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胸前一凉
    为了招待远道而来的梁奕,老太太自掏腰包在正堂内摆了宴。只用了一座黑漆描金百宝嵌屏风隔开了男、女席。两桌虽然互相看不到,却能听到彼此对话。

    因秦氏被软禁一事,姜淮与姜采同席而坐,觉得十分煎熬。她越是神色自如,姜淮越觉得刺眼。混在女眷席中的姜子明此刻赖在姜采身边,也让姜淮觉得十分眼热。手刚放在桌上的建窑茶叶末釉小圆盏上,一旁伺候的红缨,便执了青白釉直壶来斟了洛神花酒。伏在姜淮耳边轻声道,“姑娘稍安勿躁,翠竹已经将诸事安排妥帖了。”

    姜淮眼睛一亮,偷瞟了一眼正在哄着子明吃饭的姜采,原本僵直的脊背放松下来。自举了杯盏抿了一口酒。

    姜子明因白天贪食,多吃了一些果子,此刻再不肯吃饭的。姜采为了哄他,只能自己卖力的将汝窑浅绛彩福寿纹碗内的汤汁喝了个干净。子明看着姑姑喝光了一整碗汤,也只能赏光的喝了几口,而后再不肯用。

    姜采方才只顾着哄小孩子,却未曾注意味道。此时回味,却觉得有些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会煮这么甜的汤。

    姜淮在一旁看着姜采将汤喝光,似是松了一口气。拉过想要跳下去玩耍的子明说道,“四姑姑也吃好了,陪明哥儿去外面玩好不好?”

    子明虽然不喜欢姜淮,可他素来乖巧,只能赏脸点头。有些恋恋不舍的看向姜采,“二姑姑,你也一块?”

    姜采已经被这个小魔头磨了一顿饭的功夫,再没力气与他缠闹,只摆了摆手,“姑姑还没吃饱,你且先去玩吧。”

    子明嘟着嘴,虽不高兴,还是乖巧的和姜淮走了。

    他们姑侄走后,姜采只觉得双唇有些麻痒,又因觉得屋内气氛有些压抑,便早早离席,去外面走动。

    碧柳见姜采起身,忙抱了一件鹤氅追上来为姜采披上。“姑娘,外面凉,您不若去东次间坐一坐,奴婢给您要杯茶来吃。”

    姜采摆了摆手,推开身上的鹤氅。“我觉得有些闷热,去外面透透气。莫要去叨扰旁人了。”

    碧柳见姜采脸色似乎有些难看,以为是不胜酒力。“那奴婢去给您端一碗醒酒汤吧。”

    嘴唇发麻,头有些晕沉沉的状态,似乎真像吃多了酒。姜采点头,“也好,我在院内老槐树下坐着,你一会便去那寻我吧。”

    碧柳点头应是,匆忙忙走开。

    姜采抬脚要走,却觉得眼前景物似在旋转,头晕的厉害,整个人也突然没了力气。软软的向后倒去,此刻一只有力的大手稳稳的扶在她的腰间,稍一用力,便将她扶了起来。

    “采儿小心!”那声音低沉悦耳,很是熟悉。姜采侧头,入目却是秦平怎么看怎么淫邪的那张脸。

    她头疼的厉害,用力挣了挣竟半分力气使不出来,人只能软软的靠在秦平身上。

    秦平一脸关怀,借力将姜采揽进怀中。“采妹妹定是不胜酒力,不若我扶你回房间休息吧。”

    姜采心中大怒,身上却用不出半点力气。“你放开我!”她只能尽力挣扎,可却因嘴唇发麻,说出的话都含糊不清。

    这愤怒的话停在秦平的耳朵里却是软软糯糯的,好似某种邀约。少女身体柔软馨香,秦平有些心猿意马。搂着姜采,便穿过回廊,往小门处走。

    穿过那小门,便入了老太太的佛堂。素日里除了老太太礼佛时会去,那里都不大有人走动,最是僻静不过。这个登徒子拉她去那做什么?他又如何做到这么了解英国府内地形的。

    姜采回想起桌上姜淮的举动,暗骂自己是猪,竟然不小心着了道。真是低估了这小姑娘的道德水平!

    方才她自屋内出来,便觉有些奇怪,素日里门口都有丫鬟、仆妇守着,可今日这样热闹,门口却有些清冷。她原以为是守门的玩忽职守,看主子们聊得正酣,便顾自去吃酒玩乐。眼下再想,恐怕是被人动过手脚,清理了一番。

    好歹也是深宅大院打拼过多年的,今日竟栽在了这等事情上。姜采心中愤恨不已。可因失去了力气,一丁点办法也没有。只能踉踉跄跄的跟着秦平走。

    大概是秦平嫌弃姜采动作太过迟缓,唯恐被人撞见,索性将姜采打横抱起,加快步伐,一脚踹开红漆角门,抱着姜采躲进了小院儿。

    “你放我下来,”姜采已放弃挣扎,只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一双眼睛毫无波澜的看向秦平。“我不知你为何如此待我,可你当知,在我英国府对嫡出小姐做出这等事情来,你该承受怎样的后果。”

    姜采因双唇发麻,语音有些不祥。但却并不影响秦平听清,他似是毫不在意。“今日并无人知晓我来过贵府。”一面说着,一面将姜采抱进了佛堂后的暖阁内,将人放在了软榻上。他栖身上来,将姜采压在身下,双眼因激动有些泛红。“只要你不说,今日便不会有人知晓发生了什么。”

    姜采惊怒,身上完全是不出力气,只一双眼睛满是愤怒的瞪着秦平,似要用目光将他射穿。

    秦平见她这幅样子,反而更加来了兴致。伸手便去解她的衣衫,一只手贪婪的抚摸着姜采精致的脸庞。“自那日见过以后,我日日想着的都是你这张脸。不论同谁**,我都没办法投入,心里只念着你。”

    姜采见她那副贪婪模样,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恨不能将晚饭吃过的东西都呕出来。偏此刻自己一分一毫都动不得,只得软言道,“你这般用强,是要我恨你一辈子不成?你若真心爱慕我,大可同我父亲提亲。”

    “提亲?”秦平冷笑,“你以为我要娶你?你们姜家的女孩一个、两个都甚是好笑。我无非是想要尝尝不同味道罢了,为何要将你们娶回去?”

    此刻的姜采,终于深刻的领悟了一个词——色胆包天!

    既然软的不行,那只能来硬的。姜采侧头,躲过秦平落下来的追吻。喝道,“我与寻常女子不同,即便受辱也绝不忍辱。即便身败名裂,我也不会忍下今日之事!”

    秦平手下动作一顿,随机咯咯笑道,“便是那样又能如何?你急着告诉天下自己是个残花败柳,与我何干?”

    嘶~的一声,姜采只觉得胸前一凉。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