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先夫人之死
    姜柏心里一沉,“恐怕祁王府已先行一步。”

    “怎么说?”英国公双肘撑着桌面,目光阴冷。

    姜柏将姜庆暗访途中遇害,被荣演救下的事情和英国公复述了一遍。“当时我便觉得事有蹊跷,如今看来,恐怕我们府上已经牵连到祁王追查的案件之中。”

    英国公沉默,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很是头疼。当年续娶秦氏这个错误的决定,到底成了祸根。走到今天这步,若是出了差错,许多人都白白牺牲了性命。

    姜柏临危受命,查访真相,保护全府。

    姜采和姜瑜两人轮流上阵,在老太太床前伺候汤药。

    三太太每日都要猛灌几壶茶,打起精神来善后。

    姜玥的自杀戏码表演的非常走心,先是投缳,不成又碰柱。此刻头上被缠着厚厚的绷带,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靠在床边,淌眼抹泪。

    三太太进门便见她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心里头厌恶多于同情。

    她常常抱怨老天不公,没能给她送个贴心棉袄小女儿,如今看姜玥这样,反倒觉得没有女儿甚好。

    三太太调整了一下情绪,几步上前,走到姜玥身边,按住要起身请安的她。“玥姐儿只管躺着,不必拘泥虚礼。今日可觉得好一些了?”

    姜玥苦笑,“劳烦婶娘挂心,好是好了的。”

    三太太看着她白净的小脸瘦了一圈,自也知道她是吃了苦头的。想着她腹中还有个胎儿,到底生出了几分同情。挥挥手将屋内不相干人等都清了出去,只留几个心腹。然后非常耐心的对姜玥说道,“老太太的意思,那秦平不值得托付,为了你好,只将孩子打掉吧。日后老太太自会做主,为你找一门妥帖的亲事。”

    知道了秦平的家庭状况和社会地位以后,姜玥早就抛开了想要与他共结连理的心思。可打掉孩子却也需要勇气,这之后也将面对一桩贬值的婚事。她内心十分抗拒。

    三太太循循善诱,“别家若是出了这等事,必是不会留活口的。老太太仁慈,瞒住了老爷,给你留了一条活路。玥姐儿,你可要好好思量思量,莫要白费了老太太的一番苦心。”

    姜玥下意识的抚了抚还未隆起的小腹,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三太太以为她是心疼骨肉,刚想劝慰。却听她道,“往后还能有什么妥帖亲事。只怕会被远远的打发出去。”

    三太太有些失望,一旁伺候的兰草冲过来,跪伏在姜玥身边。“姑娘,您就听三太太的吧。咱们家到底门楣高,就算日后低嫁也不会委屈您的。更何况老太太仁慈,断然不会要姑娘受委屈。”

    可老太太也断然不会再真心管她了,她丢光了英国府的脸。姜玥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侄女,全凭婶娘做主。”

    三太太没想过会这么顺利,心下松了一口气。忙挥手召唤跟来的婆子准备药物和用具,伺候姜玥打胎。完成艰巨任务,她既不是亲娘也不是嫡母,没必要陪着看她遭罪,早早便离开了。

    姜采听说姜玥已经落胎已经是夜里了,她被一阵阵尖叫声喊醒,一打听,才知道是姜玥难忍剧痛发出的哀嚎。

    她早已困意全消,轻轻叹了一口气。碧丝用银丝挑了挑灯芯,端了一碗茶给姜采。“姑娘再睡一会吧,天还早呢。这些天伺候老太太夜里都没怎么休息,没的熬坏了身体。”

    姜采接过茶碗来抿了一口,摇摇头,“这几个时辰也着实是睡够了,三妹妹这样我也却是睡不下了。”

    碧丝也叹了一口气,“好端端的一个府,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细细想起来,府上一日比一日乱,似乎就是从姜采醒来以后。碧丝有些不自然的去看姜采,若是姑娘一直忍气吞声下去,是不是所有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秦氏母女不会疯狂的陷害姜采,许多事情不会败露,甄姨娘不会自尽,姜玥不会怀孕,秦氏不会失踪。水波之下自然暗流涌动,但不会有惊涛骇浪。

    碧丝突然觉得,姜采像是始作俑者。想到这,她不由的心中一惊。自己怎么会这般无端揣测姑娘。

    姜采哪里知道碧丝心中所想,直言道,“今日出了这么多祸端,正是因为日积月累而来。倘若从一开始发现秦氏行事有所偏颇,便就能有人出来伸张正义,恐怕她也不会只手遮天,宠惯坏了四妹妹,做下种种祸事。甄姨娘多有行迹不轨之时,若能严以管束,自也不会影响到三妹妹,致使她行事如此。矛盾积累的多了,人心贪欲多了,自然会是今日这般境地。”

    更重要的是,这个宅子里的人,各自为政,各揣心思,难以聚集成一股力气。所以如今出了事,老太太一倒,三太太应付了事,四太太趁机捞钱,林姨娘搂着姜瑜明哲保身。没有一个人出来做些实事。

    看起来繁盛的英国府,其实也渐渐露出了衰败之色。像是20年前的宁远侯府。

    被屋内动静吵醒的殷妈妈,此时披了一件衣服进来,正是听见姜采这番话。忍不住附和,“姑娘说的正是,国公府表面上看起来繁荣昌盛,实则处处藏着阴司事儿。日积月累,便坏了家风。”

    姜采抬头看向殷妈妈,“妈妈是这府上的老人,可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国公府开始乱起来的。”

    殷妈妈在姜采对面的小锦礅上坐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垂眸沉思半晌,这些事到底该不该和姑娘说。她已经遭遇了一次劫难,这一次姑娘够不够强大能抵御的了呢?殷妈妈是姜采的乳母,待姜采犹如生女一般。她委实有些纠结。

    姜采见她的样子,自然知道她是有些拿不定注意。便循循善诱,“妈妈有什么尽管说,如今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论听见什么,都能沉得住气。”

    殷妈妈抬起头,眼中突然乍现光芒。“所有的一切都皆因先夫人之死而来。”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