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审讯
    寻常姑娘遇到这样的事情,应该早已哭死在床上。姜采非但没哭没闹,睡醒一觉又吃饱了以后,竟然要求要自己问询真相,给自己讨公道?!

    这是什么情况?

    田妈妈非常错愕的看着姜采,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可转念一想,老太太病倒了,英国公被皇帝紧急召见了,秦氏被软禁了,三房、四房不好插手,姜采又没有大嫂,这事如果姜采不替自己出头,似乎真的没人能管了。

    没娘的孩子,真可怜。

    田妈妈看向姜采的目光中,错愕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怜悯。

    姜采却是一副倔强模样,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田妈妈,等待下文。

    在屋内的老太太听了,忙挣扎着起身,名百灵去将姜采叫进来。

    姜采和田妈妈一前一后,进了暖阁。见老太太披着一件石青色滚边绣喜鹊登枝大毛衫,依靠在床上。头发矮矮的挽着一个髻,颧骨处浮着病态的红晕。整个人神情恹恹的。

    姜采见她这般,心里也委实不忍。忙上前关切一番,老太太自不愿意子女担心,只说是太过劳累,略歇一歇便好了。祖孙二人问侯一番后,老太太说道,“此事关乎你的清誉,你父亲和我断然不会委屈你的。”

    言外之意,就是你别插手了。

    “正因为此事关乎我的清誉,孙女才要自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的清清楚楚。是谁竟这般处心积虑害我!”姜采十分坚持。

    这般孤勇,竟和自己年轻时有几分相似。老太太看着眉目宛然的孙女,也想起了自己少年时的一些过往。忍不住有些心酸,内心挣扎一番后,虽知道这太有违礼数,可还是应允了。命田妈妈鼎力协助。

    有了田妈妈的帮助,姜采很快便将一应人证、物证都牢靠的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姜采命人搬了一把椅子,端坐在琉璃阁的正厅中央。下首站着梗着脖子不肯认罪的姜淮。

    “姐姐真是好大的架子,竟要这般审讯自己的妹妹?咱们英国府没有礼法了?”姜淮斜睨着姜采,浑然没有一丝惧怕。

    这般好的心理素质也是罕见,姜采不急不缓,目光镇定的与她对视。“我只是与你说说话,何来审讯?妹妹难道是做下了什么作奸犯科之事?”

    姜淮一愣,神色有些难堪。姜采还什么都没说,自己有些不打自招了。

    姜采看着她的样子,轻轻笑道,“去给四姑娘搬个椅子过来,要她坐下来陪我审理审理家中要案。”

    碧柳闻言,忙和碧丝合力抬过来一张楠木交椅。姜淮略带迟疑的坐了过去。姜采侧头看过来,仍然那副和和气气的样子。“妹妹方才既然提到了审讯二字,怕是已知道家中发生了什么罢。”

    姜淮眼神闪烁,“祖母卧病在床,我表哥又被人打的一直不省人事。阖府上下谁人不知?”

    姜采不置可否挑挑眉,微微扬了下巴看向碧丝,“将人都带进来吧,给四姑娘讲一讲最近发生了什么。”

    姜淮有些如坐针毡,强自镇定的坐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气。

    碧丝应了一声是,紧接着便有一个穿着墨蓝色比甲的仆妇,被人拎了进来,身后压着她的婆子,照着膝盖窝一脚。那仆妇来不及反应,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碧丝垂眸看向她,介绍道,“这位是在厨房做事的朴妈妈,昨日晚膳正是她当值。”

    姜采点了点头,问道,“昨日那甜汤可是妈妈做的?”

    朴妈妈显然是先前被人用过刑,脸上犹带着青紫。一双眼睛略有闪烁的去看姜淮,身后的粗使婆子轻咳了一声,对着她举了举拳头。那妈妈登时被唬的魂飞魄散,连忙点头,“是奴婢,是奴婢。但是……绝非是奴婢下毒。是……是四姑娘身边的翠竹姑娘,她来后厨自端了个汝窑莲花瓣的碗盛走的甜汤,说是给四姑娘用!”

    姜淮闻言,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你这刁奴,竟然血口喷人!”说着,便要上前去打朴妈妈。一旁的宝环、金钗见了,合力上前拦住了她。朴妈妈被吓的抱紧了头,浑身抖如筛糠。

    姜采看向碧丝,立马有小丫头端上了一个紫黑色四周雕花的长方形托盘,上面放着昨日姜采喝汤用的碗。姜采问道,“妈妈看看,可是这只碗。”

    那朴妈妈只瞟了一眼,便连连点头道是。

    姜采摆手,叫人将朴妈妈拉了下去。紧接着又有一个圆脸妇人被以同样的姿势拎了进来,跪倒在姜采身边。碧丝仍旧介绍道,“这是昨日二门上的婆子。”

    没等姜采发问,那婆子便道,“昨日是四姑娘身边的翠竹姑娘给了我二两银子,要我去寻人赌钱。她说有要紧人要见,在二门上等一炷香的时间,这期间门由她看管。”

    姜淮再次暴怒,想要去踢那婆子。转念一想,却冷哼着看向姜采。“姐姐真是好手段,竟买通了这些人来污蔑我。你言下之意,便是我要人放了表哥进来,又在你的吃食里下了毒,并让表哥对你下手了?”

    姜采耸了耸肩,“我什么都没说,只是要妹妹听一听这些人所言。我以为,这些人都是搬弄是非,挑拨我们姊妹感情的。”

    姜淮再次石化!她似乎说错了什么。

    到底还是稚嫩了些。躲在内阁里观战的英国公绝望的看向了天花板。他从不知道自己竟然养出了这样两个女儿。一个运筹帷幄,抓着别人的弱点引诱人犯错。一个做下了恶事,仍能理直气壮与人辩驳,全无悔意。

    此时又有人端了一个黑漆团花雕绘的小托盘,上面放了一个扎满针的小人。姜采亲自起身,将那小人拿了起来,背后赫然写着姜采二字。原本想要出言辩驳的姜淮,此事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

    姜采冷冷的看着她,“这是在四妹妹屋子里找出来的,你可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看到这巫蛊娃娃,内阁里的英国公终究按耐不住,摔碎了手中的汝窑三清虾茶杯!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