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案件
    还没等姜淮看见外面的太阳,就被两个粗使婆子一左一右拎了回来,扔到地上。婆子甲一脸横肉,神色狰狞。“我劝三姑娘还是老实些,这戒律堂可不是旁的地方。少拿小姐脾气,没的平白受些皮肉之苦。”

    婆子乙白白胖胖,一团和气。看了看碎了一地的饭菜,笑呵呵道,“奴婢劝姑娘能吃些好的时候,就多吃些。日后若是外面的人将您忘了,可什么也吃不着了。”

    姜淮坐在地上,一张俏脸因气愤而显得有些扭曲。大小姐脾气一来,哪里管自己的处境。腾的站起身来,怒视着对面的两个婆子,“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我是父亲的嫡亲女儿。不过是犯些小错惹恼了父亲,父亲小以惩戒,难道我就会一直留在这里不成?哼哼,如今你们这般对我,待我出去以后,有你们好看的。”

    婆子甲最看不上这种小姐脾气的作女,当即便要上前掌捆姜淮。被婆子乙伸手拦住,仍旧笑呵呵的看着姜淮,“姑娘先别恼,咱们都是守着本分照顾您。日后您出去了,再说日后的事。相信老太太和老爷自有公断。”一面说着,一面对一旁的红缨点点头,“红缨姑娘,您也不能留在这太多时间,若出了什么差错,我们几个当差的也是交代不了。”

    对方尊重自己,自己自然也要尊重对方。红缨十分客气的替姜淮说了些好话,并表示自己知道进退,“……妈妈们且放心,我与姑娘在说几句话,便就告退。”

    婆子甲鼻子里冷哼一声,“这般造作的人,竟也能得一位忠仆。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说完便转身出去了。婆子甲看了看已气到双唇颤抖的姜淮,又对红缨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红缨蹲下身去打扫被姜淮扔了一地的饭菜。姜淮往床上一坐,仍旧气急败坏。“别收拾了,我娘到底去哪儿了?为何不来救我。”

    “奴婢也不知,眼下老爷正派人四处寻呢。”红缨手上未停,仍旧在打扫。“姑娘且忍耐些日子吧,枫少爷也会想办法救您出去的。奴婢给这的看守都使了银子,他们会好好照顾姑娘的。”

    姜淮沮丧极了,似乎又想到什么,猛的抬起头来,问道,“二姐在做什么?”

    “二姑娘?”红缨有些迟疑,怕自己若是说了姜采毫发无损仍旧过的自在逍遥会不会刺激到姜淮。略一思索说道,“奴婢这些日子都未见过二姑娘,因为府内这些日子有些乱,也不敢轻易去打探消息。”

    听到这,姜淮似是放心了些。姜采怕是撑着一股力气和她较劲,此刻怕也不好受吧。毕竟受辱以后,她的清誉尽毁,再不会嫁个好人家了。

    想到这,姜淮竟觉得心中有些畅快,也不觉得自己处境如何艰难了。“你回去告诉枫哥儿,好好读书,要比大哥更出息才是。”

    “是。”红缨福了福身,又和姜淮说了几句话,便不敢再耽搁,离开了。

    秦氏失踪之后,英国府瞬间炸了锅。即便英国公迅速采取措施封锁消息,消息仍旧不胫而走。一时间已成了京中热议。英国府此刻已陷入了极其困难的境地。

    秦氏不见了,三太太临危受命,管起庶务。虽是有条不紊,可是控制舆论的确是场攻坚战。举凡能够用上的手段,她都用上了,镇日里忙忙碌碌,一到夜里便累的话都懒得说。

    三老爷瞧见媳妇这样,心中十分宽慰。认为自己那一通关于荣辱与共的说教起了作用。

    英国公书房亮着灯,姜柏正襟危坐,神情十分严肃。一旁英国公眉头紧锁,神色有些颓唐。“我要你去查甄氏死因,可有进展?”

    姜柏点头,“从脖颈的勒痕来看,是被人先勒死后,又做成了投缳假象。死亡时间大概是前一日的午夜子时。尸首也有被挪移过的痕迹,恐怕并不是死在自己屋内。”

    “林姨娘与她住在一个院子里,夜里没有听到任何响动?下人们也均未有所察觉?”英国公郁闷,自家竟然发生凶案。此时正值朝堂人员变动期,倘或此事传扬出去,有心人恐怕会做文章。于他很是不利。眼下皇上早已不能理政,他若也不能为君分忧,怕是会动摇国之根本。

    这样一想,只怕秦氏是陷入了别人的圈套。

    姜柏奉命查案,排查的十分仔细。“那夜值夜的丫鬟、婆子被人下了迷药,昏睡到第二日,直到发现甄姨娘自尽才醒。林姨娘因为五妹妹偶感风寒需要照料,夜里宿在了五妹妹的屋子里。也不知情。”

    英国公摩挲着手中的青花瓷茶碗,细思极恐。甄氏这许多年掌握了英国府许多秘密,最想灭她口的当属英国公。虽然甄氏的死对英国公来说是一件好事,可死的这般蹊跷却有点恐怖了。

    难道自己府内,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吗?“你有什么看法?”

    姜柏略一思索,“儿子以为,甄氏死因当从夫人失踪查起。时间上来看,怕是甄姨娘的死和夫人的失踪在同时,甄姨娘兴许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才被灭口。”

    英国公觉得甚有道理。点了点头,“明日你派人去密道出口的那条街上寻访一下,看看是否有人看见他们。”

    姜柏道,“儿子早已去密道相连的那间小院里面查访,原本住在那的该是我们家仆秦大一家,可如今已经人去楼空。邻居说,早在三日前,他们一家便说已经脱了奴籍,去外地谋生。院子一直空着。这几日也未见有人出入。我也细细勘察了院内,再没有任何密道通外了。”

    英国公惊呆了,这件事儿家里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可见秦氏已只手遮天成了何种程度。英国公懊悔不已,“前些日子要你查访庄铺上的事,怕是也与此事有所牵连。最好在祁王府动作之前,先行找到秦氏。如若不然,满府富贵皆留不住。”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