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偷听二人组
    小兰听了母亲的话,更是悲从中来。啜泣道,“我自幼跟在枫少爷身边,从没想过要伺候别人。我宁可一辈子不嫁人,也不愿意出府随随便被配给别人。”

    贾蟠家的听见女儿的话,伸手便是一巴掌。怒喝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枫哥儿心里头若是有你,会任由夫人将你送给旁人?你在西府这些日子,他可想方设法去看过你?”

    小兰未曾想过母亲会动手打自己,捂住火辣辣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贾蟠家的。一旁的小红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到底是个小孩子,抱着姐姐也跟着哭了起来。

    打在儿身,痛在娘心。贾蟠家的颤抖着手,脸上尽是后悔的神色。可想着女儿这么糊涂,又瞧瞧还不太明白事理的小女儿,将心一横。伸手将小红拉了过来,仍旧高声道,“我自幼便告诉过你们,我们这样的人家最要紧的就是摆正自己的位子,活的清楚明白些,别被那富贵迷了眼睛。”一面说着,一面等着小兰。“兰儿,当初你像红儿这么大的时候我就与你讲过。你们爹早就不在了,又没有兄弟可以依靠。在这府上,全靠我们娘仨相互扶持。我在夫人面前是得力的,也是这府上有头有脸的。只要你别贪心忘形,日子总能踏踏实实过好。可你全不听,一心想做那少奶奶梦。你是家生子,如何不知国府规矩。少爷成婚前的通房丫头,有几个得了善终的?且别说夫人如何容不得小蹄子魅惑主子,耽误前程。便就是将来明媒正娶的正房太太,有几个能容得了自幼跟在少爷身边的通房丫头?我说过你莫要打少爷主意,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可你不听,落得如今下场。我想方设法捞你出来,你竟还想着走从前的老路。你还要脸不要!”

    这番话骂的又狠又急,小兰又羞又愧。索性趴在床上,将头埋进枕头里哭的浑身乱颤。

    贾蟠家的见女儿这样,气的满脸涨红。拉过小红道,“你若也像你姐姐这般不知廉耻,我趁早打死你了事。”

    被殃及的小红哭声戛然而止,一轱辘爬到姐姐身边。将姐姐强行拉了起来,奶声奶气道,“姐姐别哭了,原你是来求娘救你的,没头没脸吵了这一顿,没的自己家里头乱成一糟,反叫自己仍要回去受苦。方才咱们都听见了,夫人做事如何狠辣的。有这样的娘,想必枫少爷也好不到哪儿去。你心里头放明白些,早些摊开手来。咱们一家都有退路。”

    小兰听见妹妹条理清晰的劝解,更觉得无地自容。捂住脸,哭的出气多进气少。

    贾蟠家的未曾想到小女儿如此通透,心下稍安。口气也缓和几分,坐到女儿身边,强行拉下小兰的手。正色道,“我要说的正是这个道理。我是跟着夫人陪嫁来的,自要对她衷心。如今我得为你们姊妹考虑,待你们都嫁了人,我也好跟夫人请辞,放我出府。”

    贾蟠家的显然是不想将一辈子都栓在秦氏身上,虽然有点不忠的嫌疑。可为人母的,总得多为子女考虑。

    小兰再怎么蠢笨也听的明白,抽抽搭搭道,“女儿全凭母亲做主。”

    母女三人总算意见一致,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那王婆子回去以后,又过了许多天,仍不见三房有动静。秦氏心中便有所察觉,“莫不是被老三媳妇看破了吧。”她心里头嘀咕,却不敢上前打探,以免露出马脚。

    即便当下自己的用心真被三房看穿,只要不作出任何举动,对方就毫无办法。

    秦氏只派人照惯例去关怀一下侄儿,送些补品吃食,余下诸事皆如寻常一般。

    梁四舅接到姜柏的求助信时,正在北方某处草原上观看万物复苏。正在感受蒙古国的热情款待,并不急于回到中原。且姜松的病情本无大碍,他便大袖一甩,洋洋洒洒写了三大篇子回信。将推辞之言写的合乎情理又饱含深情,最后付了一个药方。摔在了雄鹰的脚丫上,千里传音。

    三老爷收到梁四舅的书信时,哭笑不得。只能按着方子去给儿子抓药,并且和三太太同心协力守在儿子身边照看。果然不出三日,松哥儿便睁开眼睛,软糯糯的跟爹娘要吃的。这场风波顺利结束。三房再次生机勃勃,秦氏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将这仇默默记到了姜采头上。

    浑然不知情的姜采在危机解除时,没心没肺的带着碧丝、碧柳,约上姐妹几个去踏青了。

    老太太不放心姑娘们独自出门,特意派了几个得力的婆子跟着。家丁、小厮也待了二三十个,又絮絮叨叨嘱咐了孙女们许多,这才将人放了出去。

    贵府千金们,出门踏青也不可能真的走到野外去。无非是自家的院子逛腻了,去别人家的院子逛一逛。

    而京郊,正有一处皇家出资建造的巨大园林供贵妇们游玩。每到春日好天气,这院子里能偶遇的人很多。

    姜淮、姜玥喜好结交,自往那人多的地方凑趣。姜采、姜瑜喜静,便叫丫鬟们准备了茶炉、茶具,准备往湖边的半封闭亭子里喝杯热茶。

    一行人才堪堪走近,便听得里面一阵轻轻说话声。显然这好地方,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姜瑜面露遗憾,嘟着嘴道,“要知道我们早些来了。”

    姜采耳朵尖,似乎听见了里面有个声音有些耳熟。便对姜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姐妹两个互看一眼,心照不宣的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阖京城上下不知多少人羡慕姐姐能有这个机缘,与英国公府结亲。可我瞧着,你却怎么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这声音尖尖细细,呆了几分娇媚。听起来,声音的主人不过十五六岁。

    “旁人羡慕是旁人的事,我觉得不妥是我的事。却不好混为一谈的。”是邢曼春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带了点疏离。

    “是邢家姑娘。”姜瑜凑到姜采身边咬耳朵。姜采点了点头,指了指亭内,示意姜瑜继续听。贵府嫡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