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荒唐
    荣演看着徐世卿铁青的脸色,莫名觉得心中畅快,忍不住讥讽道,“先夫人尸骨未寒,侯爷倒是好雅兴,又盯上了别家姑娘。”

    “男子丧妻续娶本是天经地义,何况爱美人心人皆有之。那么漂亮的姑娘,我喜欢一下有何不妥?”徐世卿剑眉维扬,一脸的轻浮。

    荣演看着他这幅嘴脸,想到顾昭竟与这样的人同床共枕十年,便觉心痛。更不要提,自己还有一个不懂事的妹妹,为他身怀六甲。掩藏在毫无表情的面容下,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你不是想替昭儿讨公道吧?想要我像你一般,为了她终身不娶?”徐世卿仍是一副玩味的神情看向荣演,似乎是竭尽所能的挑起他的愤怒。他冷笑道,“你别忘了,昭儿是我的妻子,生前同床,死后共眠。你就是有再多的情谊,她也不曾多看你一眼。”

    顾昭一直是荣演心中的一颗刺,碰不得。徐世卿无疑又将这刺向心中推了几分,叫荣演再次清醒的尝尝疼的滋味。荣演深吸一口气,不接徐世卿的话,只沉声问他,“今日我来问你,要如何对待安庆!”

    荣演不能光明正大的为顾昭撑腰,可作为安庆郡主的哥哥,他可以为安庆出这口气。

    徐世卿以为早已抓住了荣演软肋,只要提及顾昭,他便会乱了阵脚。不料今日,他是有备而来。这反叫自己有些被动。他剑眉微微一蹙,仍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原我是要给她名分的,可她气死了昭儿,我断不能要她进门。孩子生下来,我会负责,但名分我给不了。”

    荣演不可置信的看着徐世卿,是谁给他的胆量,让他敢这样对待祁王府。“你想娶姜家姑娘?”

    “你管我娶谁!怎么?还想要跟我较量一番,争抢一番?”徐世卿嘴角微挑,满眼轻蔑的看向荣演。“从前昭儿选我,如今采姐儿也会选我。要不要我们赌一局?”

    荣演怒极反笑,忍无可忍,一拳挥在徐世卿的脸上。骂道,“你这无耻之徒,当年你是如何得到昭儿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如今竟想要同样的方式去侮辱姜家姑娘?你痴人说梦!”

    徐世卿被打了几个趔趄,堪堪站稳,用大拇指揭掉嘴角鲜血。仍然一副欠揍的表情,“怎么,怕仍输给我?”

    荣演见他这幅没脸没皮的样子,委实觉得恶心。仍想要挥拳去揍他,可又觉的无趣。徐世卿见他这幅没有办法的样子,心中竟觉得十分畅快。笑着转身离开了。

    姜采本已走远,可却发现自己掉了香囊,转身回来寻找,正见到二人厮打的一幕。

    徐世卿走后,荣演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半晌后,蹲下身,双手捂着脸,仿佛一只困兽一般呜咽起来。

    姜采躲在远处看着,只觉胸口似被人用重物锤过一般。眼泪也似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

    他们俩从来都是这样,即便悲伤之时,也不可抱头痛哭。从前隔着礼数规矩,后来隔着生死。如今顾昭已逝,姜采就算有所有顾昭的记忆和感情,他们都没什么机会再续前缘的。

    缘分是个奇妙的东西。有些人从始至终都与你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荣演在原地不动,姜采便不好冒然出现。一直躲在树后,不敢动。急忙赶来的碧柳见姜采靠在一棵树上,默默垂泪,吓了一跳。忙上前询问,“姑娘,这是怎么了?”

    姜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碧柳拉到自己身边。好在荣演那边,不知安庆什么时候挺着肚子出现了,才掩盖住了这边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荣演看见妹妹,忙站起身来,方才的颓然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掩藏在严肃下的关切。

    安庆已近临盆,挺着肚子行动极其不便,由婢女扶着,十分吃力的走到荣演身边。“大哥,方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

    荣演神色一滞,他再如何恼怒安庆的不检点,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亲妹妹,仍不希望她伤心,受到伤害。可既然听见了,也没什么好隐瞒,她能早些明白,看清徐世卿为人也是好的。

    “你既然都听到了,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父亲虽然恼你,可到底是亲生骨肉,孩子生下以后送走吧。待风声过了,我自会求父亲接你回府。”

    能怎么办?家丑只能闷住。总不能真的像那些愚昧的“读书人”一样,一条白绫勒死她。

    安庆似是心中不平,因为孕期浮肿的脸上表情略显狰狞。“你们两个竟为了一个死人吵了半天!我不明白,那顾昭到底哪里好,要你们一个、两个这般念念不忘。大哥,你竟还为了她哭!”

    荣演完全跟不上妹妹的节奏,他和徐世卿打起来,明明是因为这厮沾了安庆的便宜还不想负责,啪啪打祁王府的脸啊!荣演明明是来给安庆撑腰的啊!他有些气竭的看向这个不懂事的妹妹,无奈道,“时至今日,你仍不觉得自己做出这般有辱门楣的事情是错。这么多年的书都得到哪里去了,起码的是非曲直,礼义廉耻都已经不懂了吗?”

    安庆从未被哥哥训斥过,即便是被查出怀有身孕,被偷偷送往水月庵时荣演都没有一句责备。如今荣演这般疾言厉色,她又将过错推给了顾昭。“我想为大哥出口气怎么了?也让那个女人尝尝始乱终弃的滋味!那个被你捧在心上的人就知道礼义廉耻了吗?明明和你订了亲,却转头嫁给了宁远侯,她抛弃了你又夺了大姐姐的心上人,她就明辨是非曲直了吗?”

    荣演不可置信的看着妹妹,“你竟是为了这荒唐的理由,和徐世卿有了首尾?”

    安庆不置可否,仰着下巴,一副桀骜模样,眼睛里满是倔强。

    荣演像是受到沉重打击一般,整个人颓然下来。

    安庆见哥哥这样,眼泪也簌簌落下,“自幼大哥和大姐最疼我,你们一个终身不娶,一个远嫁他国,我如何不恨那罪魁祸首!我就是要她痛苦千倍百倍!本来想要她活着心痛,可谁知她竟……竟就这样没了。”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