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天上掉下个梁哥哥
    其实姜淮真的不知道甄姨娘为何会死,这是一个意外,与她所做事情败露毫无关系。可显然姜采认定了,甄姨娘是为了替江淮顶罪才死的。

    姜采字字句句都似乎是在原谅姜淮,要以德报怨,化干戈为玉帛。可其实不过是诱导姜淮认罪。姜淮认定,暖阁里一定有能掌握她生死的人。这个罪,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认。想到被软禁的秦氏和被打到半残的秦平,姜淮猛的生出一番孤勇来。冷笑道,“姐姐真是好生奇怪,为何一再诱骗我认错。我到底何错之有?我反倒想要问一句姐姐,我的表哥为何会被你的表哥打的不省人事。”

    这是个意外收获呢,原来胖揍秦平的人不是姜柏,而是梁奕。所以姜采十分狼狈的样子是被梁奕看到了,用锦被把她裹着抗走的人也是梁奕。

    一旁的碧丝和碧柳脸色骤变,都有些担心的看向姜采。老太太吩咐过,不准告诉姜采实情。四姑娘真是好黑的心!碧柳恶狠狠的瞪向姜淮,忍不住讥讽道,“四姑娘这样明知故问有意思吗?”

    姜淮本就窝火没有地方宣泄,抓住碧柳这越了规矩的做法,喝道,“主子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份儿。真是好没规矩的奴才,素日里怕是姐姐太过纵容了,今日我便替姐姐教训教训你这没有尊卑的东西!”说着便抬起手,要扇碧柳。

    姜采迅速起身,抓住姜淮的手腕。目露不满,口气嘲讽,“怎么?戳到你的痛处了?竟想打人?妹妹这无理取闹,歪缠的本事承袭自哪儿啊?”

    动了动被抓的生疼的手腕,姜淮试图挣脱姜采的桎梏。可却不料她力度很强,根本不让自己挣脱。姜淮只得怒视姜采,“姐姐这话什么意思?承袭?你是骂我没有教养吗?”

    “不敢。”姜采冷笑,“你我是亲姐妹,骂你不就是侮辱自家门楣。作为姐姐,我只是想告诉你,选错了路不要紧,可执意一直走下去,便没有人能救得了你。昨日府上发生了什么,你自然是一清二楚。你搬出我表哥来说,为的是什么?真是对不住了,我既然能今日亲自审理,并与你对峙。便早已看开一切,昨日谁救了我,我都不在乎。况且,父亲和祖母早已知晓此事,日后该当如何处置自会替我做主。我今日要做的,就是解决你我姊妹之间的问题。你可以不告诉我为何害我,但是若不思悔改仍想继续,便休怪我不客气。”

    姜淮看着姜采严肃的表情,忍不住失笑,“你不客气又能将我如何?”

    这不要脸的样子,委实惹恼了英国公。他一个箭步从内阁里冲了出来,狠狠一巴掌抽在了姜淮脸上。“她是你的姐姐无权处置你,你爹我可以!”

    姜淮被这突入起来的一巴掌打蒙了,完全搞不清楚自己是如何摔倒在地上的。只能捂着火辣辣疼痛的半张脸,迷茫的看向面前的英国公。

    英国公被气的面皮涨紫,恶狠狠的盯着姜淮。“证据确凿就这般摆在眼前,你仍能极力辩驳,到底是谁教你的这般没有羞耻?下手暗害自己的亲生姐姐,又是谁教给你的这般没有良知。”

    姜淮完全被吓傻了,哭嚎着跪爬到英国公的脚边,扯住他的袍摆声嘶力竭道,“爹,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是二姐她,她设计陷害我!”

    英国公被姜淮颠倒黑白的能力惊呆了,愤怒转成无奈,低头看着她歇斯底里的丑态,叹了一口气,“她如何害你?她自己给自己下毒,自己要秦平羞辱她?自己扎了一个娃娃写上自己的名字,放在你的柜子里?”

    姜淮因为惧怕早已丧失理智,连连点头道是。英国公的无奈已转换成了绝望,他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丧尽天良又蠢笨无知的女儿。

    “来人!”英国公扬声,一脚将姜淮踢开,“把四姑娘关进戒律室,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放出来!”

    戒律室是英国府关押犯了严重错误的女眷的地方,那里阴暗潮湿,看院子的婆子们因常年施暴,面目可憎,性子暴虐。英国府成立百年,只有未婚先孕或是红杏出墙,败坏门楣的女人才会被关进去。姜淮完全被吓蒙了,本想在说什么,却被来人塞住了口鼻,只能发出呜呜的哀嚎声。

    她一双眼睛充满恨意的瞪向姜采。

    这真是奇怪了,作恶的人去恨起受害的人了?天理沉睡了这儿多年,是该人为的叫醒来昭昭一下了。

    姜采默然的看着姜淮被拉出去,侧身站在英国公身旁,很识趣的沉默了。

    老太太由田妈妈扶着自内阁里走出来,目露悲切的看着英国公。“这府上如今乱成这样,你有莫大的责任。”

    英国公剑眉紧蹙,微微闭目,似是十分懊悔。

    老太太走到英国公身边,顿住脚步。定定的看着他,“淮姐儿今日为何会做下这等错事,皆因你过分纵容秦氏。你念及旧情,自觉心中有愧,处处对她宽宥,可你的那份旧情到底与她何干?”说着,便叹了一口气,“老爷,做人最要紧的便是分清是非。你在朝为官多年,多受圣上倚重,不正是因为你明辨是非,处世得当吗?为何到了自家内宅,你却糊涂了?”

    英国公满心悔恨,难以言语,只沉默的低下头来。

    姜采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把事情想的都太简单了。英国府的水,比想象的深很多。

    老太太看着姜采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的清誉问题。很是心疼的拉了她的手,“采姐儿,你能如此勇敢的面对问题,且心怀仁善的原谅了淮姐儿,祖母很欣慰。原本,与奕哥儿的事情,我是要瞒着你的。却不料今日被淮姐儿说破了。既然如此,祖母也不瞒你了。我却有意将你许给他,待和你外祖母书信说明,便为你们定亲。”

    今天的意外收获是不是有点多了?姜采石化在原地,脑子飞快的旋转,她这么卖力就是为了甩锅,老太太您怎么又把表哥甩回来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