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提亲
    一旁陪着的碧丝和碧柳也有点绝望了,连她们做丫头的都知道秦家什么情况。姜玥大小姐竟然浑然不知,还搭上了自己的前程。这可真是什么样的娘,教什么样的女儿。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她有啊!

    本来碧丝和碧柳是很鄙夷姜玥作为的,可现下却有点可怜她了。无知最可怕。

    姜采也实在是无奈,叹了一口气。“你既知道了这些,还要救他,嫁他么?”

    姜玥有些犹豫了。到底一日夫妻百日恩,刨除利益关系,她心里的确是喜欢秦平的。她目光闪烁,摇摆不定。

    姜采也不急,这种心智不坚定,见小利而忘大义的人,只要稍有诱惑就会动摇。她静静的等她决定。

    而姜玥也很上道,考虑的时间很短,片刻后便摇了摇头,再次扑到在姜采膝上,哭道,“姐姐救我!”

    救你妹!要不是为了保全自己一家子的清誉,早给你丫这个傻炮浸猪笼了。姜采内心狂怒,面上却是云淡风轻的,伸手拉起姜玥。“我救不得你,你还是早些去与老太太坦白吧。”

    老太太的性子,必定要赐死的呀!这不是死路一条嘛!姜玥哭的更厉害了。

    姜采头更疼了。她不是当家主母,管不得与自己无关的内宅阴私。若要她说,打胎然后远嫁,从此再别回京尚且能保住一条命。前提还要是英国公不知情的情况下,若叫英国公知道了,必死无疑。

    碧丝和碧柳两个又一次合力将姜玥拉了起来,并投了热帕子来给她擦脸。待她情绪稍微稳定了以后,亲自端了一杯热茶给她。劝道,“我虽是你的姐姐,可到底还未出阁,这种事情上也不知该如何帮你。你若趁着眼下去老太太处将一切都说清楚,她为人最是慈爱不过,必定会帮你度过难关的。”

    姜玥咬着唇,身子绷的直直的,浑身都在表达抗拒。

    姜玥此人心志不坚定,且有些爱慕虚荣,虽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可目光短浅,又有些争强好胜。这样的人,就算是亲生姐妹也不能与之交心的。她虽未真的参与陷害过姜采,但是也绝对不会因为情谊而维护姜采。

    姜采委实没有必要,救她,只要不害她便是本分了。既然已经给她指明了路,便是她抗拒,也没什么用。姜采直言道,“这些日子我饿着实受了一些惊吓,需要休养。妹妹的难处,恕姐姐不能鼎力相助了。”

    这逐客令一下,饶是姜玥脸皮再厚也坐不下去了。

    送走姜玥,返回来的碧丝有些于心不忍。“姑娘,当真不帮衬一把吗?”

    姜采微微蹙了眉头,碧柳听到险些炸了,“姑娘管什么?怎么管?还嫌自己的烂摊子不够大啊?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烂好心给自己惹乱子。”

    姑娘烂好心的毛病好不容易好了,断然不能让碧丝在牵连起来。

    碧柳一副进入战斗的准备状态,狠狠盯着碧丝。

    碧丝一副惊慌模样,往后退了一步,“我只是看三姑娘有些不忍心。”

    碧柳还要再反击,姜采扬手止住了她。认真的看着碧丝,“她从决定要和秦平在一起的那一刻,就该想到今日的结果。人做任何事情,都该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去承担后果。别人没有义务为她善后,即便是父母长辈。”

    姜采语气里带了很多疏离和冷漠,可字字句句都在理。

    姜柏的屋子里,秦平悠悠转醒。身上剧烈的疼痛,提醒他昏迷前的遭遇。胸中腾起一阵愤恨,想要挣扎起身,却是白费力气。

    守在一旁的婢女,见秦平醒了,一溜烟跑到东次间的书房,告诉姜柏。

    姜柏正伏案读书,听见人唤,将手中书卷往桌上一掷,长腿一迈,几步便走进了耳房的小卧室。看见秦平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样子,心中仍旧怒火难消。

    秦平听见声音,侧头看过来。见是姜柏,心中大骇。事情败露后,自己都没看清来者的脸就被打残了,醒来看见姜柏,恐怕命要不保。

    全天下都知道,姜柏最疼自己的妹妹。

    “秦兄弟,我这床睡起来如何啊?”姜柏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床边,将袍摆一展。好整以暇的看着秦平,脸上并不见怒色。

    他越是这样平静的状态,越是让人觉得恐怖。秦平目露惧怕,一时不知如何答话。

    姜柏挥了挥手,让身后的丫鬟上前将秦平扶起来,在床边靠着。姜柏上前,将秦平身上的锦被撩了起来。看了看他那双无力的腿,“腿觉得还好吗?”

    经过他一提醒,秦平才发觉自己的双腿完全没有了知觉。即使想要动一下也不能,当即便慌了神。“你对我做了什么?”

    “用两条腿换一条腿,还觉得不划算呢?”姜柏目光落在秦平两腿之间,表情有些玩味。

    秦平当即便慌了神,伸手便去摸自己的命根子。发现还在,稍稍松了一口气。可想到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又愤恨难当。瞪着姜柏,“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姜柏双手环胸,很是诧异的看着秦平。“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你为什么会双腿被废?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英国府内。”

    秦平怔住,一时答不上话。

    姜柏不急,又重新坐回椅子上。“你得说一说,要不然我怎么向南安侯府交代啊。”

    一想到大伯的凶悍和父亲的严厉,秦平顿时萎了。满脸求饶相,“还请姜大哥放我一条生路。”

    姜柏嘴角维扬,笑的十分讽刺。“你犯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给擦节一条生路?”

    秦平大惊,“她……她难道……已经……”

    他只是贪花好色,从没想过要人性命啊。但其实,毁了女子清白,就如要她的命一样。

    姜柏挑眉,“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可我姜柏的妹妹,不是随便谁都能欺负的。你既有胆量做,就得有本事担。”

    秦平连连点头,“是我一时糊涂,我一定会对采儿负责的。明日我便要父亲上门提亲。”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