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揭穿
    姜采还想在争取一下,一直站在一旁的田妈妈上前劝慰。“姑娘便听老太太的话罢。老太太这许多年来为姑娘做了多少打算,眼下就差这最后一步了,万不可出错的。”

    果然英国府有很深的秘密。姜采看着老太太鬓间白发,心中不忍。揉了揉眼睛,终究还是点头应了。“孙女全凭祖母做主。”

    老太太似是松了一口气,怜爱的抚了抚小孙女的头发,目光中多有不舍。

    姜采不知道老太太到底要做什么,可看她的样子似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

    自老太太院子里出来后,英国公便快步回了房。秦氏此时正在整理新置办的春日衣料,见英国公回来,手上翻看料子的动作未停,开口道,“老爷今日怎回来这么早,正好与我瞧瞧,这里哪一匹料子好些,送去给祁王妃。”

    “你何时与祁王妃交好了?”英国公由人伺候着脱掉外衫,换了一件常服,走到秦氏身边,双手负于身后瞧着桌上的面料。

    紫檀木雕花大圆桌上,铺陈摆列了七八匹布料。苏绣、蜀绣、湘绣锦缎皆颜色十分艳丽。英国公蹙了蹙眉毛,“祁王妃喜欢艳色?”

    秦氏点头,“每次见她都身着颜色衣服,我捉摸着该是喜欢艳色的。祁王妃本就性子活络,应该没错。”

    英国公不置可否,转身在一旁靠墙放着的酸枝木雕花浮纹太师椅上坐下。点了点桌子,示意秦氏坐过来。

    秦氏上前,亲自给英国公斟了一碗茶,便在桌子对面坐了下来。“老爷有什么事儿?”

    英国公自抿了一口茶,状似漫不经心,“柏哥儿的婚事。”

    与邢家说亲,英国公一直没有理睬秦氏。今日突然提起,莫不是真黄了吧。秦氏心头一喜,面上却毫不显露。“可是要去换庚帖了?”

    英国公眼角扫了一眼秦氏,心里佩服她的演技。摇了摇头,“邢家的婚事,退了。”

    “为什么?”秦氏佯装惊讶,连手里的茶杯都戏分很足的抖了抖。

    英国公瞧了一眼洒在桌面上的茶水,剑眉一挑,“没什么,不合适。”

    一旁的贾蟠家忙上前给秦氏递帕子擦手,又将桌子迅速擦干净,为秦氏斟了一碗新茶。并且恰到好处的递了一记眼色给秦氏,示意她拿捏好分寸,演技不可浮夸。

    秦氏收到讯号,忙心里建设一番,调整了一下坐姿。认真的看向英国公,“老太太一直不是很喜欢邢家姑娘,还同邢家老太太见过面了?”

    英国公想了想,决定还是点一点秦氏,于是便道,“邢家姑娘不知道哪里听了谣言,便有些动摇。”

    “邢家退亲了啊?”秦氏一副忧虑的模样,仿佛被邢家退亲很是有失颜面。忙善解人意道,“莫不如我再去邢家走一趟吧。”

    “谁告诉你她家退亲了?”英国公声音一凛,“谣言止于智者。柏哥儿如何行事,人品如何,众人皆知。岂是有心人几句是非之言就可抹黑的?邢家自然识破了谣言,愿与我们结秦晋之好。可惜老太太瞧不上了,便着我回来与你夫妻两个商讨,该给柏哥儿重新物色人选。”

    这番话,听的秦氏有些心惊肉跳。既然知道是谣言,是不是也知道了谣言的源头。便是知道了又如何?谁人人前不说人,谁人人后不被说。秦氏迅速战胜心中的不安,“老爷可有什么心仪的人家。”

    英国公摇头,“正是因为没有什么心仪人家,才来讨夫人的主意。素日里你们女眷来往,你瞧着,哪家的姑娘好些。”

    秦氏略一思索道,“锦乡侯府三房嫡长女,如今十七岁,生的花容月貌,性子也极其温和。”

    “老侯爷的三儿子是个酒鬼。”英国公摆了摆手。这种混账岳父,要来做什么?

    “那南乡侯的嫡幼女,如今也未婚配。虽然样貌不出众,可性子却是极好。我也听人说过,她自幼由老夫人一手调教,管家理事,最是能干。”秦氏继续提供。

    英国公还是摆手,“南乡侯曾牵涉进前太子案中,近两年才恢复了爵位。”有前科的罪臣,联姻是想给自己找麻烦?

    秦氏抿唇,似乎又思索一番说道,“宁远侯府如今还有个没出阁的姑娘,是已故老侯爷的掌上明珠。”

    “宁远侯府刚死了的夫人是皇后娘娘嫡亲的妹子。”镇国公府和宁远侯府已经水火不容了,皇后恨不得吃了徐世卿。跟他们家结亲,是脑子不好吗?

    秦氏可不是这么笨的人。

    英国公转头看向秦氏,一双眼睛如静谧湖水,深不可测。

    秦氏心里打了一个突,绕了半天,终于说到,“还有我娘家的侄女,三哥哥家的妙姐儿。前儿在咱们府上住过一段时间的。老太太极是喜欢。”

    英国公等的就是这句话,猛的将手拍向桌案,震的茶盏叮当直响。“你绕了好大的圈子,目的就是要柏哥儿聘了你那娘家侄女。你当我不知谣言从何而起?我娶你进门,这许多年来,你惹了多少祸端。我处处忍让于你,今日你竟然要算计我的一双儿女。”

    秦氏被吼的一愣,完全想不到英国公会爆发。眼泪都忘了流,只定定的看着英国公。半晌后方才挤出眼泪来,“老爷为何如此说?”

    英国公看着她这幅样子,委实觉得寒心。自怀中掏出一个牛皮纸包,扔在桌上。“你看看这是什么?”

    秦氏颤抖着上前去将那牛皮纸包打开,里面包着的竟是一个贴了灵符,浑身扎满了针的布娃娃。上面还写了姜采的名字。这……一直藏在她陪嫁的那个紫檀木镶金边的妆盒里。怎么会到了英国公的手里。

    “你千方百计阻碍柏哥儿婚事,又使用巫蛊之术诅咒采姐儿,你安得什么心?我若将这样东西拿到母亲面前,足以叫你下堂!”英国公字字铿锵,句句雷霆。

    虽然证据摆在眼前,可秦氏怎么可能这么认输。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