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软禁
    电闪雷鸣之间,早已在心里把事情的始末推演了一遍。哭道,“我与老爷成亲十多年,生儿育女、操持家业,老爷竟这般不信任我。随便什么人拿出所谓罪证,便将这恶毒的帽子扣在了我的头上。”

    英国公眼露厌恶之色,一旁的贾蟠家的脸色有些发白。

    秦氏扯过锦帕捂着脸,“当年我爱慕老爷人品端方,放着别家的正头太太不做,嫁与老爷做填房。宁可顶着做人继母的难处,也愿和老爷长相厮守。可老爷却是这般思量我。柏哥儿和采姐儿虽非我亲生,可到底也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如何会害他们?我就是想要娘家侄女嫁进来也不过是瞧我那侄女处处都好,想着嫁给柏哥儿与两家都有好处。采姐儿自幼病弱,我虽不及亲娘处处妥帖照顾,可也没叫她吃过苦头。这么许多年来,我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吖!老爷这般怀疑我、训斥我,真真是寒了我的一颗心。”说着便伤心哭起来,渐渐哭断了气后,猛的将脸从双手中抬了起来,满眼愤恨不平,“到底是谁蛆了心肠,在老爷面前搬弄是非害我!”

    英国公剑眉微蹙,因为手里抓着太多秦氏的把柄,此刻看着她卖力的表现,只觉得演技拙劣。懒得再与她多言,只道,“要我叫人来对峙?”

    秦氏到底心里有鬼,心里也似打鼓一样。可面上却仍然一副无辜伤心的模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爷若是厌了我,休了我便是。何苦泼这一盆脏水!”

    伤心和绝望拿捏的恰到好处。英国公从前怎么没发现,自己娶了个戏精。这内宅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每个女人似乎都有十八般武艺。只要男人稍加留心,就能看到很多精彩瞬间。

    英国公现在无心欣赏秦氏演技,只觉得胸口气闷难当。看了一眼一旁有些惴惴不安的贾蟠家的,思索一番后只能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念在一双儿女面上,我今日自会留你一条活路。日后你当谨守家规,再不可总任何逾矩之事。儿女们的婚事,全凭母亲做主!”

    说完,便拂袖而去。吩咐人将秦氏的院子封了起来,每日换三班人马看守,不许秦氏走出院门一步。

    秦氏破例成为了英国府头一位被软禁的主母。

    一时间英国府上下,人人自危。

    姜淮觉得,这一定是姜采作祟!姜枫羞愧的在兄弟中抬不起头。三太太觉得自己清闲的日子可能到头了,四太太恨不能抚掌叫好。

    老太太一口热茶喷了对面的田妈妈一身,“老爷把秦氏软禁了?”

    田妈妈拿出帕子来擦身上落下的茶渍,点了点头。“老爷似乎很是生气,不准夫人出门,也不准人去探望。四姑娘已经在老爷面前哭了几个来回,不是叫婆子拎出去,就是叫小厮拦在外头。三少爷也去求了情,老爷摔碎了一整套的汝窑茶具,也再不敢近前了。恐怕这次老爷是真下狠心了。”

    老太太揉了揉眉心,“看来,前些日子的查访,老爷掌握了更多细节。府里是该整顿了。”一面说着,一面道,“梁家的三少爷还没到吗?”

    田妈妈摇头,“二少爷已经出城去接了,因是临近太后圣诞,这几日进出城监管极严,便是过个城门,走个程序也要费些时日呢。”

    老太太点了点头,想着左不过这一日人便到了。便又吩咐人去督促姜采好生收拾随行的东西。

    姜采的屋子里此时众人皆在忙碌。姜采却是有些茫然的坐在格棱窗下的梨花木圈椅上发呆。

    “登州其后温热,多带些薄衣服要紧。”

    “路途遥远,多带些姑娘喜欢的吃食要紧。”

    “登州虽也属北方,可到底与京城不同。姑娘怕是会不习惯,难免头疼脑热,带些祛湿除热的药才是要紧。”

    碧丝、碧柳并宝环、金钗几个正热烈的讨论着应该带些什么。

    刘妈妈此时正掀了帘子进门,径直走到姜采身边。“姑娘,老太太吩咐,这次出门要多给姑娘带几个人手。您瞧着该带谁走,该留谁看家,奴婢这里记好了可去老太太处报备。”

    听了这话,小丫头们都满眼希冀的看向姜采。陪着姑娘出门游山玩水,这可是再好不过的差事。

    姜采看了一眼众人,心里有些犯难了。“路途遥远,若是随行人数太多,恐怕会找人侧目。不如少带些人手,物品罢。外祖母知道我去小住,必定已经备齐了人手,用度。”

    “老太太说,正是路途遥远,才该多带几个人伺候,以防万一。”刘妈妈继续道。

    碧丝、碧柳两个人素日跟在她身边最为得力。可她们两个也是管事丫鬟,若都带走,院子恐怕看不住。金钗、宝环虽不如她们两个贴心,却也堪得重任。刘妈妈有银钱上的生意要打理,郑妈妈要管着院子。两个都走不开。

    姜采想了想道,“只带了碧柳和宝环吧,余下的都留下。院子里没人看护可不行。郑妈妈要在家管事,刘妈妈要帮忙打理银庄。眼下殷妈妈身子已经大好了,派人去接进府里,随我一并出门吧。”

    金钗咬着唇心里有些不痛快,郑妈妈多少有些失落,刘妈妈却觉得这再妥帖不过,忙不迭的去给老太太回话。

    姜采这边箱笼收拾的差不多了,天色也暗了下来。按理应该在日落之前到府的梁三少爷仍然没有踪影,拐带着连去迎接他的姜栋也不见了踪影。

    戍时的梆子刚刚敲过,姜栋便派人回来送信。梁三少爷入城后,以多年未踏足京城,要领略一番京中繁华为由,硬拉着姜栋去了京城最贵的酒楼,点了一桌子特色山珍海味,大快朵颐。姜采委实心疼姜栋的荷包,老太太咬咬牙,自掏腰包填补上了孙子这次的招待费。

    姜柏火速赶往宴请现场,试图用酒量震慑住这位表弟,告诫他互送姜采是不要这么不靠谱。可第二天早上,醉到不省人事的姜柏大哥被小厮抬着进了门。梁三少爷却是一副神清气爽、气定神闲的模样去给老太太请安。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