讲下去了,甄氏与她到底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姜玥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又想到自己早亡的女儿,悲从中来,眼泪漱漱而下。

    “好端端的,就都这样没了……”

    这个家眼看着也就乱了。

    一切祸根且不皆因**二字。

    甄氏贪慕荣华,姜玥想要改变命运,便用了特殊手段,可却所托非人。

    得知姜玥已故,秦平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先前他还可能有一线生机,如今怕是要死在英国府了。

    在如何憎恨甄氏,姜玥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姜柏心中震怒,恨不能抽刀杀了秦平。姜采似有感应一般,在姜柏要怒发冲冠之际,赶到了他的面前。

    “哥哥这是作甚?”姜采看着姜柏举刀的样子,唬了一跳。

    姜柏也未料到姜采会这个时候来,怕刀锋伤到妹妹,忙将其送回鞘中。“你来做什么?”姜柏伸手将妹妹拉了出去,按在厅堂内的太师椅上坐下。命人去准备茶果点心,着重强调要拿姜采喜欢的蜜饯。

    感受到这种实力宠妹,姜采忍不住想起了镇国公。鼻子有些酸涩。“大哥你刚才要做什么啊,你要杀了秦平啊?”

    姜柏有些尴尬。他的确这么想的啊。但是为了不毁坏自己在妹妹心中的形象,他只能尴尬的沉默。

    “这种人,的确不配活在世上。可正义也不需要我们来声张。多行不义必自毙,他早晚自食恶果。”姜采脸上一片平静,似乎前两天伤害她的人并不是秦平一般。

    她越是平静,姜柏越是心疼,越是心疼也就越想杀了秦平。他伸手揉了揉姜采的头,“你放心,哥哥一定不让你平白受委屈。”

    “已受过的委屈无所谓讨不讨回公道,只要府上度过这次难关,日后大家同心协力,好好打理府上,不再多受委屈就是了。”姜采笑着看向姜柏,眼神温柔坚定,似有一股安抚的力量。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