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有娃了
    姜采被唬了一跳,还未来得及搞清楚状况,便见宝环风一样的卷进来,异常尴尬的看着姜采,“姑娘,奴婢……奴婢没拦住三姑娘。”她是真的用力阻拦了,可奈何姜玥身边的两个丫头太过孔武有力,完全控制住了她。

    姜采嘴角抽了抽,低下头,这才看清是姜玥伏在自己膝上痛哭。

    “三妹妹,逝者长已矣,生者当如斯。我知你心中悲痛,还请节哀。”姜采一面说着,一面给碧柳、碧丝使眼色。两人会意,一左一右合力将姜玥拉了起来,并强行扶着她坐在了贵妃榻上。为了防止她再次情绪激动扑到姜采身上,碧柳一直紧贴着她站立。

    姜玥两眼肿的核桃般大小,脸上脂粉花成一片。哽咽道,“姐姐,求你放过平郎。”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抓住姜采的手。

    姜采如遭雷击!敢情这位妹妹哭的这么惨不是因为亲娘死了,而是因为情郎要受惩罚。

    姜采原本带着几分同情与怜悯,此刻却慢慢被溢上来的不可置信与厌恶取代。怎么会有人如此不知亲疏远近,不懂轻重缓急啊!

    英国府看起来家风端正,可怎么会养出这么多不知廉耻的姑娘!

    姜采扭动手腕,以看似柔和却非常强悍的力道将自己的手挣脱出来。看着姜玥,“给我一个理由。”

    秦平试图玷污姜采,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为保姜采清誉,此事不可声张,可不代表英国府不会惩治秦平。他虽也为勋贵之后,可家族实力远不及英国府。这是一个绝对权力至上的时代,秦家都没有人赶来说情。姜玥这个姜家人,还真是特别啊。

    对上姜采冷漠的眼神,姜玥心中打了一个突。她也知道自己的请求十分过分且不可理喻。可刚刚失去了一直维护自己的生母,她再不能失去秦平了。看着姜采屋内满满伺候的人,有些犹豫。

    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与人为敌是姜采的原则。她见姜玥这样,便将人都打发出去,屋内只留心腹。门口也叫人死死守着,不许外人靠近。

    姜玥心中多少有些感激,垂着头,很是艰难的说道,“我已有了平郎的骨肉。”

    轰~姜采只觉得耳边犹如炸开一个惊雷,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姜玥未婚先孕,若是传扬出去,整个英国府的姑娘前程尽毁。已嫁入皇宫的姜华,也会遭人非议。这是结结实实的影响了姜采的利益啊!

    “这事都谁知道?!”姜采追问,看起来一脸的冷静。

    姜玥到底还是有廉耻心的,垂着头不敢看姜采。“只有甄姨娘。可如今……她也不在了。”说着,便又扯了帕子嘤嘤哭起来。

    “秦平不知?”姜采继续追问。

    姜玥点头,“我也是这几日才知道的,还未曾告知他。”

    姜采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姜玥又是可怜她,又是憎恨她。“所以,你求我放过他,是认为他能娶你,给你一个名分,给你腹中孩儿一个名分?”

    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男人就该为自己的女人负责。姜玥有些迷茫的看向姜采,她总觉得姜采话中有话,便没敢轻易回答。

    毕竟,她们的姐妹情谊很浅,说话要十分谨慎。

    姜采看着她这幅样子,想想她也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便耐下了性子,叹气道,“你可知爱重一个人该是何等表现?”

    姜玥摇头。她从小到大,身边并没有这样的例子。

    “那你可知女子失德是什么下场?”姜采转换了方向说道,“古往今来,失贞女子皆要受礼法处置。轻则削发,重则处死。咱们这样的勋贵之家,女孩子一旦德行有失,便只得送一条白绫自行了断。你做下糊涂事的时候,可曾想过?”

    姜玥闻言,心头一颤。她不是没想过,只是无法抗拒秦平。也无法抗拒秦平会给她这个庶女带来的荣耀与机会。她略想了想,哑着嗓子回道,“情到浓时,难免不可自抑。平郎答应过我,必定会上门求亲,娶我做正房太太。”

    这不是痴人说梦吗!姜采崩溃的摇了摇头,“他若当真爱重你,知道你失了贞洁会冒生命危险,如何会为了图一时畅快便与你有了首尾?如今你既然已有身孕,恐怕你二人秘密来往已有数月,这数月之间他为何不来与父亲提亲?他若当真是个端方君子,可以托付终身,又为何对我做下这般下作手段!”

    姜采虽然什么伤人的话都没有说出来,可却字字如刀扎在了姜玥心口。那些辗转难眠的夜里,想到的各种可能,被姜采这样**裸的掀开,她那些自欺欺人的揣测被一掌打散。羞愧、悔恨瞬间溢满胸膛。

    可路已经选了,就算布满荆棘也要走下去。况且如今甄姨娘已故,她在英国府唯一的靠山也没有了。

    姜玥将心一横,说道,“这些我统统不管,我只想嫁给他做正头太太。”

    真是朽木不可雕,姜采无奈的看着姜玥,“你是英国公的女儿,什么样的人家嫁不得?即便你是庶出身份,仍然能嫁进公侯伯府,做个正房奶奶。南安侯府并非世袭罔替,如今的侯爷已是最后一位可以承袭爵位的侯爷。秦平也不过是个都御使的嫡子,这样的人家即便你是庶女也当得起正房奶奶。你为何如此想不开?”

    姜玥懵了,没有人告诉她南安侯和他们家不一样,不是世袭罔替的。如今的南安侯膝下无子,百年之后必定是二房嫡长子秦平袭爵。所以她以为自己日后会成为侯夫人。

    嫁给一个都御使的嫡子做夫人,和嫁给一个侯爷做夫人,那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啊!姜玥内心愧恨不已,喃喃道,“我……我不知……我竟不知……南安侯府是这般情景。”

    真是不长脑子啊!那秦家来打秋风的亲戚不在少数,秦妙音用尽浑身解数想要嫁给姜柏,这都足以证明秦家败落了啊!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