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秘密真多
    不用姜采反驳,英国公首先就看不上这门婚事。瞧瞧那梁奕的长相,若真娶了姜采,日后孩子得长的多妖孽?

    前有梁氏因美貌一生凄苦,后有姜华因美貌落入皇家,他可不想再出个红颜薄命的外孙女。当然,最重要的是,经过今日一战,他明显察觉,姜采是个隐藏许久的高手。这样的女儿,随随便便嫁去登州,那真是英国府的一大损失。

    大棋盘才刚开始下,怎么能折损自己的棋子呢?

    英国公扔掉刚才的悲痛,开始据理力争。“不行,母亲。这是还得从长计议。”

    老太太惊讶的挑了挑眉,姑娘的身子都让人瞧去了还从长计议?干掉一个秦平就算了,他是罪有应得。难道还要挖下来救人英雄的眼睛不成?老太太委实被儿子的不道德震惊了。可当着当事人姜采的面,总不能爆发。只气的咬紧了牙关,怒目瞪着英国公。

    姜采见此,忙装作十分娇羞又十分为难的,偷偷告退了。

    听说自己有机会要娶表妹的表哥,此刻正坐在屋内品茶,嘴角微微上扬。贴身小厮福林凑上前来添茶,“少爷,您若要真娶了表姑娘,夫人指不定多高兴呢。”

    “哦?”梁奕挑了挑眉,漫不经心的样子。

    福林卖力点头,“可不,夫人常常念叨,姑奶奶家的采姑娘如何贤良淑德。老太太也日日惦念表姑娘,若不是您太不着调,老太太早就跟亲家老太太提亲了。”

    “其实也提过吧。”梁奕端了手边的汝窑彩绘茶碗,“那时候表妹还未及笄,姜老太太以姑娘年幼推却了。”

    然后梁家大夫人就深深的被伤了自尊心,开始在登州境内各种给儿子说亲。励志要娶到一个比姜采好的姑娘。可其实那不是痴人说梦嘛!登州最了不起的姑娘,也不能同公府千金比,更不要说,姜采还是大长公主的孙女。

    梁表哥可能是为了避免亲娘太过尴尬,于是自从某次坠马之后,就像换了个人一样,敢于同母亲抗争到底。逃婚、拒婚花样百出,最后竟然以要保卫国家为由冲向了漠北。这场母子拉锯战中,梁大夫人惨败。

    之后才有了今日,梁奕赶到国公府,救了姜采这个段子。

    其实……这也的确是个意外。任梁奕如何谋划,也想不到会有这一出。但是胖揍秦平这事儿,他的确是想了两世。如今当真畅快!

    福林尴尬的挠了挠头,“那都多早晚儿的事儿了,少爷怎么还记得啊。”眼下,梁奕的英雄就应该做到底,将姜采娶回家们。

    难不成,少爷小心眼,先前因为姜老太太拒绝了婚事,这次少爷要拒绝一次才算扯平了?这也太不仗义了!福林见梁奕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忍不住腹中绯议。

    梁奕挑了挑眉,微微点头,“的确很久了……”他将尾音拉的很长,若有所思。沉吟片刻后,忽而抬起眼眸看向福林,“你说,她现在在想什么?”

    上一世,他们的缘分止于十六岁,他亲眼看见她投缳自尽后,身体一点一点变得冰凉。明知是秦平玷污了她,可有颠倒黑白的秦氏护着,有英国公的置若罔闻,老太太的力不从心,他一个外人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罪魁祸首逍遥法外。

    姜采死后,余下的一生显得格外漫长。大概是太过思念和悔恨,他竟又回到了十六岁那一年。虽然错过了同姜采的初遇,却阻止了她的早亡。

    梁奕以为,姜采能活下来,而甄氏投缳是因他重生而起。但其实,这一世好些人都不是原装的了,命运早已悄悄发生了改变。

    就比如,此刻的姜采并没有经历过与他的初遇,也便没有生出情愫。

    她正盘腿坐在床上,指挥着碧柳、碧丝等人打开箱笼,将收拾好的东西重新摆放归位。家里出了这么多事儿,她怎么可能离开呢。她要留下看戏!早就把救过自己的梁奕抛在了脑后。

    而梁奕正在纠结,要不要来探望姜采。

    福林耿直道,“少爷还是别去了吧。表小姐指不定心里头多忐忑呢。你这样贸贸然去看她,岂不害羞?”

    梁奕垂下眼眸,浮上一层笑意。她的确喜欢害羞,柔柔弱弱的让人很想保护。

    被认为柔弱的姜采,没干一件柔弱事。因为折腾了一番委实觉得腹中空空,收拾好箱笼后,便吩咐人去厨房找些好吃的来。自己也不管旁人如何,先给自己开了餐。并拉来八卦小天后,府内小灵通碧柳问道,“甄姨娘的事如何处理了?”

    碧柳非常尽职尽责,在大家收拾箱笼的空档,早已经飞奔出去打探消息。即便老太太吩咐人全程封锁消息,也没能阻挡她探听来消息。见姜采问,立刻打起精神。搬来一个小锦墩坐在姜采旁边,说道,“在甄姨娘屋子里搜出来好多票据和信笺,都被老爷收走了,里面内容具体是什么谁也不知。只说老爷看到后脸色骤变,忙屏退左右,亲自查验了尸体。眼下已经入殓了,可怜三姑娘已经病倒了。”

    “一日不曾停尸,便入殓了?”姜采诧异。这么急着毁掉尸体,是要掩藏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甄姨娘看来真的不是为了保全姜淮而死,这两件事只是恰巧而已。

    碧柳连连点头,自也知道其中辛密,不敢过多言论。

    一旁碧丝上前道,“甄姨娘的死本也与姑娘无关,如今四姑娘暗害姑娘的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如何处置便看老爷和老太太。那作恶的秦平被打的不轻,若想要再害人恐也不能。姑娘的不平总算也伸了,日后的事,都与姑娘无关了。”

    “谁说的,姑娘的婚事还是一难题呢!”碧柳插嘴,有些愤愤。“虽然表少爷哪儿瞧着都好,可没有正经营生。既不读书入仕,也不经商置产,委实靠不住。”虽然梁奕有一张好看的脸,可那不能当饭吃,碧柳十分的不看好。

    难得小姑娘这么理智,姜采露出赞赏之色。刚要说些什么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外面猛的窜进来一个人影,哭着扑倒在姜采脚下。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